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赛维深陷欧盟双反危机 变卖资产维持生计

欧盟委员会上周同意对中国太阳能面板征收惩罚性关税的消息,给了已在破产边缘挣扎的江西赛维LDK当头一棒。在本次决议中,欧盟对江西赛维开出了高达55.9%的进口税率。

没人知道彭小峰此刻的心情。这位前中国能源首富在3月7日重新恢复在江西赛维LDK的董事长职务以来,已经两个月没有公开活动的消息了。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20亿美元的短期债务和欧盟的双反大棒,将把这家全球产能最高的太阳能硅片生产商再次推进复苏迷途。

双反噩梦

虽然知道这一天会来。但当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为世界带来光明的中国太阳能产业还是被黯淡笼罩。

赛维处在欧盟双反风暴的中心。

在已经公开的草案副本中,欧盟委员会同意对进口自中国的光伏产品征收平均税率为47%的临时性惩罚关税,于6月6日生效,这一税率远高此前市场预期的30%。据了解欧盟这次反倾销行动,对中国最大的几家光伏企业开出了比平均税率更高的惩罚性关税。其中江西赛维LDK太阳能被征收55.9%的惩罚性关税,高出尚德太阳的48.6%。

去年9月和11月,欧盟委员会分别启动对欧盟从中国进口的太阳能电池板的反倾销和反补贴(双反)调查,这被业内人士称为欧盟历史上涉案金额最大的“双反”案件。

欧盟是全球最大的光伏产品市场,目前太阳能电池板相关产品的出口已占到中国对欧盟地区出口的很大一部分。尽管2012年全年,我国太阳能光伏产品对欧洲出口额同比下降45.1%至111.9亿美元,但这仍占我国光伏产品总出口额233亿美元的近一半。今年1到2月,我国对欧洲的光伏出口额达12.7亿美元。然而加征进口关税将给中国的光伏企业带来沉重打击。目前中国的光伏企业亏损累累,而且正艰难地对近五年来为增加产量所欠下的巨额债务进行再融资。

以赛维为主的中国光伏企业第一阵营,在与欧盟的交手中,再度失守。

从去年8月份起,由于接连遭受到欧美的双反压力,中国光伏产业一片萧条,大部分厂家停产。为了对抗欧盟,赛维牵头推动向商务部提出申诉,要求对产自欧盟的多晶硅进行反补贴、反倾销调查。此后商务部决定对原产于欧盟的太阳能级多晶硅,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立案调查。消息传出后,被认为是中国光伏企业对欧盟双反的反制,一时间让行业振奋。

在欧盟对中国企业开出了高额惩罚性关税后,赛维们盼到了官方的表态,中国商务部向欧盟喊话称,“如果欧方对产品设限,中方将切实维护中国企业的利益,希望欧方慎重采取措施。”

至于中国对欧盟的反制进展,截至目前为止还处于调查期间。分析人士称,欧盟的惩罚性高关税,或将成为压倒赛维的最后一根稻草。

赛维危机

欧盟的惩罚性高关税,对处于内忧外患中的赛维来说,不谛于是雪上加霜。

在业界看来,赛维已经走到了破产边缘。

上个月赛维交出的2012年第四季财报显示,其去年第四季度净销售额为1.359亿,同比大降67%。第四季度公司净亏损额已达5.17亿美元,这已是赛维连续第七个季度业绩亏损。而且成为各家已披露去年业绩的光伏公司中业绩最糟糕的巨头。

比亏损更为紧迫的问题,是不断扩大的债务压力。财报显示,截至2012年底,赛维LDK拥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9830万美元,短期借款、到期的长期贷款以及票据为20.9亿美元,总资产为52.75亿美元,但其总负债却已高达54.2亿美元,资产负债率上升至102.7%,处于事实上的资不抵债境地。这意味着赛维LDK随时可能面临破产风险。

经过梳理可以看出,赛维的负债这几年节节攀高。该公司总负债在2007年为6.16亿美元,2008至2010年其负债分别为25.83亿美元、35亿美元、44.7亿美元,而到了2011年负债达到了惊人的60亿美元。

而过去的2012年,不断高筑的债台更让赛维疲于应对。一方面,依靠政府的频繁“输血”来解燃眉之急。先是新余市政府向赛维等当地光伏企业提供2亿元人民币财政扶持;紧接着去年5月2日,江西省有关部门与赛维达成协议,前者将提供20亿元人民币以支持后者渡过难关;去年7月,新余市政府又利用一笔“赛维LDK稳定发展基金”为赛维垫付了5亿元。

赛维内部人士说,这些钱基本用于还债,用于公司经营的资金仍然十分紧张,公司去年在西部地区拿下的一些光伏电站项目都因无钱建设,而开始陆续转让给其他公司。

一位从赛维离职的人士表示,从2011底开始,公司就开始大规模拖欠员工工资,在春节时,一些管理层也没有领到提成和奖金。管理人才开始纷纷从赛维离职。

该人士说,赛维的实际情况可能比公布得还要糟糕。他表示,公司虽标榜总资产52.75亿美元,但其中多个生产线已使用多年,已严重贬值,如此算来这些设备需要打上三四折才是其真正的价值,因此,这52.75亿美元中大有水分。

更大的不确定危险来自于债务违约风险。4月16日,赛维宣布未能全部兑现4月15日到期本息合计2379.3万美元的可转换债券。

在一位光伏行业分析师看来,赛维首次出现违约,表明债务风险已经被引爆。“你想,现在连2000多万美元债务都能违约,赛维今年一年需要偿还20多亿美元债务。它还得起吗?如何还?”

上述人士认为,在这么大体量的债务压力下,赛维违约的状况还有出现的可能。“这意味着债权人可以到法院起诉申请赛维LDK破产。”

卖“身”求生

当赛维创始人彭小峰在2007年以400亿的个人资产折桂中国新能源首富时,他不会想到,今天他需要变卖资产来维持赛维的生计。

作为曾经的银行和政府的座上客,赛维得到过多家银行和地方政府在资金上的支持。靠着这两个靠山的担保,赛维曾顺利在去年前三季度总计偿还各种借款208亿元。

但那样的风光已经不可能再来。

一位光伏企业高管表示,虽然新余当地政府在赛维公司的流动性危机中显示了较强的外部支持意愿,但此前新余市政府将赛维5亿元贷款债务列入财政预算由专项财政基金先行垫付的举动,引发了较大的舆论阻力,政府继续支持面临的压力较大。

而在市场冰冻和产业调控双重压力下,赛维一直居高不下的资产负债率让不少小型银行从赛维融资团中撤出。众多大型银行也纷纷开始收紧对光伏放贷的口子,银行业向光伏业输血的管道已经被关闭。

显然,留给赛维的生路只有自救图存。窘境之下,赛维选择通过出售资产及大规模低价甩货来筹措资金以求渡过难关。

2012年10月份,赛维将其三个太阳能屋顶电站作价1.4亿元转让给新大新材,以冲抵相应金额的应收账款。并且与恒瑞新能源有限公司签订以每股0.86美元购得19.9%股份,后者40%股权由新余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拥有。

此外,赛维还将在公司总部新余市开发的价值数千万元的多处楼盘作价转让给当地多个供货商。

为回笼资金,赛维还在国内外市场大规模低价甩卖公司产品,这一点从公司财报中便可看出端倪。去年一整年,尽管硅片及电池组件销售量各季度都在上涨,但毛利率却一路下滑,2012年第三季度为-11.2%,到第四季度就陡然下降到-60.5%。这一毛利率相对于目前全行业1%—5%的平均水平差距巨大。“卖得越多亏得越狠,这只能说明赛维以远低于成本的价格疯狂甩货。”一位业内人士如此评价。

赛维最近的大动作,是将子公司合肥赛维作价1.2亿人民币出售给合肥市政府旗下企业,并为这笔交易计提8000-9000万美元的净亏损。据公开资料,这个投资25亿元、产能1600MW的项目,曾夺得全球规模最大单体光伏项目桂冠,更被视为赛维巅峰时期的扛鼎之作。

除此之外,赛维还在4月下旬宣布完成向福来投资公司出售2500万份新股的交易,获得2580万美元的现金。福来投资是由中国商人郑建明在香港运营的投资企业。郑建明已经在3月底购入赛维太阳能的1700万份股票,周五宣布的这一次交易使得他的总持股数达到4200万份,相当于赛维太阳能总股本的21.6%。

上述数据显示,作为中国最大的太阳能企业之一,江西赛维太阳能公司自2012年10月起已经出售了超过三分之一的资产。而变卖资产获取的现金,唯一的用途是用于偿还债务。

彭小峰的梦想与现实

5年前,当32岁的彭小峰坐上了新能源首富的头把交椅时。那一刻他的光芒超越了尚德的董事长施正荣。事实上,30岁之前彭小峰已身家过亿。

1997年,22岁的彭小峰怀揣赚学费出国留学的梦想,只身前往苏州创业。不曾想到的是,一步一步走到了另一个目的地。

依靠之前在江西吉安外贸进出口公司3年的工作积累,彭小峰从老客户手中获得订单,做进出口代理。短短数月后,从贸易转向实业,创立了苏州柳新集团,在苏州自己生产手套,并一路从针织手套、化工手套、各种材料手套,扩展到各种服装、眼镜、口罩……

2004年,创业7年后,彭小峰旗下企业出口额超过10亿元,员工膨胀到近万人,完成了从2万到上亿元的资金积累,成为亚洲规模最大的劳保用品生产企业。

这一年,彭小峰30岁。而立之年的彭小峰开始考虑转型的问题,期望通过舍命一搏,让自己的企业有朝一日与微软英特尔齐名。于是他舍弃了从事多年的制造业,改行从事在外人看来是高科技的太阳能发电行业。

2005年,彭小峰启动5个亿资金,打造太阳能产业——江西赛维。欧洲市场需求爆发给赛维带来高速成长的机遇。顺风顺水的赛维在成立两年后,于2007年6月成功在纽约上市。彭小峰也坐上了当年的新能源首富宝座。

然而,让彭小峰没有想到的是,他一手打造的光伏王国--赛维,从巅峰走向了衰败,来的这么快。

受到金融危机、产能过剩的影响,赛维这家昔日巨头的股价已从2008年的40多美元/股跌至目前的1.2美元/股,市值缩水90%以上,深陷亏损之中的赛维如今已濒临破产。

赛维之所以走到今天的地步,与彭小峰战略失误有关。

2007年,彭小峰领导的赛维在美国上市之初,公司运行状况良好,而且已是国内最大的多晶硅硅片生产企业,产品畅销一度供不应求。但彭的野心不止于此,他的目标是做一个打通上下游的光伏帝国。

而这也是当时中国光伏行业的一股潮流,尚德、天合等都宣布将进行全产业链战略。不过,这些公司最后都因风险太大取消了这个战略,唯独赛维不顾一切地选择了进行到底,而隐患也就此埋下。

一位离职人士称,刚开始,彭的战略是想打造全产业链,但后来事情的发展已超出他的控制范围,硅片厂的扩张,让赛维的硅片开始滞销,他为了刺激销售,只得向下游大规模扩张,把库存的硅片用来自己生产电池,而后加工成组件,但这反而面临着与尚德、英利等电池、组件公司更为激烈的竞争,所以赛维的组件也销路不畅,如此形成恶性循环。

熟悉彭小峰的人士说,彭在业界素有光伏狂人之称,他喜赌、擅赌、敢赌,赛维就是他人生中的一个赌局,赌赢了就是一个传奇,只不过如今看来,这个赌局落败了,危机四伏的赛维已无可避免地被逼到了重组的境地。

对外界的质疑,彭小峰曾自比乔布斯。他说,现在人们看他就像十年前看乔布斯,业界对他多有误读和歪曲,他终究会用事实来证明自己。但现在,巨额的债务和产业黯淡前景,已经难以给实现比肩微软与英特尔的时间和机遇了。

在腾讯财经发稿前,曾承载了彭小峰光荣与梦想的投资高达25亿元的合肥赛维在停产半年后全面复工。不过,这座倾注了彭小峰很多心血的子公司却不断在向回厂报到的员工解释,“现在的合肥赛维属于合肥国有,与江西赛维没有任何关系了。”

5月13日零点,彭小峰在微博上写上了一段话,让外界看到这位光伏狂人在内忧外患下的心理历程:人生在世,短短几十朝,拼的是一世,混是一世,只是所经历的过程不同。拼的过程中必然会有阻力,会有疲惫,也必然会有成功的喜悦,丰硕的成果。混的生活,则比较平淡,寻常日子,平坦的道路,却是没有激情,没有痛彻心扉的经历!(腾讯财经姚江波 发自北京)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unclew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