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亚吉欧并购全兴集团背后全兴大曲成弃子

[导读]过去的黄金十年,全兴集团的资源都投放在水井坊身上,全兴大曲原有的品牌、渠道、消费者都丧失了。

随着洋酒巨头帝亚吉欧一纸公告宣布以约22亿元的价格收购水井坊(600799.SH)大股东全兴集团剩余47%的股份,历时6年的水井坊收购案最终画上了句号。

不过,在这起收购案背后,老八大名酒之一全兴大曲的命运再度引起业界人士的关注。

“改制使得一个中国名酒被蜕化成一个空壳。”白酒营销专家王传才表示,这是全兴大曲10多年来的沉浮给中国白酒业留下的深刻教训。

“弃子”全兴大曲

王传才表示,全兴集团改制以来,就面临一个问题,帝亚吉欧要想收购,就必须将四川全兴酒业有限公司(下称“全兴酒业”)剥离出去。

有业界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全兴集团管理层为了实现所持股权能转让给帝亚吉欧,并最终实现套现,只能将全兴大曲对外转让,全兴大曲成为“弃子”。

白酒营销专家晋育锋指出,作为白酒行业仅有的两个大型国企MBO案例之一,全兴集团18名高管、124位中层干部合计142人为实现MBO,共同出资成立成都盈盛投资控股公司(下称“盈盛投资”),按照当初的改制成本估算,盈盛投资3次减持全兴集团股权累计套现29.08亿元。2002年底全兴集团改制至今,管理层持有的股权十年增值704.8%。

而由商务部和发改委联合发文的《外商投资指导目录(2007年修订)》中明确规定,把黄酒和中国名优白酒列为限制外商投资行业,且要求中方控股。

全兴集团董事长杨肇基曾明确对媒体表示,国家各有关部门明确提出全兴大曲若仍然在水井坊上市公司,帝亚吉欧对全兴集团的增持不能通过审批,要求把全兴品牌剥离给非关联企业。

一位全兴酒业内部人士也对记者表示,在外资收购全兴酒业当时的实际控制人全兴集团过程中,始终有一条外资不能收购名优白酒的红线,这也注定了全兴大曲将来被剥离的命运,尽管帝亚吉欧方面曾想要保留全兴大曲,并进行了不少努力,但是最后国家相关部门仍然不同意在保留全兴酒业的情况下批准收购,于是最后进行了剥离。

上述人士表示,既然如此,那几年间,水井坊对全兴酒业没有太多投入的做法,包括产品质量、包装的支持力度都非常有限,实际上等于让全兴酒业“自己死掉”,到剥离的时候,全兴酒业已经很艰难了,基本上只是个销售公司而已,销售额已经很低。其实,早先全兴酒业在河北等华北地区销售情况很好,水井坊推出后,全兴这一品牌就逐渐从原有的渠道退出来了,并被泸州老窖等公司旗下的产品覆盖,原有的全兴大曲市场就萎缩了。

水井坊2010年年报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兴酒业2010年实现收入6729.41万元,净利润为265.09万元。

实际上,以酒香醇甜、爽口尾净而著称的全兴大曲拥有200多年的历史,1963年,在全国第二届评酒会上,全兴大曲与茅台、古井贡、西凤酒等一起被评为全国老八大名酒,这奠定了全兴大曲的历史地位。1997年全兴大曲成功实现上市,1998年和1999年的两年里,全兴股份将“品全兴万事兴”的名酒“兴”文化叫响了大江南北,全兴的销售突破了12亿元大关,销售额和利润都进入行业前列。

2010年12月29日,水井坊发布资产出售公告,公司将持有的全兴酒业40%的股权以471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光明集团旗下的上海市糖业烟酒(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糖烟酒集团”)。

2011年6月,全兴集团宣布,全兴集团已经完全剥离全兴酒业,上海糖烟酒集团拥有全兴酒业67%的股权,实际上拥有了四川酒业“六朵金花”之一的“全兴大曲”品牌。

全兴酒业难再兴

上海糖烟酒集团寄希望于通过收购全兴酒业进入白酒业务,从而实现多酒种并举的发展格局,在被光明集团实际控股之后,四川全兴酒业的发展情况并不为外人熟悉。

记者查询光明集团近年来的中期票据发行文件获悉,2012年3月,全兴酒业相继推出“井藏”(壹号、贰号、叁号)及“青花瓷”全新产品,此外全兴酒业产品还包括原有润藏系列、全兴大曲系列以及老字号系列等数十款高、中、低档产品。2012年,全兴酒业逐步探索构建白酒业务运行体系,研发“井藏、青花、熊猫”等新品上市,拓展上海、四川重点市场,筹建基酒生产基地。

截至2012年9月末,全兴酒业资产总额3.31亿元,2012年1~9月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17亿元。2011年全兴酒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59亿元,净利润为85万元。

晋育锋表示,全兴集团推出水井坊早于泸州老窖的国窖1573,但泸州老窖在双品牌战略下,让特曲和国窖1573联动提价,互为支撑和引领,推动了国窖在2012年之前的高速成长,而水井坊却始终不温不火,其真实原因就是将水井坊与全兴酒业两个品牌彻底割裂的重大战略失误,以致水井坊失去了中低端支撑,而全兴大曲则失去了高端的引领和涨价理由。

上海一位白酒业内资深人士对记者表示,全兴大曲在上海的主要渠道操盘手是同属于光明集团旗下的上海捷强,但上海捷强自身的铺货能力不佳,目前全兴的产品在上海的主流渠道铺货率很低,他认为,对于全兴大曲而言,光明集团更像一家收购资产装进来的投资控股公司,光明集团自身缺少具有白酒企业经营经验的人才。

王传才表示,光明集团旗下的全兴酒业仍然会很艰难,过去的黄金十年,全兴集团的资源都投放在水井坊身上,全兴大曲原有的品牌、渠道、消费者都丧失了,“机会错过了,想捡起来,没那么容易”,如今的全兴所处的浓香领域已经处于高度竞争状态,其原有的老八大名酒的头衔,已经丧失了实际的影响力,全兴大曲的资源配置能力、商业机会都不存在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xcw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