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赵小兰:中国传统教育及美式自由对我的影响

专访赵小兰:中国传统教育及美式自由对我的影响

美国前劳工部长赵小兰(右二)

美国前劳工部长赵小兰创造了多项美国政坛纪录,比如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进入内阁的华裔、二战以来任职时间最长的劳工部长等。

但当赵小兰在参加本届博鳌亚洲论坛的时候,却并没有谈到太多政治话题,因为她更希望以自己的亲身经验来谈一下教育问题。同时,她与父亲、妹妹共同参加博鳌,也成为本届博鳌亚洲论坛嘉宾中最引人瞩目的家庭组合。赵小兰认为,教育是改变一个人命运的重要方式之一,华裔家庭带来的中国传统教育及对美式自由的追求对自己都影响极深。

4月6日博鳌亚洲论坛期间,赵小兰携父亲福茂集团创始人赵锡成、妹妹赵安吉做客腾讯网,回顾了对幼年经历、部长生涯对自己的影响,并详谈了她对家庭、教育及中美关系的看法。

生活艰难的日子比部长生涯更难忘

腾讯财经:哪段时间对你来说更难忘,是八年部长生涯,还是幼年刚到美国的那几年?

赵小兰:我是美国自二战以来,任职时间最长的劳工部部长,也是历史上首位被美国总统任命为内阁官员的亚裔女性。我是布什政府八年中唯一未换任的内阁成员,从2001年一直做到2009年。

但是对我而言,生命中最难忘的还是刚来美国的那段日子。我们家的生活非常艰难,但是父母的希望和乐观精神至关重要,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安全感。所以我经常对其他为人父母者说,为孩子提供具有安全感的环境,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即便身处逆境,只要有父母的支持和爱护,我们坚信会在这个国家里克服苦难。

腾讯财经:你在政治生涯中创下了一番事业,如果当初没有选择仕途会怎样?

赵小兰:我并不是一直参与政治生活。在美国,从政的人并不是永远从政,仅在本党派总统执政时在政府任职。总统离职官员也离职。因此,在美国进入政府的官员,此前已发展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我以前在花旗银行工作过,曾担任美国联合慈善基金会会长,这是美国最大的私人慈善基金会。因为美国政府的官员必定会进进出出,所以在政治生涯之外还需要发展其他的职业生涯。

腾讯财经:能与我们谈谈更多关于你的职业生涯心得吗?

赵小兰:就像我刚提到的,我离职后担任了联合慈善基金会会长。我有幸能在三个部门工作——政府公共部门、私人企业、以及非营利性机构。所以我得以从不能角度观察美国社会,也曾在这三大部门担任领导角色。这给我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认识美国文化价值观和传统。

中美两国除了双赢别无选择

腾讯财经:你如何看待当前的中美两国关系,两个国家该如何实现双赢?

赵小兰:我认为别无选择。中美是世界最大的两个国家,从世界的和平和安全出发,中美维持和谐关系至关重要。但跟其他关系一样总会有起有伏,我们不应对此感到沮丧。因为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和思维方式差异在所难免,重要的是两国放眼长远,维持良好关系。

腾讯财经:你赞同美国经济正在复苏的说法吗?

赵小兰:我认为目前美国的经济很复杂。昨天我们发布了失业数据,3月失业率为7.6%,超过1200万美国人失业。美国的工作人口大概1.57亿,因此这个失业率还很高。数据发布后,昨天美股大跌,GDP增长也逊于预期。我认为美国经济长期来看,有赖于欧洲经济状况,也依赖中国经济,因为中国是如此大的出口国家。

我认为在现在美国高税收以及严格监管的环境下,经济复苏还需时日。

腾讯财经:您觉得中美改善关系的方式还有哪些?

赵小兰:我觉得中美合作的方式还有很多,不止在经济方面,还有文化体育和娱乐方面交流的领域有很多,这些都很重要。

因为如果沟通不力,两国关系将无法改善,中美两国思维方式太迥异了,哲学思考悬殊,打交道的方式也不一样。这就需要交流更加畅通来理解和超越差异。

向中国传统学做人,主动融入美式自由

腾讯财经:你是长姊,对于5个妹妹,是一直扮演照顾者的角色吗?

赵小兰:我认为这就是中国特色。我的父母一直强调年长的要照顾年幼的,大的要照顾小的,这是我们家的传统。

腾讯财经:和我们分享一下你的求学感受吧。

赵小兰:我的父母非常重视教育,以及对社会贡献的意义。我认为中国教育很重要的一点是不止传授知识,更在于做人。我们非常幸运,有父母时刻提醒我们中国传统,同时带我们探索美国社会的最大自由。

腾讯财经:很多中国人赴美求学、工作,关于如何适应美国,你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赵小兰:美国现在非常多元化,形形色色的人都有,比如非裔美国人占13%,拉美裔美国人占17%,亚裔美国人占5.7%,这是不同寻常的。在我初次去美国的时候,美国社会主要由白人和黑人构成。

所以首先,我认为中国父母不需要担心,因为美国是一个非常开放友好的国度,一个自然而然的国度。

首先要消除担忧情绪,不懂就问。如果不知道怎么做,去问别人。如果想参加任何一个活动就应该主动参加,因为美国这个国家很随性,没有人会礼貌地邀请你去参加。

我鼓励亚裔学生以及去美国求学的中国学生,做最好的自己,珍视中国的教育和传统,不要对自己的能力不自信、缺乏安全感。

私人慈善应该在教育领域发挥重大作用

腾讯财经:在重要的日子,您的家人都和您一起见证的,如您当选美国劳工部部长时。但是你们平时都很忙,会经常团聚吗?

赵小兰:没有,很少有时间团聚。这就是我们三个一起来博鳌的原因,我们都很忙,只有在特殊场合才团聚。今天就是一个特殊的场合,我们来博鳌谈教育和上进的重要性。

我父亲就是一个范例,他出身农家,但父母重视教育,勤劳工作,为他提供上学的机会。我父亲也非常努力,获得很多奖学金,他今天的生活都来自于良好的教育。

我母亲也一样,在她那一代的女性中,她是为数很少受过教育的。我的父母求学心都很强烈并学习突出,对社会做真正贡献,所以我们今天来到博鳌论坛。

关于如何为更多学生提供教育机会,我的观点是,私人慈善将发挥重大作用。我的父母毕生都在从事慈善事业,过去他们为慈善慷慨解囊。

他们是内心谦逊的人,在我母亲2007年8月2日去世后,我父亲开始向很多教育机构捐款以母亲的名义。因为他想让世界知道我母亲的为人,她的美好品格以及她身上的文化精神。所以,我在这儿倡议私人慈善,因为我们都有责任回馈社会,帮助其他人获得教育。(腾讯财经 李伟(微博) 朱旭冬 发自博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xcw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