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祖六称新债务危机或在中国 遭多位专家反驳

南都讯 经济学家、春华资本董事长胡祖六昨日在博鳌论坛“债务风险:下一个爆发点”分论坛上说,下一波债务危机很可能在中国,中国目前财政的温和负担来之不易,其主要得益于过去的改革加之人口红利,但问题是好景可能不长。他的观点引起讨论,多位学者表达了相反的意见。

政府债务

经济学家胡祖六:中国债务未来是否可持续应审慎

胡祖六指出,目前中国财政支出约占GDP的25.7%,和东亚等国相近,但如果考虑到各种专项基金、地方融资平台等,实际政府财政支出应占GDP的35%到37%,且随着以后社会福利的上升,环境、公共医疗等各种“欠债”的追赶,财政支出可能将达到50%。相比之下,目前美国、日本的财政支出只占GDP的36%。胡祖六表示,中国领导人万万不能盲目乐观,债务可持续性目前情况比较良好,但是未来是否可持续,应当审慎。

财政部原部长项怀诚:中国政府债务问题并非当务之急

财政部原部长项怀诚表示,中国政府的债务问题并非当务之急,而且政府对债务问题非常重视。项怀诚说,据公开披露的数据,截至2011年底,中国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债务加起来,大体上债务率是37.8%。中国的统计数字,特别是地方债务的统计数字可能是会偏小,所以实际债务率可能比这个更高一些。但是,即使把地方政府债务估计得高一点,超过20万亿元,加上中央政府的债务7万多亿元不到8万亿,而2012年中国G D P大约52万亿元,这样一个债务率也不是特别高。

项怀诚认为,中国政府债务还不是当务之急,不是说已经非常危险。“我之所以这么说,第一,因为债务率本身不是特别高;第二,中国政府的债务基本上是内债,内债占到整个债务总量的95%-98%;第三,中国债务总体上看还没有看到特别特别坏的、效率特别特别差的案例。”

全球化合作论坛副秘书长张其佐:债务危机下一个爆发点在美国

全球化合作论坛副秘书长、G 20与新兴国家经济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张其佐认为:就中长期来讲,或者长期来讲,这个爆发点在哪里呢?应在美国。美元本位制实际上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和美联储的本位制,假如说美元作为国际货币储备的地位发生动摇或逆转,我想无论对全球还是美国都是最大的风险,可能随时都会出现债务危机。

财新传媒(微博)总编辑胡舒立:应像考核G D P一样考核政府承载能力

财新传媒总发行人兼总编辑胡舒立在论坛呼吁让媒体更多监督中国地方债务问题。她认为中央政府应该对地方债务总量进行控制,并采取相应措施。

胡舒立说,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存在很大的潜在危机,首先是债务情况不透明,每一个人都不相信统计数据的准确性,而倾向于更高。增长方式是粗放型,运行效率低下。

胡舒立认为,中央政府对地方债务应该有控制和措施,首先总的债务盘子要控制住。其次,要像考核G D P一样考核地方政府承载能力。这要用第三方机构,不是组织部考核。第三,要有行政约束使得地方政府不再盲目给下一级政府和企业偿债。

她还建议,应该鼓励媒体来监督地方债务。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divohu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