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率市场化颠覆影子势力 影子银行或穷途末路

最“怕”存款利率放开 影子银行或“穷途末路”

理财产品市场野蛮生长、民间借贷市场乱象丛生……这些都是在灰色地带游走的影子银行饱受诟病的重要原因。

央行决定自7月20日起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取消金融机构贷款利率0.7倍的下限,由金融机构根据商业原则自主确定贷款利率水平,这意味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迈出关键一步,步伐快于预期。多位专家和银行业内人士认为,虽然此举并不能彻底解决目前影子银行的一些问题,但是传递了监管层整顿影子银行的重要信号。

专家表示,贷款利率下限规定取消后,各银行今后必然开展低利率竞争以确保贷款客户,使更多资金流向实体经济和中小微企业,影子银行的扩张也将得到一定抑制。更为重要的是,随着未来利率管制不断放开,影子银行作为融资中介的优势将逐步消失,其一定程度上得以存在的“温床”——利率管制将不复存在,这一系统生存的生态环境将剧变,迅速膨胀的影子银行或走向“穷途末路”。

削弱影子银行中介优势

分析人士认为,在各界越来越担忧僵化的利率管制或导致“影子银行”问题日益严重的情况下,央行此举是利率市场化迈出的重要一步。此前,影子银行利用自身独有的融资中介优势,通过高利率的金融商品或银行理财产品募集到资金,投向许多房地产项目以及实体经济之外的许多领域,埋下了众多隐患。

所谓影子银行又称平行银行系统,是指游离于商业银行体系之外,未受到相应的金融监管,但又从事融资贷款业务的金融中介。不同国家的金融体制不同,影子银行的形式也有所不同。在我国,金融市场 不发达,资产证券化等金融创新较少,影子银行业务主要包括两部分:一是银行从事的表外业务,如银信合作、委托贷款、理财产品、信托理财、金融租赁等;二是非银行民间金融活动,如私募基金、地下钱庄、民间借贷等。专家认为,影子银行的业务委托代理链条较长,资本金不足,杠杆比率高,运行方式不透明,资金风险管理欠缺,且客户风险意识相对不足,风险承受能力较弱,因此,任何一个环节出现意外,都可能形成较高的违约风险。

耶鲁大学教授、经济学家陈志武认为,利率管制、人为压低利率是近些年影子银行业务发展迅速的根源。“信托产品的回报率基本跟市场上真正的资金供需关系匹配,所以中国的利率水平应该往这个方向靠拢。”

陈志武认为,由于利率管制,中国的信托市场和银行市场形成了“利率双轨制”,之前的银行利率被人为管制很严,只能在一个很小区间浮动。相对而言,信托市场受到的资金价格管制是比较少的,造成过去几年影子银行、信托市场远远更发达,银行市场相对萎缩。为了改变中国金融系统这种扭曲的局面,最好的办法就是大力推动利率市场化,放松对利率、信贷资源的管制。

多位专家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利率市场化再提速,商业银行定价模式将发生重大变化,金融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储贷形式更为灵活,这将会削弱影子银行在部分信贷领域作为融资中介的比较优势,并促使影子银行不断在新领域进行业务创新,经营方向的转移具有很高的不确定性,将衍生更多的金融风险。另外,利率市场化加快,影子银行业务渠道更加复杂,借助金融衍生品等创新工具,其业务蕴藏的风险趋于隐形化、深层化,监管机构往往难以准确地评估影子银行的风险,实施有针对性的监控。

最“怕”存款利率浮动区间放开

周日一大早,沪上几家股份制银行就召集各部门负责人开会讨论存款利率下限取消的影响和对策。

某股份制银行相关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取消贷款利率下限只是众多变量的一环。假如存贷比不放开,而另一头存款的上限也不放开,银行无法争夺到更多的存款也就没有冲动低价贷款。现在时不时流动性还有问题,低价贷款在短期应该只是一个提法,不会有太大影响。”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据他测算,截至今年二季度,银行各期限贷款中,基准利率和上浮利率贷款的占比达到80%以上。下浮利率贷款的占比不到20%。说明贷款仍是稀缺资源,银行的议价能力仍然很强,贷款利率很难大幅下降。

对于这次贷款利率下限放开,一向被认为是影子银行最大“推手”的信托公司,反应也算比较平静。一家大型信托公司高管坦言,“因为信托公司的目标客户和银行并不冲突。能从银行贷到款的企业,往往也能通过发债融资。发不了债的,也基本从银行贷不到款。这部分企业才是我们的客户。既然从来没从银行贷过款,自然也就不会受贷款利率放开的影响。”

“我们最怕的不是贷款利率下限取消,而是存款上限取消。”多位信托公司人士坦言,“因为银行的存款是无风险的,只要存款利率达到6%以上,几乎所有的信托产品就都发不出去了。”专家认为,这意味着影子银行将遭遇釜底抽薪。

而专家和银行业内人士也认为,贷款利率下限放开,对于游走于灰色地带的“影子们”的威慑作用更大于实际影响。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政策研究室主任陈道富表示,“以银行理财产品市场来看,其规避的不仅仅是利率管制,还有信贷规模等其他管制。而且在利率规避方面,主要是为了规避存款利率管制。因此,此次贷款利率下限放开对于影子银行业务的影响并不是很明显。主要是释放一个改革的信号,将会对影子银行未来的扩张造成抑制。”

中国银行战略发展部副总经理宗良称,贷款利率下限放开并不能完全挡住影子银行扩张的脚步。但是利率市场化一定会稳步推进,必然会限制影子银行的发展。“在存款利率不能很快放开限制的情况下,监管部门会适当限制影子银行的发展,比如此前对于银行理财产品中非标债权的规定,其实就是为了限制影子银行的一些业务,使得影子银行的扩张不至于过快、过猛。”

对于各界期待的存款利率市场化,专家认为,一国利率市场化的进程相当复杂,存款利率管制的放开涉及银行经营能力,目前在存款保险制度尚未建立、金融机构公司治理尚未完全到位的情况下,存款利率市场化还需稳步推进。

央行有关负责人也表示,将会同有关部门进一步完善存款利率场化所需要的各项基础条件,稳妥有序地推进存款利率市场化。这其中包括继续完善市场化利率形成机制,优化金融市场基准利率体系,建立健全金融机构自主定价机制,逐步扩大负债产品市场化定价范围,更大程度发挥市场机制在金融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

“转型还是衰败” 银行亟需发展轻资本业务

商业银行作为影子银行最大的参与方,同时也是受益方,在利率市场化加速推进的进程中,其也面临着“转型还是衰败”的困境。分析人士认为,利率市场化、人民币跨境自由流动、资本监管的强化等都是未来不可避免的趋势,继续固守传统业务模式,不尽快着眼于轻资产业务、提前进行研究和业务人才布局,就很难在未来的竞争中占据优势地位。

中国银行行长李礼辉表示,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根本方向,在于完善利率市场价格的形成机制。在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方向上,取消贷款利率浮动下限,将贷款风险定价自主权交给银行,有利于促进银行提高管理水平,也有利于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进一步深化。

李礼辉认为,在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趋势下,银行业面临着挑战和机遇。商业银行应加快综合化转型,积极发展轻资本业务,加快培育综合定价能力,提升市场风险管理能力,满足企业多元化金融需求。

宗良表示,放开贷款利率下限对商业银行的经营管理能力提出非常高的要求,包括利率定价、资产配置和金融创新等。相对于大型银行,中小银行无论是规模还是风险承受能力都处于弱势,因此利率市场化对中小银行的冲击无疑更大。贷款利率下限的放开使商业银行不能只坐享存贷利差之益而不努力改进自身服务,客户则可以根据服务质量自由选择银行,而中小企业将获得更多的贷款机会和议价能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katezha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