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泰柏瑞田汉卿:国内量化投资条件已成熟

华泰柏瑞田汉卿:国内量化投资条件已成熟

田汉卿

  缜密而细腻,或许是众多女性基金经理的共性。曾任职于巴克莱全球投资(BGI)的田汉卿,其缜密来源于多年基本面研究和数量化训练;从项目投融资,到股票研究,再到量化投资,多年不同的投资经历,给了她更多量化投资的视角。

  以往量化投资

  业绩出色

  华泰柏瑞量化指数增强股票型基金拟任经理田汉卿,曾经任职BGI主动量化投资基金经理,投资范围覆盖香港、新加坡和韩国市场。田汉卿管理香港和韩国投资基金时,产品单月回报曾创下BGI内部记录。

  一组数据可以验证。田汉卿管理的投资香港地区的市场中性基金,2005年到2008年四年间的年化回报近30.6%,且没有一年出现过负收益。基金最初规模2亿美金,到2007年时达到15亿美金。

  事实上,田汉卿最初做的工作是项目投融资。谈起这段早期经历,田汉卿觉得其对现在量化投资帮助很大。“做项目投资,更重要的是进行长期分析,建立财务模型分析长期回报,每天预测项目建设期和未来运营期各个基本面要素。”这也养成了她后来注重基本面和长期预测的习惯。

  后来走上量化投资领域,更多是一种机缘巧合。习惯了基本面分析的她,开始对量化投资也有不少的疑问:这些简单因子所构建的模型真的可靠吗?会不会出现失误?在投资过程中,经过无数次观察对比后,她逐渐认识到,即便最初开发的简单量化模型,都能够克服人性的一些弱点,这给了她长期从事量化投资的动力。

  此后,她完全投入到量化模型研究和量化基金投资中,从量化模型完善,到数据质量提高,拓展融券来源,降低交易成本,改善风险控制等方面,尽可能提高投资的业绩。到2008年底,她所管理的基金投资业绩在BGI内部居前。

  国内量化投资条件成熟

  对于A股市场能否进行真正的量化投资,业内一直存在不同的声音。“美国等发达国家通过量化投资获取超额收益的机会越来越少,原因在于成熟市场有效性较强,市场中同类策略的投资者众多,每一次可能捕捉到的市场机会均有众多资金围堵。”相反,田汉卿认为,亚洲及新兴市场有效性偏弱,反而给量化投资提供了巨大机会。

  “在市场有效性偏弱的情况下,量化投资追求阿尔法收益的机会更多。”她认为,首先从横向对比看,A股市场发展的时间较短,市场本身的效率与发达市场相比还有差距,这为量化投资提供了很好的机会,通过有效的量化工具获取超额收益的空间更广阔。

  其次,目前A股市场中同类策略少,算上所有和量化投资相关的产品,目前国内做量化的基金仅占全市场基金规模的1%,严格遵循量化投资方式的基金更少。

  第三,国内实现量化投资的技术条件不断成熟。量化投资需要大量数据,几乎每一项数据都有多个供应商提供,时效性非常强,数据基础得到保证。从投资样本厚度看,目前A股有30多个行业近2500只股票,具备量化投资所需要的足够的投资宽度及行业厚度。此外,风险模型以及优化器等也不止一家公司提供。

  第四,投资者日渐成熟。从2004年初现量化概念至今,国内量化投资的发展并不理想。“投资者当时认为量化是特别神秘的投资方式,对量化投资产品的预期过高,在神化了量化投资后,最终发现结果并不像预期那样,于是对量化投资失去耐心,许多量化投资策略也放弃了完全量化的投资方式。”经过几年市场的发展与培育,个人投资者成熟度逐渐提高,机构投资者逐渐成长,市场对量化投资的配置需求提高。

  虽然目前国内市场已具备很多有利的条件,但当前的市场结构也有不尽如人意之处。田汉卿过去所做的市场中性策略,可以对冲市场风险,回避大盘波动,不论熊市还是牛市都可以为投资人获得绝对正收益。但A股市场当前融券成本太高,股指期货对冲效率相对较低,绝对回报的产品开发受到限制。在此条件下,田汉卿提出从指数增强策略入手,力争给投资者提供高出比较基准的超额回报。

  量化投资

  并非一劳永逸

  从上个世纪60年代至今,经过几起几落,国外量化投资已经走入动态量化阶段。田汉卿认为,做好量化投资,必须依赖有效模型,但对一些断崖式的下跌,基金管理者必须有调整的勇气,这也是当前量化基金理念的重要转变。

  量化投资的核心是纪律性,杜绝基金经理人为赌行业赌个股,为投资者追求较为稳定的超额回报。这看似与她提出的“聪明量化”概念有矛盾之处,那就是基金经理到底需不需要借助人脑?

  “纪律性和灵活性不是一对矛盾体,它体现在量化投资不同方面,需要把握度。”她认为,在投资流程上,量化投资强调的是纪律性。投资流程在团队建立因子模型基础上,加入风险及交易模型,通过优化器进行优化,最后输出交易清单,这一过程自动完成。但为了规避风险,交易清单必须进行检查。“这更多是一种检查,而不是基金经理随意根据自己的判断进行交易决策更改。”

  但在因子模型的搭建和各模型的衔接上,则需要大量人脑工作。一个重要原因是,量化投资需要找到能够产生超额收益的因子,这些因子不是一成不变。“市场中不存在能够永远产生超额收益的因子,就像现实中不存在永动机一样,需要不断寻找新因子,调整因子之间的配置,这是人脑必须发挥作用的时候。”所以,她坚信一个成功的量化投资团队,必须始终坚持了解研究市场,跟上市场变化,并有一定的超前意识。

  在市场发生实质性或根本性变化时,基金经理需要做出判断并有勇气去做出调整。“比如香港市场在2007年10月时涨幅惊人,量化模型跑出超高的绝对收益,但风险不断积累,谨慎论证后,我们提前调低了组合对某些因子的风险暴露。”回过头来看,这次决策规避了投资者可能遭受的损失。

  做出这样的决定并非易事,过早调整会损失获得超额收益的机会。决断力来源于长期积累和敏锐的前瞻性分析,提前看到风险点和某些因子失效的可能。她做了一个比喻,量化投资模型是一条大船,基金经理更需要做出前瞻性分析。如果没有前瞻性分析,想在一天之内改变船的航向几乎没有可能,而要做出准确的前瞻性预判则需要经验的积累。

  如何实现准确的动态调整是量化基金投资的重要一环,往往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田汉卿坦言,动态调整,核心也是度的把握。

  田汉卿认为,做好量化投资需要几个最质朴的素质,即:扎实,以基本面研究为基础,需要对市场做出基本的判断;严谨,严格遵循投资的纪律性,坚持量化投资的本质;灵活,善于综合运用量化工具,追求超额收益最大化;创新,不断寻求新的阿尔法因子,动态调整投资组合。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amysun]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