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心动魄的一天:中行否认违约 央行放水期待落空

虚惊一场。

银行间资金市场利率“爆表”,当商业银行以提高对中小企业贷款利率转嫁成本作为“要挟”,当众多学者劝告央行不要过快刺破泡沫而引发硬着陆,一条“中国银行出现资金违约”的消息将这些“救市派”的声音推向高潮:央行终于捅出篓子了!

20日18:13分,有媒体报道称,中国银行当日下午出现资金违约,交易时间过了半个小时还找不到资金,缺口达到千亿元规模。消息一出,立刻引发疯狂传播。

但中国银行相关负责人第一时间通过腾讯财经澄清称,这一消息是错误的。随后,该行又发出正式声明,称6月20日该行按时完成全部对外支付,未发生资金违约事件,有关市场传闻不属实。

于是这条“中行违约”的消息很快被删除,一些转发者也自觉删除了自己的转发及评论。随后,微博上的声音出现了分化:一部分原本认定不会出现大的流动性危机的人开始批判谣言,另一部分人则坚持批判央行的不作为。

一名财经撰稿人称:“你可以说这是假新闻,但SHIBOR利率(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超高如何解释?钱荒而不降准又是为何?”

这场因银行间资金市场紧缺引发的博弈,在延续两周之后,迎来了一个最高潮。

央行“放水”消息连续被否

这场银行流动危机在端午节前开始发酵。由于存款准备金上缴日临近、节前集中提现压力、月末半年末结算期临近,以及外管局严查虚假贸易跨境套利等多个因素叠加,造成银行间拆借市场的利率陡峭攀升。6月7日,兴业银行在银行间市场违约的消息,营造出这一事件的第一个高潮。

随后,市场不断期待央行重新开闸“放水”,挽救流动性,然而,央行却迟迟按兵不动。人们都想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否有比兴业银行更大的鱼,被留在退潮后的沙滩上。

当兴业银行违约的消息传出时,市场曾争相传言央行将动用SLO(公开市场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hort-term Liquidity Operations)救市。但据媒体援引知情人士透露,多家大型银行当天上午接到央行推出SLO的通知,下午各大行行长赶赴央行,甚至“每家银行报多少,利率多少都谈好了”,最终交易员们接到的却是央行取消SLO的通知。

分析普遍认为,央行临时取消SLO,原因在于认定兴业银行的违约影响较小,市场可以自行消化。随后,央行与商业银行连续僵持了两周,银行间资金市场越来越紧,利率不断高企。市场预期,除非出现四大国有银行的违约事件,央行才可能采取措施缓解流动性危机。

于是,20日傍晚的“中国银行违约”消息,才掀起如此轩然大波。

此外,6月20日,与中国银行出现资金违约同时被传的,还有消息人士称,央行在20日17:40左右向市场投放了4000亿元货币。

然而,央行新闻处有关人员却对腾讯财经表示,自己没有收到“投放4000亿货币”的消息。与此同时,央行网站的“公开市场业务交易公告”栏目也没有更新,最新一条公告仍是20日上午发行20亿元3个月期央票。

通常,央行都会在进行公开市场操作后,于当日上午10:30左右发布公告。如果是发行央票,还会在前一天的下午17:00左右提前发布公告。

并且,央行也没有发布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或者降息的公告。要知道,4000亿的资金规模,相当于一次降准的效应:以6月9日央行公布的人民币存款余额99.31万亿元计算,0.5个百分点的调整将涉及资金4966亿元。此前,央行仅在今年2月5日进行过一次4500亿元的逆回购操作,创下单日逆回购历史新高。

于是,这条“央行‘放水’4000亿元”的消息与“中行违约”的消息一起被删除了。

与此同时,市场上流传的另一条“央行向工行定向‘放水’”的消息也被腾讯财经率先证伪。市场传言称,央行定向对工商银行拆借资金500亿元,隔夜年化利率5.1%、7天年化利率5.4%。但是,工商银行相关人士对腾讯财经表示,并无此事。

商业银行连续施压

被“中国银行违约”消息煽动而高涨的央行“放水”预期,再度跌了下来。

但商业银行还没有放弃施压央行改变主意的努力,他们以高企的资金成本转嫁给实体经济基础的中小企业作为筹码,继续期待央行能够改善目前的货币市场紧张情况。

19日,央行就曾连泼两盆冷水:降准预期落空,再度发行20亿元央票回收流动性。央行的“坚挺”导致20日银行间市场利率出现了“爆表”: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达到13.444%,相比前一日上升578.4个基点,其余多个品种利率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浮。

此前,有四大行的高管称“希望央行在周三前下调存准率”;20日,《华尔街日报》又报道称,中信银行一名信贷经理及华北地区一家中型银行的高管表示,将迫于资金压力上调贷款利率,小企业会首当其冲。

不过,中信银行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管对腾讯财经回应称,该行目前还没有因为资金压力而上调贷款利率的计划。他称,追求更高的收益率和定价水平是一直在做的事情,暂未因为最近的资金市场情况而采取特殊措施。

在被问到该行如何应对当前的货币市场紧张的情况时,他称,目前还没有对这种情况将会是短期现象,还是长期现象做出结论,该行会根据情况发展而采取相应措施。对于如果钱荒成为长期现象,会否采取上调贷款利率的方式,他不置可否。

不过,在民生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管清友(微博)看来,如果目前的情况继续维持下去,部分资金依赖同业拆借的商业银行势必要转嫁成本,将对企业的贷款利率提高。“除了转嫁成本,也没有好的办法。”

刺破泡沫会否伤及实体经济

管清友认为,如果目前的政策导致对企业的贷款利率提高,并不符合去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切实降低社会融资成本的取向。

他认为,昨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倒逼金融机构去杠杆,挤压融资平台,在从紧环境下淘汰落后产能的方向是正确的,但要做好一些配套措施,因为去杠杆化是个过程,“泡沫要刺破,但不能一下刺破。”他担心,泡沫刺破太猛太快,可能导致经济的硬着陆。

管清友建议,央行可以考虑适当出手,缓解流动性危机,其中包括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以做到既去杠杆化,又不出现经济硬着陆的情况。

然而,华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微博却认为,既要去杠杆化,又能避免硬着陆,“(这样的情况)真还没见过,这要求人得有多理智呀。”他说, 中国只有先着陆,才可能有所谓去杠杆化。

央行还能扛多久?

至少目前看来,央行还没有改变政策方向的迹象。

6月18日和6月20日,央行两次进行了20亿元央票操作,期限均为3个月。有国有大行交易员对媒体称,这表达了央行“市场的问题需要市场自身去解决”的态度。

而19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盘活存量,用好增量”的定调,被认为是央行近期行为的高层依据,意味着央行会顶住压力继续调结构。

一位国有银行人士早前对腾讯财经表示,央行还能扛多久,取决于目前的局面会否造成系统性风险。在他看来,一些过于依赖同业资产拆借、“借短贷长”比较严重的小银行会因此而暴露,但总体来看应该不会出现大的风险,因为今年前5月社会融资规模达到了9.11万亿元,比上年同期还多了3.12万亿元。

而20日的“中国银行违约”传言的落空,一定程度上证实了他的判断。上述人士还称,他认为,目前的资金利率高企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尤其是6月底的存贷比考核时点。

一季报显示,16家上市银行中,有5家银行的存贷比超过70%,另有2家银行的存贷比超过了69%,均已贴近75%的监管红线。这意味着银行需要在6月末吸纳大量的存款。

此外,截至第一季度规模已高达13万亿元的理财产品,很大一部分将在6月到期。惠誉中国金融机构评级主管朱夏莲认为,如果政策方向未变,随着理财产品到期,7月前SHIBOR利率还会继续上升。

最困难的时候也许还没到来。

但汇丰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兼经济研究亚太区联席主管屈宏斌认为,央行对情况有足够的判断力,外界不必太担忧。如果出现真正的系统性紧张,央行不会再硬扛下去,而会考虑逆回购甚至降准的措施,以保证经济平稳。

这场有关央行“放水”的博弈仍将继续。(腾讯财经 刘中盛 发自北京)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银行资金紧张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josema]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