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门特:网络空间的权力边界需重新定义

[导读]国际安全研究员克莱门特:棱镜门一方面会对网络安全的国际讨论造成政治障碍,另一方面也有助于提高民众对网络安全和数据保护的意识,对政府形成压力

克莱门特:网络空间的权力边界需重新定义

戴维·克莱门特(Dave Clemente),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国际安全研究员。

“棱镜门”揭示了一系列过去未受足够重视的问题。政府,即使为了正当的目的,可以在多大程度上侵入公民的隐私空间?网络空间的全球性与网络服务提供商所受的国别司法管辖之间如何协调?

记者采访了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国际安全研究员戴维·克莱门特(Dave Clemente)。他认为, 网络安全的国际准则仍为空白,大国之间的讨论才刚刚开始。中国政府开始在这类讨论中变得积极。棱镜门或许一方面会对网络安全的国际讨论造成政治障碍,但另一方面也有助于提高民众对网络安全和数据保护的意识,对政府形成压力。

财新记者:从网络安全研究人士的角度看,斯诺登披露的棱镜(PRISM)计划出人意料吗?

克莱门特:一些方面确实如人意料,比如会针对公民个人,在一个时间内同时针对大量的公民。但是17日《卫报》报道的四年前G20会议上,英国对G20国家领导人的窃听,这就没有那么出人意料了,一般来说各国政府都有这个倾向对对方做这种事情,只要它们有能力。但美国截取数以十万、甚至数以百万计的公民的元数据(metadata) ,这点还是让我比较吃惊。

财新记者:出人意料的是美国政府这样做的能力,还是他们这样做的意图和行动?

克莱门特:是它的规模——如此多的人的数据被截取和储存,令人吃惊。很多人可能不会想到,进行这样大规模的行动的能力已经实现了。但现在看来,确实已经有了。当然我们还在等更多的细节,但确实,受影响的人数的规模出人意料。此外,还有许多企业和政府之间的合作或说互动,也出人意料。

财新记者:你在最近的一篇评论中写道,美国政府在对网络攻击和防御行动的指令中显示出了相当高程度的审慎,并暗示其他国家政府可能还没有美国政府这么审慎?

克莱门特:美国第20号总统政策指令 (Presidential Policy Directive 20,《卫报》于6月7日曝光),这份文件看起来是起草得非常谨慎的。这份文件是关于网络空间的防御与攻击。政策指令本身读起来给人的感觉是很理智,就是那种你希望看到的政府指令,对于政策行动的影响有深入的考量。但是政策行动的执行是另一回事了。这一过程中对政策的法律解读,往往是秘密进行,不受监督,或者只受极少的监督,这是我担心的地方。虽然政策的起草非常理智和审慎,但随着时间过去可能一些监管会放松,而我们看到数十万人的数据被截取,却不为人知。

财新记者:英国外相黑格(William Hague)也已经向下议院解释了英国情报行动的法律框架。你如何比较英美两国这方面的做法?

克莱门特:两国的一大区别是,美国现在曝光出来的这些做法,在英国其实过去两年来已经有了很多公开的辩论。现在英国正在讨论的一项立法“数据通迅法案”,其实就是为了能在英国合法开展美国现在已经开展的那些活动。而在美国确实没有过这方面的公开辩论,直到这些文件被泄露。在英国,辩论得很多,因为这是一项公开的立法,在公共空间有了很多的讨论。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区别。

英国民众对这项法案的意见分歧很大。虽然已经有了很多公开辩论,但该法案的很多细节还是不清楚。比如这项立法到底会允许哪些东西被搜集和储存。现在大家开始一直听到这个词:元数据(metadata),大家开始逐渐明白这个词到底指的是什么。虽然有些人支持对信息的搜集,但这些人往往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信息被搜集。所以要对这样的立法做出一个有根据的判断是很难的。因为不知道搜集的是什么信息,也就不知道这种做法对于你个人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财新记者:从这个角度说,你认为斯诺登披露的文件事实上是帮助人们更好地去认识什么是元数据,还是使得整个事件更加复杂?

克莱门特:我想它是使这件事更复杂了一点,因为给了人们一些新东西来学习,但总的来说,有助于提高人们对这件事的认识。所以这件事是可以有正面的影响的。虽然情报部门不会认为这是正面的。但从公众的角度,人们对于政府行为有了更好的认识。

财新记者:棱镜门彰显了一些两难困境,比如国家与社会的边界,政府可以在多大程度上介入公民的隐私。这个方面国际上有没有什么公认的准则?

克莱门特:没有什么国际公认的准则。在欧盟,有一些关于人权、隐私权的规定,但这些法律很难跟上技术进步的脚步。法律可能会把你的生活中的某些部分归到隐私权的范围内,但技术却不断地突破这种界定,给法律提出难题。

财新记者:似乎以往关于网络安全的讨论更多是聚焦于商业部门对个人隐私的侵犯,而不是很注意政府对公民隐私的侵犯?

克莱门特:我同意。一般来说,网络安全方面的讨论如果涉及到国家,一般指的是网络空间的进攻或防御,一般是国家对国家的层面。而当涉及到社会时,讨论往往关注的是在个人和谷歌微软、脸书等这些大型企业之间。过去几天的新闻让人们认识到,隐私的问题也存在于我、我的政府、这些大型企业,以及我的数据之间,这可能是人们以前没有意识到的。

财新记者:这又提出一个新问题,网络公司与政府之间的合作应该到什么程度?

克莱门特:这是一个难题。如果说中国政府也像美国政府那样,对中国公司,比如华为,进行同样的活动,那会非常有争议。华为过去几年在美国已经因为这种猜测遇到了很多政治上的问题,但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什么是得以证实的。但现在,我们看到美国的公司在跟美国政府合作,这提出很多难题,对于个人用户,也对于这些公司,它们往往被迫暗中和政府合作。我想我们将会看到的是,许多非美国的技术企业可能会利用过去几周来曝光的新闻,为其商业利益服务。可能它们会对用户们说:请用我们的服务吧,我们保证不会与美国政府共享信息。所以可能这会对商业市场造成一定改变。

财新记者:技术上来说,有没有可能对于技术公司和政府之间的合作引入独立监管?

克莱门特:我认为是有可能的,只是我觉得从技术层面来做这件事是不太有效率的,更有效率的是从法律和司法角度。有一个足够赋权的法院,或者在议会中设一个情报与安全委员会来监督这类行动,这才可能有最大的影响力。因为技术领域进步如此之快,要绕过技术限制总是有办法的。从法律层面解决才会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这又涉及到国家的司法权边界和网络的全球性之间的矛盾。关于网络空间的全球治理,现在是什么样的状况?

克莱门特:这方面的讨论还在进行中。最新的一个进展就是联合国政府专家小组(UNGGE)6月7日发表的关于网络问题的声明。这和斯诺登的披露没有关系,是本来就要在这个时候发表这个声明的。参与这个小组的国家包括中国、美国、俄罗斯、英国等15个国家。这个小组每几年进行一次会面,时间长达几月。此次的会面接近尾声,所以发表了这个声明,表达了各国,尤其是中国,已经同意,国际法同样适用于网络空间。这可以说是在网络空间的全球治理上相当有益的一步,因为这意味着我们不必所有东西都从头开始,国际法中有许多方面可以直接用于网络空间。但是这个全球治理的讨论必然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你看气候变化的讨论进展有多慢,我想网络安全也会同样困难。

财新记者:有意思的是,中国外交部最近表示,已经成立“网络事务办公室”以协调网络安全方面的外交事务。你认为中国在网络安全的全球治理方面是否积极的行动者?

克莱门特:我认为中国正在类似的讨论中变得更加积极。当然,中国政府对于这类讨论有其特定立场。但过去几周内的披露可能会让美国政府更难以维持其立场。这当然会给中国政府提供一个好机会,来回应美国政府说:你没有资格来告诉我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因为大家都知道你们做了什么。所以说,短期内的一些讨论可能会更困难,但长期来看我不认为会有什么根本性的影响。

中国政府在这些讨论中当然是采取自己认为应该采取的立场,这很难说对或错。往往中国和俄罗斯会站在同一边。不过,网络全球治理的讨论才刚刚开始,网络安全问题在国际舞台上已经非常活跃了,网络治理的讨论可能还没有那么受重视,但我想未来它的重要性会越来越受重视。

财新记者:欧盟是否可以说是数据保护方面的标准制定者?美国和欧盟在数据保护方面的差距有多大?

克莱门特:没错,可以说欧盟是标准制定者。美国和欧盟的差别基本上都是围绕着安全问题。美国政府被赋予巨大的权力,以反恐的名义,所以过去十年来美国和欧盟之间在数据保护和隐私方面产生了巨大的差异。欧盟现在是领先的,我想他们会有机会把这种标准推广到全球。

财新记者:美国总统奥巴马本周到访欧洲,你认为欧盟领导人们与他会谈能够达成一些什么实际的成果?

克莱门特:长期的影响,可能是欧盟会进一步加强对公民数据的保护。因为现在曝光的这些信息,欧盟的每个人都可以读到,他们可能会更多地要求本国政府切实保护自己的数据,以美国政府为反例。不仅是个人,企业也会这样要求政府。

财新记者:在传统世界,国家享有对暴力的垄断来保护公民的安全。但在在线的世界,国家通过什么来保证其有能力保护公民网络安全呢?

克莱门特:是的,在网络空间,国家有些无所适从。其对网络空间,或说国家网络空间的控制是微乎其微。网络空间当然还是存在一些边界,但我们还在寻找这些边界的所在。这些边界并不一定与主权领土的边境重合。比如,中国政府能够管控的网络空间的形状就与中国地图的形状不一定重合。对每个国家都是这样。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网络空间的几乎所有成分,都是由私营企业所有或控制,正因如此政府才需要去找私人部门合作,不然真的什么也做不成。过去几周曝光的新闻也说明,美国政府需要去找这些大型企业要求它们或迫使它们共享数据,所以这些企业在网络空间的权力是很强的。这也是政府行动的困难之处,与其在陆、海、空享有的权力不同。在网络空间,权力所及之处需要重新定义。

记者点评:不管棱镜门的主角斯诺登结局如何,这场风波在全球范围内提高了人们对个人数据保护和网络安全的意识。未来,政府介入公民的隐私,起码在民主国家,希望难像以前那样如出入无人之地。或许棱镜门能得到的最好结果,就是加速网络空间全球治理的制度建设,通过国际规则和审查,为公民的隐私权加一把锁。

(财新网(微博))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neoma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