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风科技巨额财务资助疑云:近亿元利润拱手

本报记者 徐亦姗

实习记者 谷枫 北京报道

7月7日,金风科技(002202.SZ)发布澄清公告,回应本报7月3日刊发的“金风科技被爆隐瞒违规担保,董事长或涉1亿欧元利益输送”一文。

但围绕金风科技子公司Vensys Energy AG(下称Vensys)21台风力发电组订单一事,依旧疑云重重。

“业内人士都知道,Vensys是一个风电技术研发公司,并无‘制造基因’,研发销售直驱永磁风力发电技术才是其盈利模式。”有金风科技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为确保发电场日后的运营收益,塞浦路斯风电场业主会毫不犹豫选择金风科技作为供应商,而非Vensys这样毫无经验的新手。”

“更奇怪的是,急于”走出去“的金风科技为什么不像在美洲、澳大利亚等海外市场那样,直接向塞浦路斯风电项目供应其在中国制造的风机,而是用其只占70%股份的德国Vensys生产的风机?”该人士质疑称。

据记者了解,上述订单使Vensys公司2011年利润大幅暴增至30987.73万元,较上面同期增长近12.58倍。而持有Vensys剩余30%股权的员工股东,则坐收9296.1万元的真金白银。

对此,金风科技在公告中承认,Vensys现任监事会副主席兼股东的Hugo Denker,其关联人间接持有Alexigros风电场约13.3%的股份,而Alexigros风电场恰是本次Vensys21台风电机组的购买方。

更值得关注的是,记者从接近Alexigros风电场的业内人士处了解到,该风电场前期测风数据与实际运营后数据偏差较大,风电场实际发电量低于前期估算30%左右,这意味着风电场实际产出低于前期预估,后续偿债能力或低于预期。

重要公告打“擦边球”

澄清公告显示,金风科技于2010年10月与国家开发银行(下称国开行)签署《海外市场拓展风险补偿机制合作协议》,国开行为其供货的海外项目提供贷款,而同期金风科技要按项目贷款额的10%计提准备金存入准备金账户,作为风险补偿。

由此,金风科技认为,在国开行为塞浦路斯Alexigros风电场提供的4000万欧元贷款过程中,公司与国开行签订的风险补偿机制不属担保类型,运行该项目的业务部门并未将上述视为对外担保行为,由此没有进行公告。

但有商业银行风控部门人士在看过上述合作协议后指出,“从形式上看,如果该客户对国开行违约,那么就要从金风科技提供的准备金中划拨补偿银行损失”,其实就是保证金,属于实质性担保,是金风科技的或有负债。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数额固定的担保贷款,金风科技与国开行签订的风险补偿机制中,公司承担的风险实际上是浮动的,更难控制。

金风科技称,“若国开行未能足额收到项目到期应付款项,有权直接从风险准备金账户中扣收资金支付。而国开行从债务人处收到金风科技垫付的款项时,则该笔款项应划入风险准备金账户。而债务人若在项目贷款连续2个利息期之内仍未支付公司垫付款,则金风科技应使用包括风险准备金账户中的资金,全额回购债务人未清偿的款项。”

这意味着,一旦Alexigros风电场出现违约情况,金风科技将承担偿还责任,全额回购债务人未清偿的款项。

上海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立俊对此告诉记者,“金风科技这次的情况可以算财务资助,因为这个是融资创造的产品,也可以算是提供担保。”

根据《深交所信披业务备忘录第36号》,“提供财务资助”是指上市公司在主营业务范围外以货币资金、实物资产、无形资产等方式向外部主体(包括非全资子公司、参股公司在内)提供资助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一)借款或委托贷款;(二)承担费用;(三)无偿提供资产使用权。

其中,上市公司对外提供财务资助须经董事会或股东大会审议通过,这意味着,在董事会或股东大会流程后,上市公司必须将情况予以公告。

北京市问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张远忠律师也告诉记者,如此大额的类担保金额,可能对公司的股价造成影响,应该予以披露。

值得注意的是,金风科技公告显示,尽管距离贷款日已过去三年,且该项目目前已进入运营期,但上述4000万欧贷款至今仅归还340万欧,尚不足贷款总额的10%。

对此,一位接近Alexigros风电场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Alexigros风电场前期测风数据与实际运营后数据偏差较大,风电场实际发电量低于前期估算30%左右,意味着风电场实际产出低于前期预估,进而可以推断风电场运营不能达到预期收入。

“由于国开行是基于项目前期各项预测而非实际运营数据进行贷款评估的,则目前该风电场的偿债能力低于预期。”该人士进一步向记者指出。

研发子公司“越俎代庖”

除以擦边球方式,避开公告4000万欧元巨额客户贷款事项外,更有金风科技内部人士向记者指出,公司将Alexigros风电场21台风电机组的订单,交给旗下主要从事技术研发的70%控股Vensys的做法实在难以理解。

“浏览Vensys网站,可看出这个才百十来号人的公司此前在制造和售后服务方面的业绩与金风科技相比几乎微不足道。21台风机的制造、安装和售后,对于拥有数千员工的金风科技而言是笔小生意,但对Vensys而言则是天大的事儿,从无先例,恐怕以后也很难再有。”该人士向记者透露。

“在塞浦路斯这个项目中,项目方向中国的银行寻求贷款支持,而作为国家政策性银行的国开行为了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理应指定中国企金风科技作为供货方,何况金风科技为促成这笔贷款费了很大的力气从中斡旋,于情于理,项目方都应选择金风作为供货商。但最终Vensys却替代金风科技成了供货商,金风科技却还要为此承担经济风险。”上述公司内部人士表示。

该内部人士认为,金风科技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嘴边肥肉”最终让给持股70%的海外子公司,甘愿将30%利润拱手送人,且同时需承担高达4000万欧元的或有违约风险,实在让人无法理解。

离奇的转让项目背后,Vensys公司的元老及现任监事会副主席Hugo Denker无疑充当了一个重要角色,其不仅持有Vensys公司股权,其关联方还持有Alexigros风电场13.3%股份,对于Hugo Denker来说,也将享受买卖双方两边的利好。

与该说法相对应的是,金风科技2008年收购Vensys报告书上也提及,德国Vensys是一家设计公司,拥有多项风电技术专利及专有技术,其技术已在全球范围内转让,拥有技术转让的后续收益权。

从金风科技2008年至2011年报披露的情况来看,Vensys虽于2008年开始涉足整机制造领域,并获得少量订单,但其后利润波动一直较大。

其2008年仅实现净利润256.11万元,2009年开始获得欧洲、美国市场

风电机组订单,由此净利润快速攀升至8447万元,但到2010年又大幅下滑至2281.57万元。而上述2010年底接手塞浦路斯21台风电机组项目后,Vensys2011年利润大幅暴增至30987.73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近12.58倍。

这意味着,对于持有Vensys剩余30%股权的员工股东来说,金风科技慷慨赠与的风电项目将直接为其带来9296.1万元的利润贡献,较去年同期的684.47万元多增8611万元利润贡献。根据前述内部人士透露,Hugo Denker持有Vensys 20%左右的股份,意味着其个人将得到6197.54万元利润贡献。

低估的债务危机风险

“塞浦路斯Alexgrois风电项目公司的电费归集账户开立在希腊第二大银行PIREAUS银行在塞浦路斯设立的分行,借款人自身资金及项目运营不会受到上述救援计划的影响;报道内容所称政策导致的损失风险相应也是不存在的。”金风科技在澄清公告中表示。

但实际上,希腊目前的经济状况远比邻国塞浦路斯更为严峻。作为欧元区债务危机重灾区的希腊,若最终债务违约、退出欧元区,则将致使持有希腊国债的希腊银行部门遭受重大投资损失。此外,希腊退出欧元区,重新启用本国货币,将导致希腊银行业出现严重的挤提现象,对希腊银行业构成致命打击。

“目前希腊的银行业是高度依赖欧洲央行的,一旦退出货币联盟,欧洲央行所给予的流动性就将停止,届时,希腊银行业恐怕不得不面临风险的蔓延,储户对于银行偿付能力的担忧也就应运而生。”北京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学院一位教授对此指出。

记者注意到,早在希腊主权债务危机之初,惠誉就将希腊最大的四家银行的发行人违约评级(IDR)下调一级,至接近垃圾债券的评级,"BBB"仅比垃圾债券评级高2级,其中包括上述贷款所在的希腊PIREAUS(雷埃夫斯)银行。

这意味着,若希腊债务危机持续恶化,无论是PIREAUS银行的母地希腊,还是其分行所处的子地塞浦路斯都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银行业都受到一定的冲击,不能忽略其带来的资金损失风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baggiogu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