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先生”吉姆·奥尼尔把脉中国流动性

“金砖先生”吉姆·奥尼尔把脉中国流动性

我担心的是中国人的想法。“十二五”规划说到大力发展创新型经济。这就需要鼓励和允许人们更多的个人化思考,而这不会在瞬间实现。在一个中央政府如此强大的国家,怎样才能促进创造性呢——这两者非常冲突。

本报记者 陆振华 布鲁塞尔报道

“今天A股又跌了,中国的股市的确让我非常担心。”

6月19日,在欧盟“首都”布鲁塞尔,吉姆·奥尼尔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说。5天后,6月24日,沪指跌破2000点,重回“1时代”。

6月25日,沪指一度再创1849.65点的新低,后V形反转。

近距离交谈才发现,“金砖先生”吉姆·奥尼尔(Jim O'Neill)对中国时事的了解程度和判断力让人吃惊。

“中国政府正在努力着手变革。”在谈到近期中国银行的钱荒问题时,奥尼尔说,“要努力保持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就不会在每次流动性出现问题的时候来‘喂食’。央行就不能这么做。”

关于中国经济放缓,奥尼尔指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的决策者故意要放慢”,而不是什么神秘力量在起作用。

即便是已从高盛(Goldman Sachs)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的位置上退休,这位57岁的“金砖四国”(BRICs)名词发明者,仍然每天跟踪中国市场。

因此,当被本报记者问及近期中国经济的一系列热点问题——影子银行、流动性危机、资本账户开放、股市、贸易战和硬着陆等——奥尼尔都能一一给出自己的见解。“我经常和别人想的不同。”

《21世纪》:对中国股市您担心吗?

吉姆·奥尼尔:很大程度上,这是2013年最大的悬疑。中国股市每天都在缩水。我的确对此感到担心。市场很多时候是错误的,但有时候就是正确的。中国股市如此长时间的脆弱,可能是一个超出我意识的大问题的表现。

中国经济规模变得越来越大,权益市场的投资者却在大量赔钱。知道会赔钱,怎么还会去增加QFII(合格境外投资者)额度呢——这的确是一个大矛盾。如果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人们就不想到中国投资了。这必须止跌。

《21世纪》:最近中国舆论界在讨论所谓银行缺钱的流动性危机。从外界看来,现在中国的银行问央行要钱,央行不买账。您认为,中国政府这么做的意图是什么?

吉姆·奥尼尔:中国政府正在努力着手变革,这不意味着对既往问题可以容忍或买单。要努力保持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就不会在每次流动性出现问题的时候来“喂食”。央行就不能这么做。

三年前,中国政府就意识到,10%的经济增长已经结束,进入了7%-7.5%增速的时代;那么整个系统都要随之调整,全球很多银行、金融机构和大宗商品交易者也会挣扎着来适应。中央银行的工作不会让他们好过。

《21世纪》:要执行这种变革,总要付出代价吧。

吉姆·奥尼尔:在此背景下,我称之为的“新中国”里,对于中国国内和国外的人来说,胜利者和失败者会与过去的“旧中国”不同;对于金融系统来说,也一样。

我所谓“新中国”的意思,就是较低的增速、高质量的增长;更多来自中产阶级的消费,不是更多奢侈品消费;多一些在可替代能源,以及能为可持续消费作出贡献的能效行业的投资,少一些在国有行业的投资:这些就是胜利者。金融行业应该也会在未来成为胜利者。

《21世纪》:现在对中国“影子银行”问题的分析连篇累牍,似乎造成了很多人理解上的困扰。尤其像评级机构惠誉(Fitch),连番警示“影子银行”给中国金融系统带来巨大风险。真会是这样吗?

吉姆·奥尼尔:第一,经济的蓬勃增长,需要一个相匹配的金融系统。但现在中国金融系统的改革步伐如此地慢,已经落后于经济发展的需要。那么很显然,游离于监管之外的系统就会扩张。所以我不会表示惊讶说——天哪,如此大的影子银行。

事实上,这反倒证明了中国金融系统的运作能力;第二,在“影子银行”里,会有部分是脆弱的、存在问题的。第三,2008年,或者说是2011年以来,中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此,“影子银行”的问题是可以预计到的。政府知道,出口和政府驱动的投资已经不那么重要,并且努力控制和避免房产价格上升得太多。所以任何与这些变化相关的“影子银行”都会变得愈加脆弱。

如果中国会出现较大的金融风险,那么就会有经常账户赤字,或者低储蓄率(但是这些并没有发生)。所以我认为,很多人过度夸大了“影子银行”问题。

《21世纪》:资本账户全面开放,会不会是中国金融变革的一个渠道?中国实力雄厚的智库之一“金融40人论坛”最近发布课题报告《新形势下对外开放的战略布局》,建议在2015年开放资本账户;也有建议到2020年。

吉姆·奥尼尔:我认为,在资本账户开放之前,中国应该首先实现国内利率市场化。在这之前完全开放资本账户,会非常危险。

在2015年可能实现的,是在IMF为人民币争取特别提款权(SDR)。但是100%的资本账户开放,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达成。没有国内金融系统的发展,那会是危险的。要说2020年实现,当然会比2015年更现实。

《21世纪》:说到对外开放,中国过去十年的开放和发展,可以说很大程度上是基于2001年取得的WTO成员国地位。正好同一年您创造了“金砖四国”名词。现在讨论中国进一步开放和改革,您认为要从哪里着手?

吉姆·奥尼尔:如果想要经济可持续性增长,拉动消费,打造创新型经济,就要改变人们的想法,让人们对他们的家庭的未来感到安全,比如不再将安全感寄托于多储蓄。

所以,就需要真正地改革社会医疗体系、社会保障体系,增加个人法律权益。比如我们为什么还在称呼“外来务工人员”?应该彻底消除这种特定含义的概念,中国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由迁徙,自由居住。如果不提供这些,怎么能给低收入者带来高收入,怎么能提高消费,怎么能降低居民储蓄率呢?

《21世纪》:您在今年3月接受《华尔街日报》专访时,说到中美开打贸易战,是金砖国家最大的威胁。现在呢,看上去在升级的中欧贸易战是不是大的威胁?

吉姆·奥尼尔:对于全球经济来说,最大的威胁就是中国和美国开打贸易战。我想,本月初,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的庄园会晤非常好。在可预见的未来,中美贸易战的可能性很小,但是这的确是个威胁。中美两国占到全球GDP的35%。

欧盟总是有很多问题,现在他们又有了一个,就是和中国的贸易争端。不过,我不相信中欧之间的贸易争端会升级。主要是因为德国的立场,中德贸易对双方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德国不会允许中欧贸易争端的扩大,他们会找到解决办法。

《21世纪》:如果中欧发生贸易战,会是怎样的后果?

吉姆·奥尼尔:对于全球贸易来说,非常惊艳的是,新兴经济体之间的贸易增长非常快。人们实在没必要一直盯着与西方国家有关的事情。

联合国发展署(UNDP)的数据显示,发展中国家贸易量几乎要与发达国家间的贸易量旗鼓相当了。中国与非洲、与亚洲、与俄罗斯等的贸易量变得越来越大。所以即便中欧之间的贸易争端上升,那也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了。

《21世纪》:现在开始时兴谈新兴经济体的“硬着陆”,资金大幅撤离,市场泡沫破灭,中国首当其冲。您认为中国经济会硬着陆吗?

吉姆·奥尼尔:不会。因为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的决策者故意要放慢,决策者想让它放慢。这写在“十二五”规划里,7%。这不是因为什么神秘力量在起作用。所以我认为,中国近期经济硬着陆的可能性是极其极其微小的。

《21世纪》:那么中国经济有没有什么让您担心的?

吉姆·奥尼尔:我对上面说的这些东西并不担心,我担心的是中国人的想法。“十二五”规划说到大力发展创新型经济。这就需要鼓励和允许人们更多的个人化思考,而这不会在瞬间实现。在一个中央政府如此强大的国家,怎样才能促进创造性呢——这两者非常冲突。

我不知道中国如何来实现。我想,如果不能允许人们自由和开放地思考,那么如何打造创新型经济呢?这不能只是嘴上说说。所以本质上,对中国经济的最大威胁就是这个(冲突)。

(21世纪经济报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fengnianhan]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