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旗:央行政策透明度低致市场不清楚方向

自五月末蔓延于中国银行体系内的“钱荒”,至今仍在持续。同时,沪深股市全线下跌,投资者开始纷纷减持手中资产,股市资金流出明显增加。债市也陷入了“钱荒”的困境,一周前,继农发债流标之后,新发的9个月期国债重蹈覆辙。

中国央行今日公布一封“关于商业银行流动性管理事宜的函”,以此警示各银行注意“流动性”,以免再度因资金吃紧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这是“钱荒”发生以来,中国央行首次正式公开表明态度,并向各家银行发出明确警示。

对此,花旗集团全球首席经济学家Willem Buiter对腾讯财经表示,中国过去五年信贷高速增长,导致了资产价值的波动,尤其是房地产价值,由此形成了金融市场 风险。是否这一风险会直接发展成危机,Willem Buiter认为,这取决于当局如何应对这一金融市场波动。

他提出,不能只靠提高利率来解决问题,而要通过宏观和微观的组合来改变整个银行体系的资产负债表来体现其借贷行为,从根本上解决信贷快速扩张的程度。

目前中国信贷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20%,他指出,这在任何情况下来看都是一个过高的数字,如果不能及时解决这一问题,将造成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风险。

花旗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表示,中国资金市场突然紧张与众多因素相关,一是由于理财产品政策收紧。理财产品的资金池中的短期资金用于长期投资造成期限不匹配;二是,外管局为了应对热钱流入,采取了收紧政策,要求企业和银行降低借外债的水平,该时间与美联储量化宽松的时间重合,原来流入的资金基金流出放缓,一方面市场上流动资金减少,一方面购买外汇的资金需求上升,造成缺口;三是,高速的存款增量要付法定的存款准备金率;更重要的是,央行政策的透明度低导致市场不清楚央行政策方向,这一不确定性或导致一定时期的供需挤压。

沈明高也提出,光靠利率的调整不能解决当下银行和影子银行的问题,如果继续下去只能导致中国经济增长放慢甚至衰退。要解决该问题就需要渐变的通过逐步引导市场来实现监管和金融市场的正常化。具体来说,一要降低金融市场的杠杆率,二是要允许理财、信托、债券产品违约,特别是要让高度投机产品违约,允许金融机构破产,一次使风险议价由低定价重新回到正常价格。

于此同时,日前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凸显也让外界对于中国是否会爆发政府债务危机忧心忡忡。6月11日,审计署发布了“36个地方政府本级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公告”,显示36个地方政府本级政府性债务余额已接近3.85万亿元,比2010年增加4409.81亿元,增长12.94%。16个地区债务率超100%,债务率最高达219%。

花旗将对中国明年的中国GDP增速预期下调至7.3%表示对中国的态度还是趋于谨慎,花旗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表示“悲观”的原因主要是由于中国过去的经济增长主要是依靠加杠杆化来实现,今年也未能造成杠杆变化,说明政府资金有限,加杠杆的幅度正在下降。

其次,目前国内投资效率更加恶化。“地方政府和制造业相比,地方政府拿到了更多的钱,制造业中大企业比小企业拿到了更多的钱,地区来说,沿海地区拿到了更多的钱,这三个部门恰恰是杠杆率最高的部门,却不是高产出的部门”,沈明高认为,如果信贷继续像高杠杆率的部门集中,未来就需要更多的资金才能拉动经济增长。

他指出,任何改革,包括化解金融市场面临风险的措施,都有可能带来短期之内经济增长放慢。该改革包括利率市场化、限制地方融资水平、去产能化等等措施。沈明高进一步指出,“如果未来会有改革,短期内中国经济还将进一步放慢。改革对于市场信心是正面的,但是对于经济增长是负面的。”

就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沈明高表示,当下地方政府的融资规模风险还是可控的,政府持有的资产及目前的财政能力及管理能力能够避免短期地方政府债务危机爆发,但是如果不改变增长方式,地方政府的负债率继续如此上升,那么风险将不可控。

他认为最重要和最担心的应该是时间点,“未来的三、五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窗口,如果这个时间点没有保证负债率在一个合理的水平,危机爆发的可能性将增加。”

沈高明提出,解决地方债务的问题,需要给地方政府一个时间预期,使得地方政府在做未来三、五年的资金规划时有一个合理的考量和把握。(腾讯财经 杨倩 发自北京)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银行资金紧张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xiaoyulu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