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法国商人向中国捐赠兽首疑为中国奢侈品市场

[导读]2009年2月25日,法国佳士得拍卖行在巴黎拍卖中国圆明园流失文物鼠首和兔首铜像。(原标题:法大享归还鼠兔首良心还是利益?)

法国商人疑为中国奢侈品市场向中国捐赠兽首

弗朗索瓦-亨利·皮诺

法国商人疑为中国奢侈品市场向中国捐赠兽首

鼠首和兔首

  电影《十二生肖》中,成龙为寻找失落的生肖铜像一路出生入死。现实中,两尊生肖铜像的回家路亦是一波三折:被从圆明园抢走后,它们在海外流失了153年。这期间,它们失踪、被易手,被拍卖……而今,借着法国总统奥朗德4月底访华,终于踏上了归乡路。这次,是罕见的“归还”。

  奥朗德短短两天访华行程,签下了包括60架空客在内的中法贸易大单。但法国著名政治评论家哈斯基则认为,本次奥朗德访华只有一个意外之喜,那就是法国PPR集团CEO弗朗索瓦-亨利·皮诺宣布,将向中国“赠还”鼠首和兔首。

  2009年,当佳士得宣布拍卖这两尊铜像时,中法关系一度陷入了低谷。所以,《金融时报》在一篇报道中直言:当皮诺宣布将把两尊铜像归还中国的时候,他在改善中法关系方面的作用,已经不亚于奥朗德访华。

  在PPR集团宣布归还两个兽首的新闻稿中,最后一句颇为耐人寻味:“皮诺家族感谢佳士得全程参与并协助文物的回归。”

  也许不无关联的是,四年前“开罪”中国的佳士得,已在今年3月拿到执照,成为首家能在华独立开展拍卖业务的国际拍卖公司。

  1 滚雪球飙升的兽首拍卖价

  从1500美元到1000万欧元

  2009年2月25日,巴黎大皇宫内,一场拍卖会牵动着无数中国人的心。这场由佳士得筹划多时的专场拍卖会,拍卖的均是已逝著名设计师伊夫·圣罗兰及其好友皮埃尔·贝杰的藏品。2008年圣罗兰去世前,将其毕生珍藏赠与了曾经的同性伴侣、好朋友皮埃尔·贝杰。

  在藏品名录上,赫然出现了圆明园流失文物——鼠首和兔首铜像。

  这两尊铜像,本来和其他十尊铜像,一起屹立在圆明园内海晏堂前。十二生肖形象的兽首,分别置于身着朝服手持朝笏的人身像上。每到一个时辰,相应的兽首铜像口中就会喷水达两小时。正午十二时时,十二生肖兽首铜像则会同时喷水,场面蔚为壮观。

  “有一天,两个欧洲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一个抢掠,一个放火。”雨果在《给巴特勒上尉的信》中直言不讳地记录下了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劣行。三天三夜的大火,将圆明园烧成了一片废墟,兽首也被从人身像上砍下,从此下落不明。

  一百多年间,十二尊兽首不知流落何方。直到1980年,猴首和猪首才最先露面,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展出。

  上世纪80年代末,兽首铜像最初开始拍卖时,价格仅为1500美元。然而,因为铜像触动着太多华人的爱国神经,其价格一路水涨船高。到2000年,牛首、虎首和猴首三件被保利集团以3000万港元拍下; 2007年,当马首在苏富比香港预展中现身时,其起拍价已达到了6000万元。

  又过了两年,当鼠首和兔首在法国佳士得拍卖时,两件铜像的起拍价已经飙升至800万和1000万欧元,总价约为2亿元人民币。

  据悉,在圣罗兰收藏这两尊兽首之前,它们至少已有过两次易手,当佳士得宣布拍卖时,它们的主人已经是皮埃尔·贝杰。

  2 佳士得拍卖兽首开罪中国

  皮诺家族出手低调买下鼠兔

  这场拍卖会,从宣布消息伊始,就遭到了中国方面的强烈反对。国家文物局曾经明确要求佳士得撤拍;中国外交部也表示,中国政府高度重视非法流失文物的追索工作。在民间,近百名律师组成律师团,将佳士得告上巴黎当地法庭,但最终法院驳回了中国律师们的诉讼请求。

  在一片抗议声中,兔首和鼠首最终还是亮相佳士得拍卖会。

  开拍不到5分钟,两件文物分别以1400万欧元被拍走。出天价竞拍的是中国收藏家蔡铭超,但事后,他意外地放了佳士得的“鸽子”,以拍卖品是非法流失文物,无法申报入境而拒绝付款,两尊兽首最终流拍。

  因为这场拍卖,佳士得与中国的关系一度紧张,其在内地的商业活动也受到限制。

  这时候,一个很多中国人并不熟知的法国富商——皮诺出手了。

  兽首流拍之后,皮诺家族从皮埃尔·贝杰手中,低调地买下了它们。

  对于皮诺家族而言,购得这两件文物并非难事:伊夫·圣罗兰正是家族旗下的奢侈品品牌之一,同时,皮诺家族还是佳士得拍卖行的大股东。

  当问及两件文物购买的具体日期及金额时,皮诺家族的发言人对新京报记者三缄其口。但有外媒透露,其出价“略低于”当时两件文物的成交价。

  3 白手起家的神秘大亨家族

  从辍学农民到全球奢侈品王族

  皮诺家族是世界奢侈品行业的巨头。据《福布斯》网站今年3月公布的数据显示,皮诺家族坐拥150亿美元资产,在全球亿万富豪排行榜中位列第53,稳居法国第三大富豪宝座。

  与很多大亨家族不同,皮诺家族是“白手起家”的典型。从一无所有到如今富可敌国,皮诺家族仅仅用了50年时间。

  1963年,27岁的弗朗索瓦·皮诺以自己的名字创立了皮诺公司。那时,他的儿子,现在的家族掌门小皮诺,刚刚一岁。

  老皮诺是法国西部村庄的农民,15岁他从高中辍学,到了父亲的木材厂帮工。当时也许没人看好这个没钱没学历没资历的小伙子。

  父亲去世后,他卖掉了木材厂,后来又重新收回经营。他绕过中间商,直接与供货商和买家做生意,精明的商业策略令他开始发家致富。

  1990年代,在木材领域已经累积了巨大财富的老皮诺开始转型。1990年,他买下非洲贸易商CFAO;1992年收购法国春天百货;1994年,他合并了法国最大的邮购公司La Redoute,公司也由此正式更名为PPR集团。

  买下春天百货后,老皮诺迎来了事业高峰,经过十余年的拓展,春天百货已稳坐法国奢侈品零售商宝座。

  而皮诺商业生涯中最重大的一次胜利,要数他和法国首富贝尔纳·阿尔诺之间上演的Gucci(古琦)争夺战。

  阿尔诺拥有世界最大的奢侈品集团LVMH,他曾在路易威登与迪奥业绩低迷时廉价买下两者。

  在与LVMH打了近两年的股权官司后,2004年,PPR将古琦全盘收入囊中,为自己的奢侈品帝国奠定了坚实基石。2011年,PPR奢侈品业务收入49亿欧元,而古琦一个品牌就占了31亿欧元。

  除了古琦以外,PPR集团还拥有众多奢侈品品牌:皮具的宝缇嘉、时装的伊夫·圣罗兰、珠宝的宝诗龙等。业务遍布全球120多个国家。

  此外,皮诺家族还坐拥体育品牌彪马,控股拉图堡酒庄、佳士得拍卖行、法国电视一台,法国《焦点》杂志等。

  2005年,老皮诺退休,将家族生意交予其子弗朗索瓦-亨利·皮诺打理。小皮诺再次带领集团进行了成功的收购与业务剥离,并在今年将PPR集团更名为Kering,中文名为“开云”。

  除了做生意,老皮诺也酷爱艺术收藏,他拥有欧洲最大私人收藏博物馆。他有2000多件藏品,还以自己的名字成立了艺术基金会。对于全球艺术品的市场走向,老皮诺拥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4 中国奢侈品市场对皮诺家族吸引力巨大

  一次成功的中国市场公关?

  但商人的眼光,永远不会游离市场,艺术,只是爱好。

  据麦肯锡预测,2015年中国奢侈品消费将达270亿美元,成为世界最大奢侈品市场。这样的市场规模,对任何一家奢侈品集团来说,都是巨大诱惑,PPR集团也不例外。

  在皮诺奢侈品世界版图上,中国占据着重要地位,中国近年来已成为其最大的也是增速最快的奢侈品市场之一。

  2012年,PPR集团的全部收入中,除日本之外的亚洲地区贡献了四分之一,中国市场的强劲推动功不可没。

  今年4月,PPR公布了其第一季度的收入财报。占据集团全部销售收入四分之一强的古琦品牌,在华销售增速为10%。相比全球平均3%增速,中国区业绩可谓骄人。

  如此广阔的市场前景,使得奢侈品牌争相逐鹿中国市场。PPR旗下诸多奢侈品品牌早已进驻中国多年,2012年底,其又收购了首个亚洲品牌:中国珠宝品牌麒麟珠宝。这是该集团首次收购中国公司。

  因此,当奥朗德开启首次访华之旅时,随行的60多位法国企业家之中,出现了PPR集团CEO小皮诺的身影。

  在接待奥朗德访华举行的晚宴上,小皮诺透露,他要将两尊兽首捐赠给中国。

  在中国奢侈品咨询公司(China Luxury Advisors)联合创始人芮妮·哈特曼(Renee Hartmann)看来,这一举动体现了皮诺家族对中国市场长远的战略打算。

  “皮诺家族意识到兽首事件的敏感性,并表达了实质性的善意。他们不仅极大地改善了与中国政府的关系,而且提升了其在中国市场的公众形象。”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芮妮表示。

  还有一个重要的市场动向是,最近中国政府的反腐举措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奢侈品的销售。PPR集团第一季度的销售增幅仅仅为预期增速的一半。近日小皮诺更是透露,2013年将停止古琦品牌在中国的门店扩张。

  与反腐关联在一起,也导致一些奢侈品公司形象受影响,在此前的公共事件中,爱马仕、玛莎拉蒂等诸多品牌已经纷纷中枪。

  在这种情况下,芮妮认为,这次捐赠将会大大提升PPR集团的正面形象。

  同时,芮妮表示,尽管中国市场的奢侈品增速已经不如之前那样强劲,中国消费者仍然对奢侈品全球市场拥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尤其是那些海外旅行的中国游客,后者贡献了中国奢侈品购买量的60%。

  在芮妮看来,这次捐赠也会为那些处于上升期的品牌拓展市场提供良机。“开云集团(PPR)旗下,既有古琦这样在中国市场已经非常成熟的品牌,也有一些还处于上升期的奢侈品品牌,如宝缇嘉、布莱奥尼、巴黎世家等等。这些品牌都会从这次捐赠中获益。”

  芮妮说,皮诺捐赠两件文物,为中法关系架起了一座善意沟通的桥梁,但“借助捐赠,PPR集团也做了一次成功的宣传,旗下诸多品牌因此更加为人熟知”。

  ■ 链接

  佳士得的“反省”

  从中受益的可能还有佳士得。

  四年前,佳士得拍卖两尊兽首,引发了中国“众怒”。四年后,当小皮诺向国家文物局官员表示捐赠意愿时,佳士得中国大陆负责人蔡金青陪伴在一旁。

  佳士得进驻中国市场已有20多年,2009年风波之后,佳士得一直尽力修补与中国政府及市场的关系。

  3月29日,佳士得在中国正式取得了拍卖执照,成为第一家可以在中国独立开展业务的国际拍卖公司。在获得执照三周后,佳士得的大股东就宣布了向中国赠送兽首的决定,无法不令人将两件事情联系起来。

  但“事实上,这是一个家族的决定。”蔡金青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解释道。“佳士得非常支持皮诺家族的决定,但这与佳士得在中国的业务以及最近相关声明没有任何关系。”

  尽管否认了归还兽首与拍卖执照之间的关系,但蔡金青也不否认佳士得为促成兽首回归所做的努力。“佳士得以中间人身份促进这一进程。”她表示,佳士得对兽首回归感到“欣慰和自豪。”

  蔡金青坦言,四年前的那次事件,对他们触动很大。“关于兽首事件,我们已认识到这对我们在中国的声誉产生了巨大影响。”她说,佳士得也在此后的四年中,对文化遗产的复杂性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新京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fengnianhan]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