蒋洁敏落马:胜利油田系倾覆

“活着要进中南海,死了要入八宝山。”在蒋洁敏仕途起步的胜利油田的中高层间,流传着他在酒桌上的这样一句话。

然而,仅仅四天时间,曾经的抱负便像薄薄的窗户纸一般,被现实捅破。

8月26日及27日,中纪委和国资委先后发布消息,中石油四大高管王永春、李华林、冉新权、王道富因涉嫌严重违纪而集体“落马”。消息一出,震惊之外,各种隐晦的猜测均指向将此四人一路提拔的原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认为其很可能成为此案涉及的“更大的老虎”。

昨日(9月1日)上午,靴子落地。新华社从中纪委获悉,现任国资委主任、原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因为有了指向预期,人们对此结果并不感到意外。但仍有超出预期的一点,在于事态在短短四天内的发展速度,这甚至让中石油的官方网站也没来得及及时更新。

消息发布之后的十个小时内,一份蒋洁敏在今年7月份到中石油下属大庆油田调研的新闻稿件仍然高挂在中石油官方网站的“高层动态”栏目中。直到第二天凌晨,这条稿件才被悄然删除。

随着蒋洁敏及四位爱将的集体“落马”,再联系不久前涉及石油系统的两起案件,一个名词开始不断被提起:“胜利石油系”。

蒋洁敏迄今41年的中国石油产业系统内工作经历,其中有22年都在胜利油田,从17岁的技术员开始,直至1994年从胜利石油管理局副局长、党委常委的职位调离。

其余被调查的高管,要么直接有胜利石油的工作经历,要么与其他人有着相互交叉扶持的经历。蒋洁敏的“落马”,被视作“胜利石油系”倾覆的象征,而顺着此线索,或可预见事态的进一步发展方向。

有“野心”的“改革派”

蒋洁敏的突然“落马”,让400公里外的山东东营胜利油田的基层员工有些发懵。“今天是周末,但大家都知道了,在私底下议论,估计周一上班后领导们要讲这个事情。”有员工对腾讯财经表示,暂时还看不出对公司的影响。

另有内部人士则对腾讯财经讲起了上述蒋洁敏曾在酒桌上透露的政治抱负。“有野心,也有能力。”该人士这样评价他所认知的蒋洁敏。

蒋在胜利油田的快速升迁让他很早就崭露头角。“20多年前我在胜利油田见过这人,那时他还只是个副手,因年轻已显示前途无量。”一位早期与他有过接触的人士对腾讯财经评价称。

尽管充满“野心”,但操着一口浓重山东口音的蒋洁敏在面对媒体时态度温和,时常针对业务侃侃而谈,并偶尔调侃一下活跃气氛,在记者当中也颇有口碑。

而整个石油系统,对于蒋洁敏工作能力也是普遍推崇。尤其是在1999年后,其以上市筹备组组长的身份,主导了当时完全没有公司治理制度的中石油的股份改革和海外IPO上市,为此进行的重组和裁员得罪了很多人,被认为是“改革派”。 上市成功两个月之后,他就被调任青海省副省长,被解读为上层有保护其在中石油不受冲击之意。

2004年,蒋洁敏回归中石油。在2006年全面执掌后,他加快了“走出去”的步伐以及“气化中国”战略,帮助中石油在伊拉克等海外市场大获丰收,在LNG(液化天然气)市场也取得领先。

优秀的工作业绩帮助蒋洁敏进一步拓宽了仕途。2007年,蒋洁敏当选了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2012年的“十八大”更进一步,当选中央委员。2013年3月,其从中石油董事长的位置,升迁至央企主管单位国务院国资委担任主任。

似乎一切都在朝着“活着要进政治局,死了要入八宝山”的政治抱负顺利前进着。直到新华社的一纸报道,让蒋洁敏的“野心”止步于中央委员,并且还加上了难堪的注脚:“十八大”后首个“落马”的中央委员。

交叉的“胜利油田系”

事实上,在“落马”之前的朝着既定目标前进的过程中,已经出现了数次插曲,在过去的两年里,蒋洁敏多次陷入“被调查”的传言中,几乎跌跌撞撞完成了中央委员以及国资委主任的升迁。而如今,回溯这些插曲的源头,正是所谓“胜利油田系”的逐步陷落。

2012年3月,中石油昆仑天然气利用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陶玉春被调查。陶玉春从胜利油田基层起步攀升,曾经担任胜利油田供应处副处长。据报道,其在昆仑石油的工作当中,格外青睐找与胜利油田有关系的公司合作,同时在采购过程中也采取了一些不正常的手段。

陶玉春的“落马”最终牵出了另一位曾在胜利油田任职的高管李华林。李为蒋洁敏之前出事的中石油四位高管之一,其与陶玉春在深圳石油时期作为搭档,最终被陶供出。

此外,去年6月涉嫌违纪被调查的前四川省人大副主任郭永祥,也曾经是蒋洁敏在胜利油田的同事。郭永祥与蒋洁敏,同于1972年12月在胜利油田参加工作,郭永祥因文字特长从工人逐步升迁,1990年调入中石油总部,其后的履历中,郭永祥长期担任高层秘书,随后官至四川省委常委、副省长,最终在“退居二线”之后仍然“落马”。

王永春、冉新权、王道富虽未有直接的胜利油田经历,但与包括蒋洁敏在内的胜利石油“嫡系”丝丝相扣,尤其是升迁路径与蒋洁敏一路相连。

1999年9月,蒋洁敏来到中石油负责重组股改及上市,在股份公司成立之前2个月前,王永春、李华林、冉新权同时升迁、被委以重任。王永春升任吉林油田分公司副总经理,李华林升任中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副总经理兼中油国际(哈萨克斯坦)公司总经理,王道富升任长庆油田分公司副总经理。

2004年4月,蒋洁敏从青海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的位置回归中石油,任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为日后接任中石油一把手做准备;同年10月,王永春就由吉林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调任中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人事部总经理。

在蒋洁敏于2007年5月“扶正”时,同年11月,王永春任中石油人事部主任、中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人事部总经理。

2011年4月,蒋洁敏任中石油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与此同时,王永春则任中石油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兼任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大庆石油管理局局长)、大庆油田党委副书记。仅一个月后,2011年5月,冉新权就从长庆油田公司经理升任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2011年10月被进而聘任为副总裁。

除了以上经历,一个颇有些跌荡的故事是,根据中石油官方网站没及时撤下的新闻稿,就在不到两个月前,2013年7月5日,已任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的蒋洁敏一行来到王永春主事的大庆油田进行调研,对王永春主导的备受争议的老职工福利房项目“创业城”表达了支持。

耐人寻味的是,就在蒋洁敏结束对大庆油田的调研之后,紧接着的 7月8日至1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也来到黑龙江,调研指导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并且发表了措辞严厉的讲话,称 “四风”已严重威胁到党的肌体健康,党面临的风险和挑战复杂而严峻。

一名大庆油田的人士对腾讯财经称,王岐山的调研时机说明王永春当时很可能已经被调查。至于蒋洁敏和王岐山这一前一后的调研,之间是否有联系,则不得而知。

窝案仍有扩大可能

尽管此次中石油窝案牵出了一大批“胜利油田系”,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胜利油田几十年来,包括1998年划拨给中石化之后,为中石油和中石化等中国能源行业提供了大量的人才。

胜利油田在1974年9月29日建成,是仅次于大庆油田的中国第二大石油生产基地。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胜利油田累计探明石油地质储量51.9亿吨,产油约10亿吨,占我国原油总产量的五分之一。

其仅次于大庆油田的地位,奠定了该油田管理者升迁的基础。上世纪90年代以来,除了上述已经“落马”的高管外,胜利油田的多位一把手均最终走向了中石油、中石化集团高管的位置。其中,马富才曾经在蒋洁敏之前担任中石油的一把手,最终因为2003年的重庆井喷事故而引咎辞职。

从胜利油田高升的干部中,现今仍然担任中石油和中石化任党组成员的还有王志刚、曹耀峰以及王立新等。

王志刚现任中国石化集团公司党组成员、股份公司高级副总裁,其在2000年开始历任已经划归中石化的胜利油田副总经理、总经理,2003年进入中石化股份公司担任副总裁直至高级副总裁,并从2005年2月起任中石化集团党组成员。

与王志刚同为中石化集团党组成员的曹耀峰,目前还担任着集团副总经理职位。此前,他于1997年至2004年先后担任胜利石油管理局副局长、胜利油田副董事长、总经理,乃至管理局局长及油田董事长,2004年调入中石化集团担任总经理助理,一年后升迁至目前职位。

与蒋洁敏更为相关的是王立新,他目前仍然担任着中石油集团公司党组成员、党组纪检组组长、董事、股份公司监事会主席等职位。此前,王于1998年到2009年,先后担任胜利石油管理局党委副书记、胜利油田副董事长,直至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

2009年3月,王立新出任中石油集团总经理助理,此时的中石油集团总经理正为蒋洁敏。值得注意的是,当时胜利油田已经归属中石化,蒋洁敏的总经理助理,直接从兄弟公司的子公司提拔,可以显现蒋洁敏对于王立新的信任。2011年4月后,蒋洁敏担任集团董事长后,王立新升任目前职位。

曾经成功举报原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的《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透露消息称,此次中石油的窝案,除了王永春、李华林、冉新权、王道富被查,还有一名党组成员被免职,“动作惊人”。

上述“落马”的四位高管中,王永春、李华林为党组成员。在28日通报停职之后,中石油集团的官网将这两人剔出,党组成员从10人缩减至8人。此8人分别为集团董事长周吉平,总经理廖永远,副总经理汪东进、喻宝才、沈殿成、刘宏斌,集团公司总会计师温青山,以及上文提及的曾有胜利油田一把手经历的王立新。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8月28日,中石油集团公司召开领导干部万人视频会通报王永春、李华林、冉新权、王道富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的情况。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周吉平做了重要讲话,主持会议的是总经理、党组成员廖永远,并未由领导纪律工作的党组纪检组组长王立新主持。

新传媒引述消息人士称,此次中石油高管问题集中爆发,原因在于蒋洁敏被延长时限的离任审计,还涉及到一些传闻中、海外媒体报道出来的敏感问题,比如中石油临时资金拆借方面的情况、石化项目建设中总承包商的利益关系等。

罗昌平认为,此案仍有扩大可能,“目前应该还在博弈,周期三个月吧。”他说。(腾讯财经 刘中盛 罗飞 杨倩发自北京)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baggiogu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