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审批权改革要杜绝明减暗增 需有法治约束

作为本届新政府先声夺人的改革,审批权的下放和取消一直备受关注。通常来说,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总是有着某种风向标的作用,如果这个事半途而废或不了了之,势必对其他的改革造成消极影响。

因此,对于审批权的改革,国务院隔一段时期就会发声强化一下。比如,今年的4月24日和5月6日,国务院召开两次常务会议,对拟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审批等事项进行了审议,确定了133项取消和下放的事项。在昨日,国务院再次召开常务会议,决定出台严格控制新设行政许可的措施。会议提出,坚决控制新设对企业投资、产品、生产经营和资质资格的行政许可,放宽社会资金准入。能通过技术标准、规范等其他管理手段或措施解决的,不得设定行政许可;能通过设定一个行政许可解决的,不得设定多个行政许可。

学者秦晖根据明清学人黄宗羲的观点而总结出所谓的黄宗羲定律,即历史上的税费改革不止一次,但每次税费改革后,农民负担在下降一段时间后又涨到一个比改革前更高的水平。黄宗羲称之为“积累莫返之害”。

行政机构改革同样具有“黄宗羲定律”的影子,每精简一次,在一段时间以后又膨胀到比精简前更高的规模。审批权改革同样也在“黄宗羲定律”的照顾之下,存在着审批事项边减边增和明减暗增的风险,存在着“割韭菜”的风险。

毋庸讳言,在一些政府部门看来,拥有审批权才能找到存在感。一些含金量不高的审批权尚可接受被精简出去,对那些含金量高且对微观经济活动形成干扰的审批权,精简起来就没那么痛快了。这是横亘在审批权改革前方的拦路石。但与此同时,审批权改革还得时刻提防后方的偷袭,提防新设的审批权在一段时间以后补位被精简掉的审批权,此消彼长之下,审批权改革弄不好又白忙乎了。

政府部门对于审批权的渴望是强烈的。在去年6月黑龙江出台条例,气候资源为国家所有,对气候资源探测将实行探测许可制度。连公认的清水衙门气象局都绞尽脑汁获得对企业的审批权,遑论其他的肥水衙门。

因此,审批权改革始终面临着割韭菜的挑战。简政放权的着眼点在于理顺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关系,切实减少政府对微观事务的管理。如果政府与市场、社会的关系迟迟得不到界定和厘清,有形之手就总会变成闲不住的手,跨界去市场和社会那边东摸摸、西拍拍。审批权的扩张自然也是如影随形的。

此前,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一次会议上表示,如果说30年前改革解决的是意识形态问题,那么现在就是利益问题,改革实际上就是拿刀割自己的肉,需要全体下决心,必须要坚定信心。要做到“割肉”,而不是变成“割韭菜”,审批权改革就一定要有法治的配套措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appleli]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