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又是四川。

地震总是突如其来的。这一次地震震中距2008年四川汶川仅仅140公里,地震局仍然没有任何预报。

地震到底能不能预报?这个问题只能由地震局专家回答,只能由地震实践来检验。如果气象局报的天气预报不准确,人们可以说三道四。地震根本没有预报,人们却无话可说。我们目前的地震预报水平就是这个样子,说什么也没有用。

在地震无预报的情况下,我们能够做的工作仍然很多,主要是两件事情:一是震后的紧急动员,抢救受灾群众生命;二是灾后重建家园。

这一次芦山地震,不幸中的万幸是发生在星期六的8时2分,人们大多周末休息,没有上班、上学分散在各自家中。8点多钟,很多人也已经起来或出门上街,多了几分钟逃难时间。当然,最主要的是地震只有7级,比上一次汶川地震小了1级。这一级关系重大,多少人逃过了生死一劫。

从报道中,我们知道已经有180多人在地震中遇难,上万人受伤。我们对逝者表示沉痛哀悼,对伤者表示关心和慰问。

地震中死伤原因基本上是由于建筑物倒塌所致。因此,无论是家园重建,还是新建任何建筑物,建筑物的抗震标准不能低于8级,这是一个不能动摇的原则。

近日看到一篇文章,作者王贵祥是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他批评中国建筑界的问题,希望能够与世界多一点联系,少出一点连“建筑三原则”都搞不明白的笑话。起因是他在本世纪初,看到一本国内权威的建筑杂志上有一篇文章开篇就说,早在2000年前,古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就提出了著名的“经济、实用、美观”建筑三原则。王教授指正说,维特鲁威在《建筑十书》中,明确提出的是“坚固、实用、美观”三原则,在后来的建筑理论发展中,又渐渐演绎为“持久、便利、愉悦”三项基本原则。这本应是建筑学专业领域的常识。

“坚固”也罢,“持久”也罢,到了中国某些建筑界专家那里变为“经济”,这可能有其历史上的政治经济原因,这里不进行深入探讨了。我看今天的建筑,还是回到2000年前的建筑三原则为好。如果不能坚持三项基本原则,至少坚持第一项原则,坚持“坚固”、“持久”,而不是偷换为“经济”。各行各业这些年讲经济太多了,讲得有点过头了。建筑不讲“坚固”,不讲“持久”,只讲“经济”,那是抗不住8级地震的,7级地震也抗不住。

芦山本来是汶川地震时的重灾县之一。5年时间过去了,一次7级地震,又检验出有那么多房屋抗不住地震,需要认真找一下原因了。现在中国的钢铁、水泥生产过剩,政府可以对地震灾区和广大农村地区实行一些特殊政策,提供一些免税甚至补贴的钢筋、水泥,让中国人居住的房子更加坚固一些,普遍达到抗8级地震的标准。住房坚固了,遇到地震时就能够少死少伤很多人,这里有经济账,也有政治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雅安地震企业捐款支援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baggiogu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