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房团攻入大理古城:买房像买杜蕾斯一样简单

大理古城 有人二话不说砸钱买房有人租期还长就被赶走

网友担心被毁的除了租房合同还有本土文化

网帖称“外来炒房团”让大理古城房价飙升,频现房东毁约卖房;

“他开着还没来得及上牌的越野车,一连几天时间,穿梭在大理古城的大街小巷。通常看到一栋合适的房子,二话不说走进门:你这房子卖吗?多少钱?只要房主没有提到‘不卖’两个字儿。很快就会从后备厢取出一个背包甩到桌子上,没错,整整一背包都是人民币。接下来的话题似乎更简单:多少钱,你开个价吧,最好能今天签约……这不是温州投机者的炒房现场,是现在发生在大理最频繁不过的一幕。越来越多的大理原居民和房主,开始习惯这些买房子像去超市买杜蕾斯一样简单的神秘买家。”

这段文字来自于一篇名为“大理,不在人民路”的长微博,网友@姜北树的这段描述让众多网友对大理古城如此火爆的炒房市场感到惊诧。而在此之前,曾有网友报料两家经营户被房东强行驱逐的事件。这两者中间是否有关联?这引发了众多网友的议论。日前,晚报记者就此在大理古城进行了调查。

现状>

租客:还有两年租约就被赶

网友报料被房东撵的两家经营户都在大理古城人民路上。

在人民路100号庭院大门上,一边是房东打出的招租广告,另一边是客栈经营者在大门上打出的房东违约声明。一左一右两张白纸,让很多中外游人驻足、感叹。

与之相隔不远的人民路299号,目前是一家“土上文化”素食店,在店门口,同样贴有房东声明解除合同的“通知”,而经营者也在店前打出了横幅,表明房东欲在协议租期内将经营者赶走,并表示决不搬出的声明。

5月15日下午,晚报记者在大理古城人民路见到了“土上文化”素食店经营者张娇。张娇说,一周前,店里来了一个上海人,声称是新房东,房子已经被他买下了。紧接着,房东也来到店里,说家里有事,要把房子卖了,不能再租房。而张娇与房东的协议租期是从2009年11月至2015年10月,前三年的租金为1.8万元/年,后面租金为2.1万元/年。“我租下这间20多平米铺面的时候,旁边铺面的租金只是700元/月,对面面馆两个铺面租金才1000元/月,而我的租金是1500元/月,是整段路上最贵的。现在人民路被炒热了,周围铺面的租金已经涨到6万元/年,房东就坐不住了。”张娇说,“大理发生这样的事,很影响大理的文化。任何经济的发展,都不能不讲诚信,撇开道德、撇开文化。”

房东:这种事情太常见了

记者在店中拨打了房东杨女士的电话,杨女士不愿接受采访。“我们是属于有文化的那种,愿意赔偿张娇违约金,按合同协议赔付。现在这种事情太常见了,下关龙溪路‘巍山饵丝’店,隔两三个月房东就追加租金500元、1000元。大理古城那么多的店面,合同期内租金上调六七次都是常事。”对于为什么毁约,房子有没有卖出,杨女士在电话里说:“这是我个人的事,与你无关。”

5月16日,房东杨女士在店铺前贴出了一纸通知:“2013年4月以来,本人多次向你提出解除《租房协议》,但是,经过多次协商,直到现在,还是没有结果。据此,我正式函告你:从2013年5月16日起,将解除双方所签之租房协议。你须于2013年7月16日之前将房屋交还给本人,按合同约定,本人退还你之前的房屋押金2000元,同时向你支付9000元的违约金。请你在2013年7月16日之前,搬离室内所有物品,否则视为放弃,本人将自行处理。”

5月16日下午,在与张娇店铺相距约二三十米的客栈“户外玩家”旧址,记者发现客栈老板已被迫离开大理回昆明去了,正在搬离物品的客栈帮工小李说:“我们老板全家受骚扰,从去年骚扰到现在,房东老两口加上儿子一天几个电话地骚扰我们老板,让终止合同。我们客栈2009年开始经营,只有4间房,50块钱一晚上,每年净利润就是持平。大约两周前,大家传出说这条路下面一家比我们还小的店租金每月7000元,很多房东就开始涨价了。”

记者从小李出示的租房协议上看到,这处房子房东与客栈签约日期为2009年4月10日。协议上双方约定的房屋租赁期为10年,2009年4月20日至2019年4月20日,年租金24000元。按照租赁协议,“户外玩家”的租期还有6年才到期。对此,房东夫妇表示:“我们的租赁协议是经过公证的,我们已经履行了解除协议。我不知道现在住在里面的是什么人,租赁协议上10年的租期,与他没有关系。如果说我违约,对方可以去法院起诉我,我们等待法院的传票。”

连锁反应:租户都担心自己的合同

人民路一位书吧老板说:“这种情况整个古城都存在。我朋友前段时间在东门租房子开店,合同完全没有问题,房东一家老小天天在门口守着,要求退还房子。最后押金也没给,找了种种借口,把我朋友给撵出来了。大理古城这两年合同期内房东反悔的比例越来越高,甚至已经达到了三四成。”

他说,自己知道的一家客栈,签约时的房租两万元/年,现在已经涨到了12万元/年,利益的诱惑太大。这两年,人民路房租一直在直线飙升。去年七八百一个月租金的铺面,现在连上院子一个月能租到十几万。对于房东的无诚信,一位客栈老板选择以暴制暴,和房东打了一架,最后没有涨成。

观察>

外来买家涌进大理古城

@姜北树曾经是深圳一家商业周刊的记者,2012年底辞去工作到大理定居。在他看来,房东毁约卖房和很多外来买家涌进大理古城是分不开的。

“今年3月份,一个在南京开公司的邻居突然来到大理,提了200多万元的现金放在车后厢里,不到3天时间,就在红龙井外面的村子里买下了一个三层带小院的民宅。当天谈判,当天签合同,现场就付钱。现在已经装修好开起了客栈。那个村子全村五六十户人家,大约有30家被开成了客栈。”

@姜北树说,最近一年,从其他城市来到大理,用这种方式买房子的,比较普遍。他认识的人里面,就不下10个。据他观察,现在到大理买房子的人有两种,一种是自己买下来开客栈的,还有一种是囤房倒卖的。他认识的人中,就有一些是在丽江开客栈、组成商业联盟到大理投资炒房的。“人民路上那些毁约卖房的,就与这种类型有关系。张娇的店铺已经被炒房者出价200万元买下来,隔壁那间书屋也被盯上了。”

房东违约代价很小

@姜北树说,“玩家客栈”和“土上文化”被房东强行驱逐的事情发生后,他去看了很多在古城租赁房屋开客栈者与房东签的协议,都非常简单,甚至无效。不是与房屋所有人本人签的,签字人不是房主女儿就是房主妻子,根本没写上违约条款。“可能更早的时候,在古城做生意,就不用签租约,房主与租客口头说说就行。”

“从去年到现在,我朋友圈里,听说房东毁约的,已经不止10个。大理古城和全国所有的旅游城市一样,都会经历商业化。但基本的契约权利,还是要保障别人。房东卖房子,是自己的权利,但对于已经签约的租户,肯定是不公平的。比如张娇的房东,200万元把房子卖出去,而她与张娇约定的违约金只有1万元。她当然会衡量,卖房子和支付违约金,哪个更划算。”一些在大理开客栈的人,也在倒卖客栈。把别人的客栈买下来,再卖出去。或是买房子来装修成客栈,再倒卖出去。“‘飞鸟’是大理最早的客栈,已换了至少4个老板。‘汽车旅馆’的老板就做得很成功,已经倒卖了三四家客栈。”

@姜北树认为,大理的海西片区大约有6000家以上的客栈,真正赢利的不到30%。“古城经常停水停电,也是客栈太多造成的。古城人口急剧增加,供水系统跟不上客栈发展的规模。突然外来很多资本,本地人可能因此暴富,但没有对大理旅游市场、本土资源做出什么贡献。”

对于这种现象带来的影响,@姜北树担心,大理古城商业化一旦过度,本土文化就会迅速消亡。双廊现在是什么样,大理古城的将来就是什么样。有酒店,有旅游设施,但对于本土原生态风貌,没有任何的意义,或者说就是一种破坏。”

炒房会让市井街道特色消失

什么是大理最可贵的地方?在@姜北树看来,是原住民生活方式保有完整。“人民路在欧洲、在美国,知名度非常高。很少有一个地方,像大理一样,人文环境非常好,同时有几十个国家的人定居于此。不是为了工作,不是为了投资,而是为了在这里生活。”@姜北树认为,无论是自然风光、人文环境、商业化程度,宗教的、生活的方方面面,很难有一个地方,能具备大理这样的综合素质。“大理古城如果不经过这一番商业化的浪潮,其实是可以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模式。如果6000家客栈不赢利,一直炒下去,泡沫会破灭。对于一些人来说,只是投资损失。对于大理来说,却是本土文化的消失。”

@姜北树说,“房价上涨是无可厚非的,当地人完全有这个权利。但以违约的形式来出现,是不可取的。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通过卖房子富裕起来。卖房子对整个大理的发展,没有什么好处。人民路的房租本来处于低水平,这两年突然变高了。一间店铺,现在房租10000元,去年可能还不到1000元。很多店只能维持几个月,是因为不能获得很高的投资回报,不适合经商,没有商业的环境和土壤。人民路上就是在炒房,而不是经商。炒房的后果,将是原有的市井街道特色消失。很多店脱手倒闭后,就剩一堆房子,什么都没有了。”

专家观点

房租上涨情理之中

大理学院民族文化研究所张锡禄教授认为,外地人争相来大理买房,房租上涨,并不是坏事,说明大理古城越来越有吸引力,古城的房子越来越值钱了。但是也不能见利忘义,还得遵守合同。

“房东按经济规律来衡量,当然是哪个出的钱多,租给哪个。现在的物价,也变得太快,涨得太高。周边的房租增高了,原来租出去的房价低,且租期长,谁来补偿这其中的差价?房东毁约,其实也是无奈之举。如果原来的租户愿意提高房租,房东也不用把他赶出去。房东不涨价,难道让政府来埋单?差价部分当然只能让市场来付。”

张锡禄认为,在古城房价越来越高的前提下,政府还是应该多加引导,在古城中多增加历史文化元素,保持古城民族文化特色,不要让古城变得太过商业化。至于古城未来的发展,当然是要保持民族文化的根本不能丢,才能让古城长久地保持吸引力。

律师说法

房东不能单方面解除协议

云南榆泰律师事务所李发祥律师说,根据法律规定,房屋发生买卖的情况下,原租赁合同对新买主仍然有效。俗话说,“买卖不破租约”,租户可以要求新买主继续履行与原房东签订的租赁协议。

“根据法律规定,合同解除的方式有两种:双方协商一致解除;通过法院判决解除。如果签约双方其中一方不同意,另一方单方面解除不了协议。如果其中一方单方面违约已既成事实,另一方可要求违约方在支付违约金的前提下,续继履行合同。”

李发祥说,“户外玩家”和“土上文化”的房东单方面解约都是不成立的,可以通过走法律途径,由法院判决房东继续履约。

记者手记

古城人需继承更须传承

早在1000多年前的唐代,就是地方民族政权都城的大理古城,集中了大理白族文化的精髓,完整地保留了大理历史风貌,是大理历史文化、宗教文化、建筑文化最为集中的展示区,同时也是滇西北重要的旅游集散中心和全国各地游客的旅游目的地。

大理优美的环境,宜人的气候,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北(京)、上(海)、广(州)不少成功人士放弃都市繁华生活,到大理古城来,找一个安静的居所,享受生活。尤其是闹中取静的大理古城人民路,全世界的“文艺”青年,都把这里当成了享受心灵自由、生活自由的“梦工厂”、“乌托邦”。

德国哲学家康德曾经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东西最能震撼和充实我们的心灵,就是头顶的星空和心中崇高的道德。在大理古城这样的一座文明古都,却频频发生房东毁约涨租,甚至强赶租户的事件,丧失了古城居民最令人引以为豪的诚信美德。

一个守法制、讲诚信的社会,才称得上是文明的社会。生活在古城中的人,继承了祖先留下的独特建筑和独一无二的环境,但更应传承它的文化和精神,而诚信肯定是这文化和精神的其中一块重要基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josema]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