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达新材荒唐5年:融资圈走13亿 分红不足两千万

当时利洪公司是在环保检查没有通过的情况下违规生产,“发生火灾并不是意外,而是他们自身的原因,也可以说是管理不善。”

这是资本市场上又一个成功上市圈钱,然后准备跑路的故事。

2013年上半年,本来经营就陷入困境的宏达新材(002211.SZ),由于子公司一场“意外”的火灾巨亏1.7亿,创下历史新高。宏达新材公告称,公司准备将这个巨亏的子公司转让出去,并退出有机硅单体业务。

而更大的危机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朱德洪,也准备退出上市公司。在朱德洪把股权转让给秦皇岛熙正投资失败以后,他又把目标转向了四川科创集团 .

“上市这么多年,他也圈了不少的钱。无论怎样,他肯定是赚的、暴赚的。”浙江私募人士阮一飞表示。

据理财周报记者统计,自2008年上市后,朱德洪通过首发和定增从资本市场上成功圈走13.4亿元,但是5年里宏达新材的分红仅1935.02万元,占募资总额的比例仅为1.44%。2008年-2012年,公司共计实现净利润1.5亿,而2013年上半年一下就亏掉1.71亿,而根据公司公告,未来亏损还将继续扩大。尽管如此,没有人能阻止朱德洪圈钱后从上市公司撤离。

“意外”的火灾

宏达新材主要从事有机硅单体及副产品的生产加工,生产销售硅油、硅橡胶及其制品、高分子材料和石油化工配件等。

据宏达新材8月2日发布的2013年中报 ,2013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81亿元,同比下滑5.42%;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1.71亿元,同比下滑幅度达2139.42%。

这次净利润下滑的幅度,远远超出公司之前的预测。据2013年4月26日公司发布的2013年一季报预计,2013年1-6月公司净利润亏损4000万元至 5000万元。

导致公司巨亏1.7亿的主要原因,是2012年的一场火灾。

据公司公告称,2012年11月8日,全资子公司江苏利洪硅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利洪公司,原长江分公司)副产品区域发生火灾,虽然直接损失不大,根据政府部门要求整改,2013年1月至5月上旬处理副产品和单体。利洪公司本期仅实现营业收入2855万元,比去年同期17377万元减少14522万元。而生产设备折旧、生产工资和废物处理费用增加管理费用3598万元。利洪公司根据会计谨慎原则,本期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8375.6万元。

然而,这还不是这场火灾造成的全部损失,公司还将面临一件赔偿金额高达3000万元的诉讼。

宏达新材2013年半年报显示,优利德(江苏)化工有限公司(下称优利德)于2013年7月起诉宏达新材,要求立即偿还原告货款人民币39.75万元及赔偿利息1.6万元,同时支付违约金3000万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起诉理由是,优利德与利洪公司相邻而建,其生产的副产品浓盐酸是利洪公司生产所需原料,而利洪公司由于停产的原因,停止使用优利德的浓盐酸。

“我们之间有一个长期的供应协议,他们以违反长期供应协议的理由起诉了我们。”对于此次诉讼,宏达新材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现在还没开庭,我们也在和对方协调和解,但还没有最终完成。目前还无法判断这起诉讼对公司的影响。”

优利德的吴先生告诉理财周报记者:“公司的上层领导考虑到多方面,跟他们合作也是出现了好多问题,不得已我们才提起诉讼。”他同时表示:“我们有信心胜诉。”

吴先生指出,当时利洪公司是在环保检查没有通过的情况下违规生产,“发生火灾并不是意外,而是他们自身的原因,也可以说是管理不善的原因。具体我不能讲太多。”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非宏达新材第一次发生火灾。2010年3月25日宏达新材的生胶一车间发生火灾,烧毁了部分生胶装置和局部厂房建筑。公司称将向保险( )公司申请理赔,但是申请理赔的工作进展并不顺利。

截至2012年底,宏达新材仅获得太平洋保险扬中支公司对前述火灾事故的赔偿金250万元,尚有287.72万元未收回,为此公司计提了100%的坏账准备。

“审计师的判断该款项收回的可能性比较小,所以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对公司的业绩并没有多大影响。”宏达新材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

2013年半年报显示,除了上述应收的287.72万元以外,公司还应收太平洋保险扬中支公司196.62万元,也就是利洪公司发生火灾应收的保险赔款。公告显示,目前该保险理赔尚未结案。

转让利洪公司背后

对于发生火灾并导致巨亏的利洪公司,宏达新材的处理措施是将其转让出去,并退出有机硅单体业务。

7月2日宏达新材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3年6月28日与新安股份(600596.SH)签署股权转让意向书,拟转让利洪公司100%的股权。公司认为,出售利洪公司的股权,可以优化财务状况,对宏达公司的产业转型升级将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现在有机硅单体这个行业是属于整体产能过剩的,并且过剩得很厉害。我们经营有机硅的优势不是太明显,基于这个原因我们准备退出有机硅单体生产。”宏达新材证券部工作人员称。

“新安股份有个草甘膦生产厂,和我们这边的利洪公司是挨着的,它产的草甘膦副产品,是我们这边有机硅单体生产的一种主要原料,而我们产的副产品是它可以利用的一种原料,所以这一块有互补的优势,能够有效地降低它的成本。”

浙江私募人士阮一飞表示:“宏达新材退出有机硅单体的公告,让我感到很意外。在地产业依然红火、城镇化正预热的大背景下,作为老牌且有技术的宏达不该在这个时候退出。我调研了绍兴一家叫恒业成的有机硅全产链企业,它在业内属中游水平,他们今年的业务绝对可用红火来形容,不论单体还是混炼胶。宏达的退出,也许另有难言之隐。”

理财周报记者还注意到,转让出去的利洪公司下面有一个“7万吨/年有机硅材料扩建项目”,该项目因进度迟缓而备受投资者诟病。

资料显示,该项目为宏达新材2010年11月定向增发的募投项目,原实施主体为宏达新材长江分公司,原计划于2011年12月建设完毕,后来推迟到2012年年底。

2012年9月,宏达新材决定让利洪公司整体收购长江分公司,并将“7万吨/年有机硅材料扩建项目”改由利洪公司实施。而该项目的建成时间也再次推迟一年,到2013年年底。

但是,因2013年5月宏达新材与新安股份商谈利洪公司股权转让事宜,该项目进展再一次停顿。宏达新材2013年半年报显示,7万吨/年有机硅材料扩建项目截至期末累计投入金额44163.38万元,项目进度仅为61.34%。

未来该项目的进展将会是怎样的呢?“如果我们卖给新安股份的话,这块的建设进度由新安股份来决定。”公司证券部工作人员这样告诉记者。

朱德洪“蜕变”

“刚上市的几年里,在硅橡胶细分行业里宏达还算是龙头企业,当时只有新安、星火在上有机硅单体项目,产能比较小,所以宏达的盈利能力还可以。”一名宏达新材的前高管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但是后来一些房地产公司,盐酸企业,跟上游沾一点边的,以及一些其他化工企业,全部都搞单体,所以一下子单体就产能过剩,供大于求,价格就一路下滑。而上游单体的下滑也导致下游硅橡胶的下滑,所以最终导致盈利能力下降。”

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0年,宏达新材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6.43亿元、6.25亿元、9.49亿元,呈增长态势;2011年和2012年其营业总收入分别为9.45亿元和8.30亿元,呈现下滑之势。

2008年至2010年,宏达新材分别实现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0.44亿元、0.37亿元和0.85亿元,而2011年和2012年仅实现净利润-0.19亿元和0.04亿元。其中,2012年,依靠政府补助3962.53万元和出售子公司江苏城市魔方酒店公司获得的247万元利润,宏达新材成功避免被ST.

在业绩下滑的同时,公司的管理层,包括董秘、财务负责人和内审负责人在内,也换了一茬又一茬,平均在职时间仅一年左右。

自2010年4月19日担任公司董秘多年的王云辞职后,公司董秘先后由王松 、朱德洪之邓台子朱恩伟、平担任;财务负责人则先后经历了吴凤林、王云、史仲国、邓台平四任;内审负责人方面,先后经历了骆德平、李梦珂、魏远成、陈彩萍四任。

2013年上半年,在公司业绩创下上市五年多以来新低的同时,实际控制人朱德洪也迫不及待地想退出上市公司。

据宏达新材公告披露,2013年4月2日,公司控股股东江苏伟伦投资(由朱德洪和朱恩伟百分之百持股)与秦皇岛熙正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熙正公司)签署了股权转让意向书,预计4月11日披露相关信息。

不过,2013年4月10日公司公告却称,熙正公司致函伟伦公司,“熙正公司暂时还不具备受让伟伦公司1.2亿股权的条件”,双方一致同意本次股权转让终止。

但是,朱德洪退出上市公司的行动并未就此终止。

6月20日,宏达新材发布公告称,公司因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继续停牌。6月24日,在公司董事会换届选举的提名人选中,出现了四川科创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何俊明的名字。在7月11日召开的宏达新材临时股东大会上,何俊明顺利当选为宏达新材的非独立董事。

资料显示,科创控股集团是集医药、酒店、地产、金融等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民营企业,旗下有260家独资公司及参股(控股)公司。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何俊明进入宏达新材董事会,意味着科创控股要借壳宏达新材上市,宏达新材也将由新材料上市公司转变为医药类上市公司。

“应该没有什么悬念了,基本上可以肯定是科创来接手,先期注入医药方面的资产。”阮一飞表示。

也就是说,仅仅五年,朱德洪就实现了从上市到退市的“蜕变”。

据理财周报记者统计,自2008年上市以来的五年里,朱德洪通过首发和定增从资本市场上成功圈走13.40亿元,但是同期宏达新材的分红仅1935.02万元,占募资总额的比例仅为1.44%;上市后的前五年,2008年至2012年,宏达新材共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0亿,而2013年上半年公司一下就亏掉1.71亿,而根据公司公告,未来亏损还将继续扩大。

“朱德洪在业内的评价是不太好的,这个人夸夸其谈,是行业内的一条鲇鱼,喜欢打价格战。”阮一飞表示,“上市这么多年,他也圈了不少的钱。无论怎样,他肯定是赚的、暴赚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DF107)]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