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保险公司空喊话 大病医保遇尴尬

近日34家险企获保监会批复取得大病保险经营资质,但由于承办大病医保的经营风险较大,榜上有名的三十多家保险公司中多数并不积极,不少公司处于犹豫观望中。

尽管当前保险公司在大病医保上“雷声大、雨点小”,但地方政府仍热盼商业保险公司的介入。“由于地方政府不敢过多使用社保和新农合的结余资金,大病医保很难展开,而保险公司的加入,分散了风险,会提振地方政府开办大病医保的信心。”一家正在进行大病医保试点的保险公司负责人称。

险企忧心经营风险大

近日,保监会公布首批承保大病医保的险企名单,130多家保险公司中仅有34家获得经营资质。中国人寿、人保财险、平安人寿、平安财险、太平洋人寿、太平洋财险、新华保险、泰康人寿(微博)等大中型险企均名列其中。其中人身险、财险公司各占半壁江山。

名单公布之后,4月17日,财政部与发改委联合发文,同意免征保险公司经营城乡居民大病医保业务监管费,这是继去年免征营业税后大病医保迎来的又一利好。

不过,《中国经营报(微博)》记者采访发现,尽管优惠政策频繁出台,多数公司实质性的动作还没有显山露水。部分公司如平安养老、华夏人寿等在已取得经验的基础上开始筹备大病医保,稳步探路。

华夏人寿早在2010年左右就参与了城乡大病保险项目,2013年第一季度,其城乡居民大病保险保费在团短险总保费中的占比达到13%。

获得大病医保经营资格后,华夏人寿设置了专门的健康险部,配置专业人员,在产品、系统、经营管理等方面做好基础建设,以总分联动的方式推动机构经办大病保险业务。

商业机构尽管从制度上入驻了大病医保,但现实的经营中能否真正分得一杯羹仍然是一个问题,事实上,保险公司对承办大病医保业务仍心有余悸。一位大型保险公司内部人士透露,公司曾和政府合作过补充医疗保险,政府主导之下,商业机构难有定价权,这让保险公司无法从源头上实现利益的对等。

“和政府合作,保险公司始终处于弱势地位,政府不按市场规则办事,是保险公司的一大心病,也使得公司赔付率较高。”上述人士举例,每年大病医保的剩余资金如何安排,重新放入资金池累计下年再用?或是提高赔付比例?保险公司在这些重要问题上都没有发言权,都由地方政府决定,甚至某些地方政府会将剩余资金拿走。

此外承办大病医保的经营风险较大也是部分公司顾虑的重要原因之一。“一方面,居民均可投保,但保险公司没有核保权和拒赔权,带病投保的风险加大,还存在过度医疗消费等问题。”该人士表示。

另一方面,大病医保的资金来源并不充裕。由于大病医保的保障对象是城镇居民医保、新农合的参保人,所需的资金从城镇居民医保基金、新农合基金中划出,不再额外增加群众个人缴费负担。从个人的角度看,并没有新增缴费负担,但医保结余资金是否够用令人心存疑虑。

新农合资金结余是大病医保的主要资金来源之一,数据显示,2011年新农合的当年基金使用率仅为83.5%,但2012年新农合使用率达105%,首次出现当期赤字。“这些因素都会导致保险公司经营风险加大。”上述人士认为。

尽管保险公司还在犹豫观望,但一位大病医保试点的负责人王静(化名)却发现,只有商业保险公司加入,当地政府才有开办的信心。

王静介绍,在偏远地区试点,地方政府参与积极性不高。“大病医保的资金来源是社保结余,但尽管县级单位有结余,却不敢提高老百姓的医疗福利。他们担心一旦提高医疗保障标准,超支部分没人管,因此地方政府没有动力开展大病医保。”

而商业保险机构的加入解决了县级政府的困惑。“大型商业保险机构有全国性的基金池,池子越大,风险越小,地方政府也就愿意来做了。”王静说,为了分散风险,该组织还与中国再保险集团合作,通过再保险,将超额的赔付分摊出去。

“就我们试点的几个项目中,大病医保的风险是可控的。”王静表示。

财险或对寿险产生挤出效应

尽管经营大病医保的风险较大,但其带动作用不可小觑。在云南等地的大病医保项目中,某大型保险公司在中标后第二年和第三年,在该地区的保费收入、市场份额均大大增长。

王静坦言,保险公司能够获得中标当地的发病率变化、居民的基本信息,当地政府对公司销售其他商业保险给予支持,有利于保险公司在大病医保的基础上二次销售商业保险。公司中标后,第二次、第三次中标的可能性更大,如此来保险公司可获得在当地的长久经营。

数据显示,大病医保的带动作用明显。大地财险总经理郭敏透露,大病保险保费2013年收入约为264.16亿元,如果考虑其带动作用,保守估算到2016年,此项政策对当年保费新增贡献为1041.14亿元,超过10亿的庞大参保群体将给商业公司带来巨大的潜在价值。

近期保监会批复了34家保险公司经营大病医保,其中人身险公司和财产险公司各占17家。业内人士担心,由于财险公司在报价上更有优势,这会对寿险、健康险公司产生挤出效应。

“产、寿的精算模型不同,导致针对同一种人身标的,其风险准备金、风险因子、资金利用方式均不同,因此报价与挤出效益也不同。在大病医保项目上,财险的报价比寿险有优势。”北京的一家财险公司高管表示。

该人士担心,在政府主导模式下,大病医保会陷入低价投保、价优者先得的恶性竞争中,最终使寿险公司、健康险公司被挤出。

“从特定业务竞标以及短期看,产险可能有一定价格优势。”一位参与大病医保的精算师表示,“但价格因素不是中标的唯一指标,个人认为占10%~15%。即便财险在成本上占优势,在专业上、服务上寿险和健康险公司更有优势。”

这位精算师认为,价格归根到底是紧密围绕医疗消费水平波动,即便产、寿险竞争,也不可能有持续的、较大的偏离,否则业务不能健康持续发展。

一位参与过城乡大病保险项目的公司高管提醒记者,开展大病医保更应该注意过度医疗消费的问题,商业保险公司对医疗服务过程缺乏有效监控手段,这将影响大病医保的实施效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lilyqia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