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坛:中国有对女性最友好的工作环境

在博鳌亚洲论坛期间,腾讯财经独家策划“博鳌三日坛”系列访谈,聚焦当前热点话题。诺亚控股董事长兼CEO汪静波、贝塔斯曼集团全球管理委员会委员龙宇做客腾讯“博鳌三日坛”,就职场当中的女性、女性领导者的未来角色等话题进行探讨。

两位女性在对话中均认为,其实在职场中没有性别之分。汪静波称,自己内心觉得在中国男女是非常平等的,龙宇也认为,中国对女性来讲是最友好的工作环境。

以下为对话实录:

中国有着对女性最友好的工作环境

腾讯财经: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博鳌亚洲论坛腾讯财经的演播厅,现在进行的是我们的特别节目博鳌三日坛,我们接下来将要讨论的话题是女企业家的未来角色。首先我给大家介绍一下今天来到我们讨论现场的两位嘉宾,一位是诺亚财富的汪静波汪总,另一位是贝塔斯曼全球集团管理委员会委员、中国总部首席执行官龙宇龙总。两位好,和两位很优秀的女性领导者在一起,我作为一个后辈有些紧张。我首先想请问一个问题,你们也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在自己成长的过程中有没有一位自己比较认同的女性领导者,如果有的话为什么,您最欣赏她哪一点?

汪静波:突然这么问我真想不起来,但是在我人生过程中肯定有非常多的女性榜样,比如我的母亲,还有我在工作中碰到的领导,也都是女性,让我从她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女性企业家也有很多,都是朋友,但是让我讲一个我还说不出来。

腾讯财经:您觉得自己比较喜欢或者认同的这类女性都有什么样的共同特征?

汪静波:我比较认同的或者说我作为女性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跟自己内心的结合,她是非常真诚的,而且她是在做自己,这样的人我都比较认同,其实不管是男女,我觉得都一样。

龙宇:我也觉得性别是回答这个问题的一个障碍,如果说女性领导者有启发的可能我一下子想不出来,但是像我们从童年时代走过来,可能很小的时候每个人都会用居里夫人做自己的激烈,因为她有非常强大的超越外貌的内在,那个时候是我们那个年代女孩子从小接受的教育观。如果要是说到领导者的榜样我倒不能一下子说出来一个例子,我会欣赏的领导者例如像乔布斯这样的非常偏执地去创造完全不需要的世界,但是之后大家就完全离不开他,或者是说在中国像柳传志先生这样成熟的火候和谋略等等,每个人不同的气质都给你很多的启发。对女性领导者的界定我现在没办法给出具体的例子来。

腾讯财经: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汪总没有谈到的具体的性别,你提到的两位企业家都是男性,是不是意味着目前来说男性和女性在领导者地位上的差别很大?这是不是一个反映?

汪静波:可能不是我的结论吧,我们都是70年代出生的人,我内心觉得在中国男女是非常平等的,我没有特别的感觉是因为我是女性,我或者被尊重或者被歧视都没有,我觉得好像都是一样的,从小就是在这个环境里成长起来的,所以我得不出这样的结论。

龙宇:我是这个观点的代言人了,其实非常有趣,因为我是在一个比较保守的主要是在欧洲和美国的几乎有两百年历史的公司里,原来的领导层几乎是100%的男性,所以我们公司后来成立集团管委会的委员,就是全球的委员会,当时有一个很大的要讨论的话题就是怎么样能让组织多元化,每次大家都要问我说中国的女性是怎样的不容易,我的回答一定是恰恰相反,反而中国对女性来讲是最友好的工作环境,自从1949年之后整个国家积累了60年下来的文化的背景和工种的接受度使得现在的自信的基础,经济的基础和对社会习惯的接受度,中国人其实在Professional的工作环境里面,专业领域里面性别的差异其实比其他国家相对而言是小的,这也同样在领导层这也是成线性比例的,也是相对的多一些女性管理着,女性领导者。

腾讯财经:就是毛主席给大家立了功,女性能顶半边天。我们这个论坛还是要讨论女企业家的角色,下面一个问题,如果一定要您和男性管理者去比较的话,您觉得女性有哪些优势以及哪些劣势?

领导者的性别差异并不大

汪静波:我觉得女性企业家的话有一个很大的挑战就是你工作角色跟工作角色的区分,因为不管你在工作中怎么强但是你回家还是妈妈、女儿和媳妇,我觉得在这一点上就要求你有非常强的区分能力能够让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找到平衡,这可能是比男性企业家的挑战和压力更大的。但是优势的话我觉得女性企业家从我来讲我觉得压力要小很多,如果做得成功的话,大家都非常认可你,如果做得不成功也没有什么压力,而且我觉得女性舒缓压力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男士不能哭,女士如果你碰到什么问题你也可以自己发泄一下,然后也有很多好朋友,女性的闺蜜也很多,购物也可以发泄你的这种情绪,所以我觉得有利有弊,但是总的来讲我很喜欢自己的性别,我很感谢爸妈把我生成女性,因为我觉得让你可以很舒服地来投入你喜欢的工作。

龙宇:汪总谈的是一个社会期待值、大众期待值和自我期待值的问题,其实女性不必要求的太高,如果超过这个期待的话就是一个惊喜,我也在一定程度上是同意的。但是其实我觉得女性在生理上、体能上还有先天的劣势,但是在沟通技巧上我觉得有天生的亲和力,现在的社会是开源的资源的社会,其实很多时候都不是你原创的和一意孤行的创造发明的时候多,你去协调、组织、集合、优化的行为更多一点,可能这是为什么现在女性能越来越多地发挥领导功能更加有效的一个原因吧,我自己是这样看的。当然我觉得女性解压的方式我非常赞成购物,比较少赞成哭泣,因为我常常说每个女性要规划自己职业的时候,不一定要做一个领导者,除了极少数事业是你最大满足的人之外,就不要给自己安排得太满,你可能真的要合理地规划你使到八成力能把这份家庭和工作能平衡的情况下选择这样的职业是我给我同事的一个建议。因为我常常跟她们分享说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女性的职业经理人这一说,只有Professional一种,如果出来工作的话就以这个标准来要求自己。

国际化的女性领导者

腾讯财经:我的一个很粗略的感受就是在中国见到的女性领导者,她们的国际化程度都非常高,比如汪总您是美国上市公司的董事长,龙总您是国际化大公司的职业经理人。我想问的问题是我们女性首先达到这样的一个国际化的程度之后有助于我们去上升呢,还是说我们在上升的过程中逐渐地需要我们去更多的国际化?

汪静波:对我来讲我完全是在本土成长的,没有国外的教育经历,是一个顺其自然的过程吧,我没有强求,它这样就发生了。

腾讯财经:您在美国上市以后您面对来自全球的投资者,您会不会有一些阻力或者是困难呢?

汪静波:我觉得还好,你是一个团队,不是一个个人,当然我们面对的都是全球投资人,你要在思想上、理念上是全球化和国际化的,但是我自己没有觉得是一个非常大的障碍。

龙宇:虽然我有在美国受教育和工作的经历,但也不是很长,我自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而且跟汪总也是同乡,不是出生于北京和上海的,所以很了解这个国家。我觉得其实国际化是一个更好的增添,但不是因为我们国际化跟女性什么必然的联系。以我为例,在我们公司里我其实也是坐在BMG的监事会上,BMG是全球最大的一家音乐版权管理公司,我们的子公司,在中国暂时没有任何业务,他们不是因为我是中国人,因为中国是个大市场,中国是未来的大市场、大概念才让你来做这个瓷器或者是花瓶来添这个亮色的。而是说刚才我讲到的中国这十几年来给了女性这么多的机会和条件,使得中国女性特别自信,特别放松,特别忘记自己的性别,在职场里特别敢于挑战权威和男性,并不觉得有任何的障碍。而且也因为我们有一点国际化视野之后,我们把共性看得很大,我们看到的都是技术的创新、模式的进步、消费者行为的变化,而不是什么文化差异,这使得我们才能够有这个机会管理不止是中国,而且是巴西、印度所有新兴国家。所以我觉得中国女性是我们这个生长环境给了我们一个强大的职场自信,所以我们更容易跟国际接轨。

职业经理人与创业的压力之分

腾讯财经:我的下一个问题是有关创业和职业经理人的问题,汪总是经历过从职业经理人到自己创业的过程,龙总目前为止还是职业经理人,做了很长时间了。我想问一下,汪总您两个都做过,您谈谈这两种状态不同的区别?哪种压力更大?可能我的感觉虽然说创业之后您的责任可能更大了,但是您作为老板,您可以决定这个企业怎么走,决定方向。而龙总作为职业经理人的情况下,她上面面临着老板,下面面临着下属,可以说是一个夹心层,这个压力也挺大的,您比较一下这两种压力,然后龙总再谈谈自己的感受。

汪静波:我觉得其实这两种压力是一样的,反正像我吧,我想龙总可能也差不多,我们都是对自己很有要求,很有责任感的人,其实无论你在哪里做你都是百分百投入的,也是因为你有百分百投入的心,当你要创业的时候或者你真正想去做自己事情的时候你才能够把这个天撑得起来,我自己创业是很被动的,不是我想创业,是完全没办法,所以我是被迫创业,但是我觉得这个过程中差别不大,就是从责任和压力的角度。但是有一些区分,就是当你在做职业经理人的时候你不能完全按你的想法做,也许你的想法是对的。当你自己创业的时候你开始有一个好像一张白纸一样你可以把这个画很完美地画出来,是你打的底稿,你来把它画出来,我觉得这个是让我有兴奋感,而且我很快乐的事情。

腾讯财经:龙总,您谈谈呢,您有创业的计划吗?

龙宇:创业的计划其实已经在进行中,因为我虽然从事的工作的形式是在一家大公司工作,但是我们公司有1500多个小公司所集合而成的,我们其实是一个收购、兼并到现在的公司,其实我在中国也投资20多家企业,很遗憾还没有投到像汪总这家这么优秀的企业,我错过了,为什么呢?因为她所做的消费金融领域恰好不是我们的范畴之内,这就是遗憾了。其实我是非常崇拜和欣赏像汪总这样两边的经历都有,而且还能用这么如沐春风女性态度来将出具体的责任感和具体的成就感,我觉得其实我们作为创业家背后的创业家来讲这种兴奋不那么直接,不那么巨大,我们这种风险的压力,承担的责任也不如她们,所以这就是一个区别。但是实际上往往是在大的企业里面,在一个新的国家里面你还是要自己负责任地想许多别人没有规划好的蓝图,你其实还是需要有非常大的创造力。可能我个人的性格更适合来做这些创业家背后默默的支持者,我觉得这也是个人的选择和倾向性的爱好。

女性的沟通技巧:倾听最重要

腾讯财经:普通认为女性比男性比较明显的优势在于沟通能力上,而且她们更加注重细节,更追求完美一些,两位是否认为沟通能力在您的成长过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呢?

汪静波:对我来讲沟通是很重要的,但是我觉得这也不是男性、女性的区别,也有男性非常会沟通的,从我的个性来讲的话,我喜欢沟通,我觉得换位思考很重要,就是愿意去体会别人的角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甚至我有时候觉得是我内心的一种需求,我有一种冲动想说服别人,我有一种冲动想去体会人家是怎么想的,换他的角度,但是我觉得是针对个人的,不一定是性别。

龙宇:好像今天我们来给你很多的挑战,只要说到女性的标签我们俩就说这是跟性别无关的事情,对,我同意汪总,沟通是一个很重要的技巧,而且有很多的侧面来定义你的沟通,我觉得倾听尤其重要,真的是要听到别人内心的声音,可能是以前我的职业生涯给我最大的好处,最大的财富吧,到后来我也像你一样做工作是不断地发问,后来工作里面的一部分尤其回到中国之后是看很多新兴的创投企业,其实就是不停的去问出一些相关的重要的问题,有的时候是启发性的问题,有的时候是创业家他自己最需要听到的问题,我觉得会提问也很重要。

腾讯财经:最后一个问题,想请问二位在企业的经营过程当中肯定在决策上有很多的分歧,如果您遇到特别激烈的分歧您一般都会怎么处理?

汪静波:我觉得决策思路是最大的成本在一个企业创业过程中,就是决策能力是非常重要的能力,但是决策的分歧,我觉得关键是要看这个事情本身对不对。我觉得要放弃情绪,是对事不对人的,我们两个一起创业的,特别有意思,我们俩经常吵得面红耳赤,他是男性,但是第二天早上我们接着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因为回家想了一个晚上,结果他被我说服了,我被他说服了,结果我们继续争论,本来昨天我们两个的观点是完全相反的。所以我觉得争论本身不是问题,重要的是我们是不是回归到也是内心你觉得这个事情本身对不对,所以被别人说服也是一种快乐。

龙宇:我觉得分歧是应该被鼓励的,一个你有多元化的观点和议论,或者不敢表达的团队是特别可怕的,所以首先要鼓励分歧,但是我觉得如果你最后是CEO的position,你一定要记得在最后你一定要来做这个决定,你拿的薪水就是做决定的,你最后给出的决定即便是有或强或弱的声音,你给出的最后这个决策一定要为此敢于负责,给一个非常坚定、清晰和明确的方向执行下来,如果以后错了的话勇于认错,但是那一刻你不可以跟大家说好我们再听听,再想想,再继续百花齐放,你就是那个做决定的人。

腾讯财经:其实在这次的博鳌亚洲论坛上我们能看到很多像汪总、龙总这样的女性领导者,而且我觉得比例也越来越高了,随着这个论坛的举行,我希望有一天贴标签的女性的讨论能够最终有一天消失,好,谢谢大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yuedo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