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尔布赖特:中美关系需要另一种描述方式

[导读]无论资源储备如何转移,美中关系都至关重要,这需要我们了解彼此,两国各自的国家利益都能实现

奥尔布赖特:中美关系需要另一种描述方式

奥尔布赖特(Madeleine Albright):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以及首位女性国务卿

当76岁的前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Madeleine Albright)走到财新记者面前,身着宝蓝色套裙、带着金色圆形胸针的她,与此前在电视或是杂志图片上的形象并无二致,眼光深邃,而笑容可掬。

作为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以及首位女性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在克林顿政府的第二届任期内,把增强美国与盟国的关系、民主和人权的倡导、美国海外商业和贸易利益的推动以及海外劳工权益和环境的保护作为自己的工作重心。

四年的国务卿生涯,奥尔布赖特将更多的精力投在前南斯拉夫的波黑和中东。但中国人对她并不陌生。当年的中国驻南联盟使馆被炸事件,时任国务卿的正是奥尔布赖特;香港主权移交仪式,代表美方出席的也是奥尔布赖特。而在2000年,奥尔布赖特对朝鲜的正式访问,使其成为与时任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见面的最高级别的西方外交官。

奥尔布赖特北京此行,是代表其母校维斯理学院(Wellesley College),希望通过与北大的合作,以更有效的方式培养出更多的女性领导人。简短寒暄后,我们的采访从女性的领导力角色开始。

采访奥尔布赖特的同时,中美两国领导人正在美国加州举行两国间领导人交往罕见的“衬衣外交”。作为当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的一举一动不仅事关两国福祉,也对全球事务产生重要影响。作为前民主党政府的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关于中美关系乃至全球实力变迁的言论自然不能不听。

财新记者:你自己和前国务卿希拉里、赖斯为渴望从政的女性树立了榜样,激励着她们。你为了达到现在的成就克服了哪些不寻常的困难?

奥尔布赖特:我深深觉得,在美国,女性必须加倍努力以证明你能胜任这份工作。现在看来有些奇怪,但在我成为国务卿之前,人们对一个女人能否担任国务卿持怀疑态度。接着又有另外两名女性成为国务卿,还出了女性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我们还将迎来另一位女性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因此我认为,当女性证明自己的工作能力,人们就不会再死咬性别问题不放。但老实说,女性往往必须证明自己付出许多努力。

财新记者:媒体非常关注在加州举行的“习奥会”,称其为“衬衣峰会”。你如何看待这样的非正式会见?这种形式的会见在两个大国之间虽不能说是前所未有,但也十分少见。你如何看待目前的双边关系?

奥尔布赖特:我认为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峰会,特别在于它是非正式的“衬衣峰会”。习近平主席还是副主席时曾到访美国,与奥巴马总统会面。但这次峰会的时间点非常重要,习主席刚刚上任,奥巴马也取得了连任。并且我认为他们都深知领导人私交的重要性。显然,我们两国关系很重要,因而领导人能开诚布公地交谈并理解对方显得尤为重要。我参加过许多正式会议,中国人清楚如何举办正式的仪式,我们也知道。但无论坐、或站、或走、或以任何方式,重要的是只有他们俩。就我所知,美中关系是21世纪现阶段最重要的战略关系,两国有太多事要一起完成,并找到共同的主题,一同解决问题。因此,两国领导人以这种方式会面,清楚彼此还要共事很多年非常重要。

财新记者:在你的自传《国务卿女士》中,你称美国在亚洲最重要的关系是和日本的关系;美国在亚洲最复杂的关系则是和中国的关系。在最近的中日钓鱼岛之争中,美国扮演微妙的角色。你如何看待美国在中日领土争端中的角色?

奥尔布赖特:首先,了解美国在亚洲的再平衡策略意欲何为非常重要。美国是濒临太平洋大西洋的大国,亚洲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大洲,有着错综复杂的政经关系。奥巴马认为我们没有给予亚洲应有的重视,再平衡策略是对亚洲重要性的一种认识。美国与日韩有条约关系,这种关系已有很长时间。同时,与中国的关系也很重要。美国已有建议指出中国东南沿海发生的事情应在区域内解决,这将有助于建立这里的游戏规则。避免事端和局势失控很重要。希拉里曾建议,要迅速在区域范围内解决一些问题。如我所言,我们与日本有盟约,但我们也想与中国在很多方面成为伙伴。因此我们希望在确立今后规则的背景下,更多问题能得到和平解决。

财新记者:现在人们都在谈论新型大国关系,说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一个修正主义国家,一定会挑战现有秩序。你对中国领导人有哪些建议,使他国相信中国将和平崛起,不会威胁现存秩序?

奥尔布赖特:我认为有趣的是,人们在讨论这种关系时总是追根溯源翻旧账,你说的这些人其实是在设陷阱。很明显,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与几千年前完全不同。我希望两国理解我们的相似之处、伙伴关系,以及需要一起解决的问题。我们不是世界上惟一的大国,但毫无疑问我们是世界上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的关系很重要。

我希望,即使在一些问题上有分歧,我们的共同之处还是更多,并且相信我们能创造共赢局面,两国各自的国家利益都能得到实现。回到刚才你提的关于两国领导人的问题,他们为了解决共同问题而会面,比如网络安全问题。认识到科技方面存在非常严重的疏漏时,就要制定新规则。 我们在朝鲜问题上也有要谈的问题,虽然角度可能有所不同,但阻止朝鲜沦为危险之地符合双方的利益。因此在认识到我们在某些问题上存在分歧的同时,必须寻找这种能展开合作的领域。把对方视为正在崛起的大国、现存大国或修正主义大国,不论何种用词,对两国关系和世界而言都是一场灾难。我们应该寻找另一种描述两国关系的方式。

财新记者:你是否认为在未来,中国处理与外界关系特别是与美国的关系时,竞争会多于合作?

奥尔布赖特:只有中国人能回答这个问题。现存体系是否更好地处理了中国国内的问题,或者为了解决习主席所说的城乡、贫富、环境等各种问题,需要做出调整——参与国际合作,还是独自面对更好?

我认为互相依存的关系要求中国和美国学会如何在经济上取长补短。中国的增长速度稍有下降,问题在于如何使社会更倾向于消费,而中国经济增长的绝大部分仍依赖出口市场,出口市场则极大程度上取决于金融体系和国际关系。所以现在我们这些关注中国的人认为必须对体系进行一些调整。你们庞大的中产阶层正不断壮大,如何看待这一阶层,他们将扮演何种角色,以及如何处理他们自身的问题,这些问题两国都讨论过。如今,无论在何处,任何国家,不管多大,都不能孤立存在。我们都相互依赖着。

财新记者:你怎么看全球实力中心从西方向东方转移的说法?

奥尔布赖特:无论资源储备如何转移,美中关系都至关重要,这需要我们了解彼此的内政,以及在世界上所处的位置。美国和中国都需要关注真正的资源是什么,两国人民在做什么,还有科技的作用。十年前人们从未想过这些问题,没有人考虑过科技层面对两国关系的影响,或石油储备的转移。

因此,我认为,重要的是要了解我们是如何相互关联,各国如何来看待自身角色和与他国的关系。这又回到峰会的重要性问题上,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更好地了解彼此的历史和各国利益所在,这些都能使我们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更安全,使我们看到在国际治理上的共同之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neoma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