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租车三大引擎蓄力 打通产业链玩转重资本

本报记者 赵娜 北京报道

2012年的4月,面对美国资本市场对企业价值的严重低估,神州租车董事局主席兼CEO陆正耀毅然放弃流血上市,撤回上市申请,拉着投行的哥们跑出去疯玩了一天。

在美国的一家湖南菜馆用餐时,投行人员抱怨:“你们和传统项目不一样,传统项目上不了市就会骂投行。”

陆正耀此时显然不能兼顾投行人员的心理感受。他始终认为,上市过程等同于“买卖关系”,卖不上好价钱索性先退出来。

而回国后不久,陆就碰到了有诚意的买家。2012年7月,神州租车和美国华平投资联合宣布,华平向神州租车投资2亿美元购买股权。华平方面的人士透露,交易价格接近神州租车的上市期望,“更好的反映了神州的价值”。

此时的神州租车,可谓背靠联想控股和华平这两棵大树,它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继续加速前进吗?

引擎一:规模扩张优化成本结构

外界对租车行业的一致印象是“野蛮生长”。

作为中国最大租车企业——神州租车——领导者的陆正耀则坚信:“租车行业还是一个寡头垄断的行业,是典型的规模经济,强者愈强。”

神州租车就是规模扩张的典型样本:短短三年间,神州租车的车队规模从2009年年底的692台飙升到2012年年底的45000台。截至2012年12月,神州租车在国内66个主要城市和52个主要机场拥有600余个租车网点,服务个人客户约120万人、企业客户近万家。

规模扩张则意味着要放弃短期内的盈利。

在2011年年底之前,神州租车一直处在财务亏损的状态,2009年的净亏损为315.6万元,2010年为4333万元,2011年前三季度为1.18亿元。直至2012年4月,神州租车向美国SEC提交IPO申请更新文件披露,2012年第一季度神州租车的净利润为530万元。

当记者问及2012年全年的盈利情况时,陆正耀给出的答案——“微利”也证实了这一点。尽管神州租车的营收继续增长,但2013年将继续保持微利状态,以将资金继续用于扩大车队规模。

陆正耀分析,影响租车用户做决策的三个要素分别是价格、便利性和车况。而神州租车两年扩大的车队规模则带来了采购价的降低、更多的车辆配置和车辆置换周期的降低,对应的是租车价格的降低、租车网点的增加和较优的车况。

车队规模的扩大带来的另一个重要利好,则是成本结构的下降。

所谓成本结构,是指产品成本中各项费用所占的比例或各成本项目占总成本的比重。分析产品的成本结构,可以寻找进一步减低成本的途径。

在租车行业,租车企业的成本结构则主要包括四大项:折旧成本、运营成本、营销成本和行政管理成本。在此前神州租车前几年的成本结构中,折旧成本约占32%-33%,维修、门店成本占28%左右,营销成本占18%,行政管理成本占23%。

同样的产品,如何通过降低成本结构来降低定价,进而通过价格吸引更多的用户?同样的价格,如何降低成本项目所占的比重,提高利润空间?

折旧的计算方式是买入价卖出价的差值,与使用时长的比值。车辆的出售价格主要由市场价格决定,买入价格则由采购规模决定。因此,同批次车辆的采购数量越多,则采购成本越低,折旧成本越低。

据了解,汽车租赁行业传统的折旧成本为35%左右,几乎是最大的一块成本支出。而在神州租车,其一家企业订单去年就有近2万台,“买一百辆车,与买一万辆车、两万辆车的成本差距有多少?可想而知。”陆正耀称,神州租车的折旧成本约为百分之二十。

运营成本与门店、车辆维修和保险等支出相关,决定因素是单店运营效率、成本控制效率和维修效率。租车行业不仅是资金密集型的重资产行业,更是劳动力密集型行业。以神州为例,其员数已接近6000。为了提高精细化管理,2013年,神州租车在管理运营系统上的支出将达到约7000万元。

规模化同时摊薄了营销成本和行政管理成本在总成本支出的占比。从2010年到2011年,神州租车的市场营销费用从18%降到12%,行政管理支出从23%降到18%。

成本结构的降低意味着神州租车有更多的资金可以用于购买新车和获得盈利。

引擎二:打通租车产业链

当年年底,神州租车的车队规模由2009年年底的692台一跃超过了10000台。2011、2012年年底的车辆数则分别达到了26000台和45000台。按照之前神州租车车辆两年半的置换周期,2013年神州租车需要消化2万-3万辆二手车。

国内尚无完善的二手车销售体系,如像过去一般将二手车简单的抛向市场,价格损失较大、市场的消化能力亦有限。于是,神州租车于2012年10月份开始构建二手车交易体系,主要销售“车辆在15个月以下、行驶里程少于4万公里,无大事故且有完整的维保记录”的“准新车”。

陆正耀希望通过设立自有二手车交易业务,将车辆的置换周期由过去的两年半缩短到18个月。这样,一方面保证用户能租到车况较好的车辆;另一方面通过缩短采购周期增加采购规模而进一步降低新车的采购成本。

开展二手车交易的成果也颇为乐观。2012年10月到11月,二手车业务的成交量分别超过了100台、200台和400台。而2012年3月的月成交量则达到1000台。

“按照财务要求,我今年需要出2万台车,但是我自己希望能出2万-3万台车。”陆正耀介绍。

在此前近四年中,神州租车的主要功课是做“规模化”。规模的扩张带来的是与汽车厂商的议价权,这不仅体现在采购成本上,还体现在维修业务上。

“原来你很小,人家是不会管你的,现在到了我们这个规模之后厂家都会给我们授权。”陆正耀介绍,神州租车的维修业务均有厂家支持,所有配件都由厂家直接提供。与4S店“整车销售(Sale)、零配件(Sparepart)、售后服务(Service)、信息反馈(Survey)”功能相比,神州租车正式成为一家综合多个企业品牌的3S店——仅缺少新车销售功能。

自设汽车修理业务一方面降低了车辆维修成本,同时方便了管理,提高了车辆的库存率。

汽车维修行业的维修利润为30%-40%,这意味着,以神州租车今年5亿元的维修预算计算,2013年全年在维修方面的成本会节约近2亿元。

“对神州租车来说,产业链向上也是很有价值的。”陆正耀表示,彻底打通产业链需要规模的支撑,“没有规模,厂家一定不会给我们这个3S的认证;如果没有这么大量,我二手车体系是建立不起来的。”

近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陆正耀表示,神州租车2012年折戟IPO的原因有三,分别是宏观因素、中概股诚信问题以及企业打通产业链循环的商业模式是否能有效推进的质疑。当时,美国资本市场的投资者认为,神州租车商业模式的完整循环尚未走完,二手车能否顺利出售尚待考证。

对于宏观环境和中概股造假问题,神州租车无法凭一己之力改变。在租车循环的问题上,陆正耀能够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自建汽车维修和二手车交易业务。

早在2012年神州租车提交的上市申请中提到,有意自建二手车销售平台。而华平在投资后带领神州租车拜访巴西租车企业Localiza的经历让陆正耀更为坚信自建二手车业务的决定。

据了解,Localiza成立于1973年,是拉丁美洲最大的租车企业,在9个国家拥有共524个门店,拥有车辆近11万台,员工超过7000人。该公司于2005年在巴西上市,目前在巴西拥有超过40%的市场份额。

神州租车的大规模扩张始于2010年8月,当时,联想控股向神州租车注资1450万元,一举成为其战略股东。并在一个月后宣布以“股权+债权”的方式,向神州租车注入12亿元人民币。

引擎三:拓展融资渠道

根据罗兰贝格的数据统计,2005年中国租车市场的车队规模是4.8万台,2011年达到21.5万台。根据该公司的预测,到2015年,中国租车市场的车队规模将达到42.9万台。这意味着,从2012-2015年,车队规模将以18-19%的速度增长。这背后,则是对资本的强烈渴求。

“积累用户、产生利润、债权融资”,欧美市场租车行业的发展路径在中国被扭曲成了“积累用户、股权融资、野蛮扩张、股权融资……”车速递租车总经理曹晖早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美国的企业都是这样发展,积累、利润、融债。中国是快速发展,才有激进的股权融资方式。”

然而事实是,股权融资难以满足租车企业对资本的渴求。以单笔融资5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亿元)计算,这笔资金能够购买的车辆数仅为2000台左右。而以神州租车目前的体量为例,该公司今年计划新增车辆6万-8万台,除去消化的二手车,净增车辆为约3万台,需要资金则高达80亿元。

购车、开门店、管理人员、打造IT系统、收购其他租车公司,租车企业管理等每个环节都耗资巨大。迅速“催肥”的中国租车行业,如何寻找足够的资本以维系其高速增长?

债务融资是使行业回归正常发展速度的重要融资方式。而神州租车已经实现的方式包括:银行贷款、信托融资和融资租赁。

根据神州租车2012年初向美国SEC提交的上市申请文件,神州租车的借贷款主要来自于金融机构、资本租赁和贷款。截至2011年9月30日,神州租车向金融机构借款17.35亿元,通过资本租赁借款590万元,向联想控股贷款5.496亿元。神州租车在成长早期即能获得银行贷款,单一最大股东联想控股功不可没,因为上述借贷多与联想控股担保有关。

而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大和产业链的打通,神州租车已经成为金融机构眼中的“VIP客户”。神州租车获得的银行授信额究竟是多少?陆正耀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银行不让说,但肯定是过百亿了。”据其介绍,神州租车是众多中国租车企业中唯一一家能够大规模通过债权融资的公司。

信托融资是神州租车在2012年开始尝试的另一种债权融资方式。据了解,神州租车正在尝试在大批量购车时采用这种方式募集资金,通常单笔信托不会超过10亿元。

据华平投资负责神州租车项目的投资人介绍,目前神州租车的债权融资主要以银行贷款为主,近两年会有一部分信托融资,并逐渐启动融资租赁的方式。

曹晖对记者表示:“现在中国的租车公司,是靠股权融资以及靠股东的资源和担保来债权融资。但要发展到是靠企业自身的融资能力,标的物是车。”中国租车行业的债权融资主要通过金融租赁和厂方金融两种方式,两种方式均可将车辆作为抵押物,但目前中国不是所有汽车厂商都有厂方金融。

神州租车仍在探索着更多的融资方式,如企业债。神州租车的投资人、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刘二海向本报记者表示:“债权融资最好的方式是发行企业债,神州已经逐渐具备了这样的资格。”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pljcpe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