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林:壹基金阶层崛起

[导读]壹基金的理事会已经是一个涵盖地产、金融、IT、饮食、学界、文艺界精英的小圈子。一次次的赈济,这个精英圈子在不断地扩展

4月20日,雅安庐山,山崩地裂。

当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赶赴雅安时,人们将目光聚焦到李连杰跟郭美美身上。

郭美美,曾经因为商业红十字会总经理的头衔,将整个慈善界搅的天翻地覆。这个喜欢炫富的女人,她甚至可以晒出五百万的赌场筹码。钱从何来?善良的人们担心有人将善款拿去博红颜一笑。郭美美的头衔跟炫富到底怎么搞到手的?她说她有一个疼她的神秘干爹,顿时节操碎了一地。那一年,郭美美伤透了善良的心。

庐山地震,红十字会的义工在深圳街头为灾区募捐,行人匆匆走过,募捐箱看上去空荡荡。人们想起了郭美美,想起了她跟富家子弟斗富五百万赌场筹码的那一出。有人在捐出的人民币上写下一句话:此钱捐给雅安灾区,贪污死全家。善心被欺骗,最终是公信力如手纸。时间没有冲淡人们的失望,郭美美的杀伤力依然巨大,4月20日下午四点,红十字会收到个人善款213笔,共计34567.62元。

红十字会尴尬地收到三万多元捐款的时候,腾讯、阿里巴巴中国平安招商银行、万科、史玉柱潘石屹(微博)夫妇等一大批的知名企业跟企业家,通过壹基金捐款超过千万。地震第一天,壹基金共收到23万人次的爱心个人和企业捐赠,募集总额超过1511万元。潘石屹的老婆张欣悠悠地说了一句:“他们做事可靠。”红十字会社监委发飙了,提请重新调查郭美美。

当地震、暴雨这样的天灾发生时,我们看到了泪水伤痛,更看到了慈善的爱心。企业跟个人慷慨捐赠,离不开一个社会整体的发展。邓小平曾经说,改革就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让先富带动后富,最终大家共同富裕。邓老爷子的理想在慈善方面现形了,因为公益慈善是把财富再分配给弱势群体。

红十字会的尴尬跟壹基金的一骑绝尘,表面看是郭美美伤透了慈善的心,李连杰的名人效应为壹基金赢得了公信力。两个人在慈善界的战争背后,是两个阶层的演化。想当年,官方色彩的红十字会垄断了慈善爱心,你愿意跟不愿意,你的爱心只能通过红十字会这个通道。随着社会、经济发展的多元化,爱心通道在经济基础的支持之下,人们对自己的爱心表达有了更多的选择,比如壹基金。

壹基金诞生于2007年,成立之后活跃在汶川地震、玉树地震、北京暴雨、云贵甘旱灾、日本地震、朝鲜灾害等等灾难现场。壹基金现在拥有一大批的支持者,翻开理事会名册:万通董事长冯伦、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蒙牛集团创始人牛根生、万科董事长王石(微博)、影视巨星李连杰、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周其仁

4月21日,身为壹基金理事的王石发布微博:在2013年中国绿公司年会上,阿拉善、亚布力中企论坛、中城联盟、欧美同学会、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万科、万通、、阿里巴巴等企业家组织和企业联手壹基金发起募捐,援助雅安灾区,第一批金额超过4000万元。不难看出,改革开放后崛起的企业以及企业家们,正在壹基金这个平台上,以慈善之名形成一个新的社会精英阶层。

在古代,一遇到灾难发生,官府都会出面倡导士绅捐钱捐物,最终统一由政府调配赈济,人们喜欢将这种形式叫“官赈”。那些私自向灾民施粥、提供住宿的基层士绅一旦官赈开始,他们就会自觉地停止自己的爱心施舍,因为官府担心基层精英们借赈灾笼络人心。官府担心基层精英会暗中救急灾民,他们经常会强迫士绅向政府捐输钱粮。

历史永远都是向前的。到了晚清丁戍年,北方赤地千里,直隶总督李鸿章、陕甘总督左宗棠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他们不惜将海军军费、西征新疆的军费挪出来赈灾。因为两次鸦片战争跟太平军起义后,满清朝廷的公信力已经消失殆尽,朝廷财政早已破产,苛捐杂税搞得民营资本怨声载道。丁戍奇荒发生后,以江浙、广东为首的商帮拒绝将钱粮交给地方官府,河间府地方官员最后穷凶极恶,强行摊派,最终闹到紫禁城。

面对北方饿殍遍野的惨景,江浙、广东商帮一开始自行成立救灾组织。李鸿章派出心腹盛宣怀平息了河间府勒索官赈后,盛宣怀以私人身份跟商人们接触,商人们迅速团结到盛宣怀周围。一个庞大的民间慈善组织快速形成,他们成了丁戍年赈灾的主力。赈灾过程中,这个商人精英圈子逐渐向李鸿章靠拢,不少商人成为李鸿章推动晚清改革的主力军。

商人在古代没有地位,可是到了晚清形成了一个慈善圈子,这一批先富起来的商人,他们通过慈善相互交流信息,相互拆借资金,他们不断地在政治跟经济领域表达他们的思想跟主张,这个圈子逐渐形成一个改革的精英阶层。纵观晚清,可以发现丁戍年赈灾圈子成为煤炭、钢铁、金融、纺织、航运等行业的主导者,晚清的政治跟经济改革政策、路线都是这个精英阶层的意志主张。

改革开放后,中国商人经历了战战兢兢求生存,小心翼翼求发展的漫长过程。在改革开放之初,商人唯一可以表达的就是埋头赚钱,他们没有自己的思想表达,即便有也埋在心底。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第一批创业者已经积累了相当的财富,他们已经成为整个社会的精英阶层,财富在他们眼中已经变成了一种社会责任,这种责任除了对企业进行输导,他们更希望自己的责任向更宽广的领域的表达。

壹基金的理事会已经是一个涵盖地产、金融、IT、饮食、学界、文艺界精英的小圈子。一次次的赈济,这个精英圈子在不断地扩展。亚布力论坛本身是一个企业家跟学术界的圈子,企业家俱乐部是企业家圈子,欧美同学会是一个涵盖企业家、政治家、学术界更广的圈子,现在这些圈子的精英们都在向壹基金靠拢,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慈善爱心。

“他们做事可靠!”作为精英代表的张欣说出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壹基金更具有公信力。没错,以企业家为首的精英们在郭美美炫富之前,极少有对官赈代表红十字会有异见,可能他们早已看不惯官赈的不透明,甚至怀疑官赈存在腐败,但是他们惟一可以选择的就只有红十字会。随着财富的积累,社会的多元化,精英们逐渐有了自己的认识主张,他们需要通过自己的表达来确立这个阶层的意志。

壹基金的创始人李连杰说,对于一个年轻的公益组织,收到这么多信任与重托,更像抱着一枚炸弹,压力巨大。没错,官赈已经令人失望,壹基金现在承担的不仅仅是慈善爱心,更重要的是一个精英阶层的意志主张。“认真、仔细地处理,才不会产生负面结果。”李连杰确保壹基金公信力的惟一选择就是,“要对得起良心,结果一定美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appleli]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