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坦纳:采用CPI不是改革社会福利项目

[导读]如果连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被政府社会福利项目用来计算合理增加的生活成本,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方法将会减缓这些项目开支的增长幅度

迈克尔·坦纳(加图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奥巴马总统已经接受了把“连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想法融进其预算的做法,此举被广泛地赞誉为一个重大妥协。显然,这种想法起源于众议院共和党人,这件事情提供了更多的证据表明并非每一个共和党人的想法都是好的。

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是用来衡量通货膨胀的,其衡量基础就是在给定的一段时间内,人们购买商品的成本变化。基本居民消费物价指数关注一揽子商品,包括食品,住房,衣物和汽油。反过来,居民消费物价指数可以用来作为各种各样政府计划的基础,诸如调整社会保障、退伍军人福利和食品券的生活成本等等。“连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想法具体来说,就是如果购买一揽子里面的商品成本有所增加的话,那么社会福利应该以相同的速率上升,只有这样才能使得社会福利水平保持不变。

然而,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认为采用传统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作为衡量工具不能够如实反映人们真正的生活方式。例如,当价格上去了,人们有时购买更便宜的替代品来维持以前的生活水平(比如,如果增加牛肉的价格,人们可多吃些鸡肉来代替牛肉)。而连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却试图在计算经济发展中真正的通胀水平时,能包括以上所述人们的消费行为的变化。

正因为如此,连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在一般情况下,要比传统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低约25至30个基点。因此,如果连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被政府社会福利项目用来计算合理增加的生活成本,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方法将会减缓这些项目开支的增长幅度。

连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想法在共和党中大为流行,现在又被奥巴马政府接受。然而,如果我们转而采用连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或许会比传统方法节省一些财政开支,但是其数额很可能比通常预期的要少得多,例如,奥巴马政府提议限制连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方法的适用性,以此来保护那些低收入和弱势群体阶层。这样一来,将会减少财政支出大幅度削减的可能性。事实上,奥巴马政府预计在未来十年只会节省约一千三百亿美元。如果我们考虑到,仅仅社会保障一项就面临总计二十二万亿美元的缺口,那么这样的方法对于我们所需的财政削减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虽然我们都希望尽可能准确地反映通货膨胀程度,但是这并不能成为我们转而采用连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一个借口。其实,我们过分关注通货膨胀衡量方法的话,有可能会捡芝麻而丢西瓜,忘记结构性改革的必要性。因为只有整体性的结构改革,我们才能够恢复社会保障长期的可持续的偿付能力。

当然,如果我们不改革福利项目,那么就不会有什么认真的尝试来减少日益严重的债务并且平衡联邦预算。奥巴马总统能够愿意大度的超越党派之见,接受反对派提出的诸如连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建议,确实值得称道。

话虽如此,然而,连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很有可能远远达不到预期节省开支的目标。而且,这些开支的节省将会以隐性税收增长的代价让数以百万计的中等收入的工人负担成本。因此,采用连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方法似乎是得不偿失的,因为它增加了很多痛苦却收益甚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appleli]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