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维资产负债率已达103.57% 被指或成尚德第二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范若虹

处于中国光伏行业产能过剩的低迷期,赛维能否有效破解自己的债务困局?它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尚德?

5月15日,赛维LDK太阳能有限公司(纽交所上市代码:LDK)(下称“赛维”)发布的2012年财报显示:总负债52亿美元,资产负债率已高达103.57%。

此前的4月16日,赛维就曾宣布一笔于4月15日到期的2379.3万美元高级可转债违约,让外界对赛维的前景倍感担忧。

而在今年3月份,曾经的同业龙头之一尚德电力宣布一笔5.41亿美元的可转债违约两天后,其核心资产公司无锡尚德破产重整。

处于中国光伏行业产能过剩的低迷期,赛维能否有效破解自己的债务困局?

它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尚德?

燃眉之急

财报显示,截至2012年底,赛维总负债52亿美元,总资产50.24亿美元,流动负债45.88亿美元,占总负债比例的88.16%,其中,短期借款23.91亿美元,占总负债比例45.95%。相比债务而言,公司的现金流仅为9828.3万美元。

短期债务就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引爆。

4月16日,赛维公告称,由于公司现金流暂时短缺,未能按时偿付4月15日到期的可转换债券,该笔可转债利率为4.75%,加上利息,总额度为2379.3万美元。与此同时,赛维称,已经与两位可转债持有人达成和解,这两人所持有的可转债本金总额达到1655.3万美元,和解内容为,将一部分可转债通过现金支付,另一部分则将通过有效的融资途径来推迟。

“这点钱我们还是拿得出来的,只不过现在每一分钱的现金流对公司来讲,都至关重要。因此,公司与几位主要债权人达成和解,即其中1655.3万美元已获展期。”5月7日,面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的独家专访,赛维CEO佟兴雪做出上述解释。

他说,发布公告是为了让剩余的债权人来找我们要账,因为我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到现在还有一部分债权人没有来,我们还在等着他们。

对于化解短期债务危机,佟兴雪表现得非常自信。部分底气还源于4月26日赛维公告的一则协议,该公告称,已经与福来投资有限公司签署购股协议,福来投资以每股1.03美元的价格购买了2500万股赛维新股,总计2575万美元,双方将在6月28日前完成交易。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任浩宁认为,从时间和金额来看,福来投资此次注资赛维,很可能与4月15日到期的这笔可转债相关,而双方的交易谈判很可能就是在这笔债务违约前的24小时之内进行的。福来投资选择这一时机入股赛维,对压低购买价格非常有利。

今年1月和3月,福来投资就曾两次购买过赛维的新发行股,价格分别为每股1.83美元和1.28美元,均远远高于此次价格。

安邦咨询高级研究员王凌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采访时表示,最好的方式是在债务违约前就跟新的投资人达成某种解决方案,而不把违约的信息公布出来,但是从事实来看,赛维的主动权并不大。

“赛维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佟兴雪言辞确定,但对于2012年7、8月份的艰难,他也不避讳,“半年多的时间,公司遇到银行抽贷20多亿元人民币,明显感觉到了资金的压力。”

佟兴雪介绍,当时主要是一些小银行抽贷现象比较严重,例如:北京银行的一笔1亿元人民币的贷款,当时还没有到期,银行就让赛维先偿还这笔贷款,然后再将其转成长期贷款,但是,当赛维偿还这笔贷款后,银行却告诉赛维,总行没有批复转贷请求。当时,赛维遇到类似的情况很多。

不过,大银行并没有这样的现象。佟兴雪说,赛维在应对债务问题时,首先是积极调整债务结构,协调大银行把短期债务变成长期债务;与此同时,通过地方政府的协助,希望获得更多银行的新增贷款。

赛维2012年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其借款取得的现金为206亿元人民币,同期偿还的借款为208亿元人民币。

“这说明赛维的融资能力还是比较强的。”任浩宁说,与尚德相比,赛维从2012年上半年就开始着手偿债,并注重与银行的谈判,与地方政府搞好关系,因此,结果可能比尚德好一些。

“赛维的债务是比较安全的。”佟兴雪说,与尚德很多债务来自国外不同,赛维80%左右的债务都来自国内银行,更容易协调,也更了解企业的情况,例如:一季度赛维的硅片业务已经有了正现金流,银行可能还会继续给赛维追加贷款。

此外,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赛维还进一步采取了引入战略投资者、出售部分资产、清理供应链债务等措施,应对债务问题。

今年4月份,赛维将安徽合肥子公司的全部股权出售给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社会化服务公司,售价1.2亿元人民币。当初赛维合肥子公司总投资为25亿元人民币,最终售价不及总投资的5%。

赛维财报显示,截至2012年底,公司持有的待出售资产为5.12亿美元,这意味着这些资产将在未来随时准备出售,用来抵债。

任浩宁分析认为,出售资产的确可以缓解短期债务压力,但公司的整体实力也将大幅贬值,这对于公司的长期投资者和债权人的信心会造成一定的冲击。

断臂求生

出售合肥子公司,是赛维在反复权衡之下的断臂求生之举。

赛维原计划做太阳能一体化公司,如今重点发展上游和下游,上游以硅料和硅片为主,下游以组件和电站为主。合肥子公司生产中游产品太阳能电池片。

佟兴雪表示,在市场好的时候,赛维的战略是发展大型的光伏一体化公司,好处是交货有保证。但是,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一体化公司内部流转过多,资金沉淀过多,不利于公司的发展。电池片市场低迷,遂果断砍掉,上游的硅料和硅片以及下游的组件业务拥有研发能力和生产规模,遂予以保留。

保留下来的上游硅料厂,日子同样不好过。

2012年,多晶硅国际市场平均价格比2011年下跌了61%,跌破了赛维的成本价,佟兴雪建议,赛维的硅料业务应该停产,因为生产越多赔得越多,赛维在如此巨大的债务压力下,需要控制“失血点”。

然而,此议在公司内部争议甚大。有的人认为,如果停产了,外界会怎么看?职工又怎么办?产值急剧下降后资本市场怎么看?

争议之中,佟兴雪就让反对者开一个小厂试试。结果这个小厂开工一个月就亏了三、四百万,经过这么一试,争论没有了,该停的都停掉了。

目前,赛维在新余的硅片生产线仅开了一半左右,而位于新余市马洪村的硅料厂已经全部停产,很多一线工人或者离开,或者只拿最低的生活保障,等待复产。

财报显示,赛维的员工数量从2011年底的2.4万人骤降到2012年底的8900多人。

就业人数减少,成为新余市政府的一块心病。当初,彭小峰创立赛维时就得到了新余市政府2亿元人民币的借款,并得到低价电力供应的保证,有了当地政府的支持,赛维才得以顺利创建。

赛维陷入困境后,地方政府的姿态一直是积极救助。为此,江西省政府发布了《进一步支持江西赛维LDK公司全面恢复生产经营专题协调会议纪要》,同时新余市政府还成立了派驻赛维公司的政府帮扶小组,并表示会全力帮助企业协调各金融机构。

此外,2012年10月19日,江西恒瑞新能源以高于市价逾两成的2293万美元,认购了赛维LDK19.9%的股份。恒瑞新能源是一家国有公司,江西新余市政府持有其40%的股权,业内普遍将此举认为是当地政府变相支援赛维。然而,对于现金支持,新余市政府却力不从心。赛维有300多亿元人民币的巨额负债,而新余市2012年的财政收入仅为110多亿元;赛维如果想维持公司继续运营,还需要不断地“输血”。

一位接近新余市政府的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现在新余市政府已经感到被赛维“绑架”了,处境两难。不救,这家企业是自己一手扶持起来的,倒下去又太可惜了,而且会使新余市整体经济受到严重影响;救,既没有那么多资金,也不确保投入的资金一定会使企业走出困境。

两难之中,微妙的变化已然发生。赛维2012年年报显示,新余市政府对赛维的财政补贴由2011年3369.8万美元,下降到2012年的424.2万美元;新余市政府电力补贴占赛维电力支出的比例由2011年的30%下降到2012年的23.1%。

苦日子还有多久

目前,整个光伏市场复苏迹象并不明显,“我们要有过苦日子的准备”。佟兴雪直言。

但是,放眼未来,他表示乐观。他认为,赛维的困境主要源于全球经济环境和欧债危机的影响,“当欧洲人吃饭都成问题的时候,新能源的发展就会放一放。现在,光伏行业已经是最坏的时候了,未来不可能比这个时候更坏,只会越来越好。”

多晶硅的价格在遭遇2012年的低谷后,从今年年初开始反弹。此外,中国针对美国、欧盟和韩国的多晶硅双反调查,即将在6月份公布初裁结果,有望进一步推高国内的多晶硅价格,促使一些停产企业恢复生产。

业内分析显示,2013年光伏需求将会同比增长7%,达31GW。中国将首次超过德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光伏市场。中、日、印三国需求将占到全球需求的36%,这将给光伏企业发展国内市场带来新的机遇。

基于对市场的乐观预期,赛维把原来以欧洲为主要市场的战略调整为寻求多元化市场。

4月17日,赛维刚刚与一家泰国光伏项目开发商签订了一项组件供应合同。根据合同条款,赛维LDK预计将从2013年8月开始提供63兆瓦光伏组件;同时,也在发展中国、日本、中东和非洲市场。

佟兴雪表示,赛维已经在谋划复产,其2013年的目标是“扭亏增盈”,具体分成三个阶段,即止损、突破和发展。

目前,赛维的硅片事业部已经完成了止损,正在谋求突破,即获得利润;组件事业部在二季度可以完成止损,三季度开始突破;硅料事业部由于一直停产,还在亏损,现在已经在谋划复产,预计复产后2-3个月可以止损。

此外,赛维还调整了公司治理结构,在引入恒瑞新能源有限公司和福来投资后,改变了原来一股独大的状态,在战略决策和风险控制上,有望更好地发挥独立董事的作用。

赛维还计划投入资金对硅料厂进行整体冷氢化改造,以降低生产成本。赛维财报显示,截止2012年底,赛维的多晶硅平均生产成本为每千克27.9美元,高于平均售价1.85美元。而目前业内公认的有竞争力的生产成本则在每千克20美元左右,赛维距此还有相当差距。

佟兴雪表示,冷氢化改造可使赛维的生产成本降到每千克17-18美元,而他预测2013年多晶硅的价格会上扬到每千克25美元左右。

即使市场复苏、公司技改目标全部达成,也并不意味着赛维的未来一片坦途。行业竞争和同行发展态势不容忽视。任浩宁表示,作为赛维的一个强大竞争对手,保利协鑫这家拥有化工业技术背景的集团公司优势已明显领先,目前其多晶硅生产成本保守合计已经达到15/千克美元左右,且拥有全国最大的产能65000吨,是赛维产能的三倍。

(财经国家周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neoma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