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警惕石油对外依存度

4月6日,在博鳌亚洲论坛期间,前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在对话腾讯财经时提醒说:由于刚性需求不断增加,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将越来越高;而同期,美国则因页岩气革命,能源对外依存度不断降低。

去年,中国石油产量2.07亿吨,进口2.71亿吨,对外依存度接近60%。12月,中国单月进口量超过美国,引发众多关注。

张国宝说:“中国自己国内的产量是2.07亿吨,按照不同的统计数据,这在世界是排第四或第五。(对外依存度)准确数字大概应该是58%,而且这里面可能还有些成品油没有完全包括在里面。这个数字确实是在逐年增长。”

本月初,石油输出国组织刚刚发布报告,指出由于中国炼油能力的不断增长带动其原油需求,同时,美国水力压裂技术快速发展使其进口石油需求减少。双重因素下,中国到2014年将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

报告分析,到今年年底中国原油日进口量有望超过600万桶。而美国能源信息局称,去年该国的石油进口下降了21%。欧佩克分析,2014年美国原油的日进口量或将低于600万桶。

张国宝认为:“美国页岩油也有很大的发展,所以美国对外能源依存度确实在下降。从过去60%多降下来了。虽然它现在没有完全实现能源独立,但是正在朝这个方向发展。”

与此同时,中国能源安全话题在这一背景下不断被提及。而造成供需缺口的源头,是中国不断增长的刚性需求。

张国宝:“我们从国外进口的原油量逐年在增加,这成为能源安全当中最值得关注的一部分。我们也在搞替代,包括电动汽车,但是电动汽车的成熟度不太普遍,绝大多数的汽车还是在烧油,这些都是很刚性的需求。”(腾讯财经 李伟 发自博鳌)

以下为对话全文实录:

中国石油供需缺口不断加大

腾讯财经:去年中国石油产量2.07亿吨,进口2.71亿吨,对外依存度接近60%。12月,中国单月进口量超过美国。中国会不会很快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

张国宝:中国自己国内产量是2.07亿吨,根据不同资料,大概在世界排第四、第五,应该也不算太落后,但是跟我们需求来比差得比较远。

去年净进口就要超过2.7亿吨,这还不包括成品油进口。对外依存度,这个数字确实是在逐年增长。1993年石油恢复到净进口,一直到现在一直是逐年上升,对外的依存度确实是在逐年上升。

普通的顾客也能想象的出来,现在开车的人越来越多了,每年新增的私人轿车就有1000多万辆。我在任的时候就搞过原油天然气的中长期规划,能源局做的方案是(年产)2亿吨,专家说中国的产量只能维持1.8亿吨。

我们在国外进口的原油量逐年在增加,而且这也成为能源安全当中最值得关注的一部分。我们也在搞替代,但是电动汽车的成熟度不太普遍,至少在目前阶段还看不出。在能源当中,我们的石油当中还有7000万吨左右不是作为燃料,是作为化工原料,做乙烯,化工产品,这部分一时半会也替代不了。

尽管现在科学技术不能把所有都替代掉,但凡是能替代掉的地方就用别的能源来替代,所以这点你提的问题确实非常值得我们注意。

腾讯财经:是不是有可能在5-10年内中国年均石油进口量会超过美国?

张国宝:准确地判断我觉得还有一点难度,但趋势性我们可以谈一谈。美国的页岩油有很大的发展,所以美国对外的能源的依存度确实在下降,从过去60%多降下来了。它现在没有完全实现能源独立,但是正在朝这个方向发展,对外的依存度在降低。

页岩气革命尚待技术进步

腾讯财经:中国的页岩气储量也很高,我们能不能寄希望于它能够解决我们的能源紧张问题?

张国宝:这是大家很关注的问题,美国的成功给中国一个很大的启发。国土资源部在大家知道页岩气之前也做过普查,对30多个省都搞了普查。国土资源部下面的地质勘探中心把各省的页岩气储存的本都拿到过我办公室。那个时候我还当能源局长,资料能摞这么高(一米多)。

腾讯财经:这是很详细的每个省探测的情况吗?

张国宝:对。第一,中国页岩资源非常丰富,不亚于美国,储量非常丰富。当然页岩也分两种,一种叫海相,一种叫陆相,海相和陆相加在一起非常丰富。第二,储藏条件跟美国不尽相同。中国的平均储藏深度比美国要深,开采难度要大一些。第三,由于过去中国有喜马拉雅山造山运动,所以地层的复杂程度可能也要比美国复杂。

条件比较好的可能是在四川盆地这一带,页岩气比较丰富,而且产出工业气流的可能性比较大。

美国能源署统计的数据(可能数据也是来自于中国),地质储量认为有100多万亿立方米。我们自己保留一点,储量说的精确一点是25万亿立方米。尽管这两个数字相差很大,但即使是25万亿也是非常大的数字。

第二要把储量真正变成工业性的开采,确实还要做很大的努力。有很多条件:埋层比较深,地质条件比较复杂;另外还要水压力,中国有些地方水资源还不够丰富,特别是在西部地区。开采当中有些技术我们还没有完全掌握,泥浆的配方等都是有技术诀窍的。

腾讯财经:中国方面相对保守的估计是25万亿立方米,这其中有多少是我们最近几年可以利用到的储存量?

张国宝:我个人认为,说100多万亿也好,25多万亿也好,数字都不能说百分之百精确,都是一种地质储量的推算。这当中有多少是可采的,也还不是非常精确。但是中国有这么丰富的储量,一点开采不出来我觉得也不应该。

现在我们在四川盆地也打了不少井,中石油中石化大概打了80多口井,显示有气的有30多口。

天然气生产企业叫穷

腾讯财经:我们很关注天然气涨价,这个产业的成本和零售价是否存在倒挂?

张国宝:这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关于天然气价格是否合理的问题,价格司一直在牵头调研,也召开各种各样的征询会。普遍认为我国天然气价格偏低,低于成本价,是处于亏损状态。比如他们以进口土库曼天然气为例,在边境交货价是按千立方米算的,是270多美元一千立方米。这个价钱比俄罗斯卖到欧洲的钱要便宜,但是跟现在老百姓每立方米收2块多钱比,他们认为还是亏损的。

虽然整个公司是赚钱的,但天然气板块是亏损的,所以他们(企业)一直跟价格部门反映。价格部门非常谨慎,一直在进行调查,至今为止我没有看到批什么(调价)方案出来。当然他们的研究是一直没有停的,我也问过,调价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事,他们说即便调,老百姓民用的价格也不会调。但这都是口头说的,没有任何权力机关的批文。

启动国内市场化解光伏产业危机

腾讯财经:光伏产业受全球经济形势的影响遭遇了很大困难,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张国宝:从人类能源使用的历史来看,我想早晚有一天可再生能源要占到重要位置。现在社会对清洁能源,太阳能、风能这种可循环、可持续使用能源的重视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选择。

太阳能和风能不仅没有污染,而且可以用之不竭的。不过,现在成本还比较高,比传统的化石能源在成本上还没有竞争优势。但是风力发电已经取得了很可观的成绩,现在大体上在中国一度电是5到6毛,尽管比化石能源贵一些,但已经有相当的可比性了。太阳能就更贵一些,一度电要一块钱,跟用煤发电还有不小的差距,这部分就要靠补贴了。

腾讯财经:补贴政策怎么改善,能让我们享受到更清洁的空气?

张国宝:在初级阶段作为新技术采取补贴是各国通用的做法,美国也是有补贴的,我们主要是电价补贴,因为它比煤发电要贵,多出来的这部分差价是用新能源基金来进行补贴的。新能源基金也是来源于电价,每度电8厘钱,把这部分钱补贴价格比较贵的新能源。

我的主张是搞风力发电,我叫它“三大政策”:第一把蛋糕做大,只有规模做大了才能把成本摊薄,才能批量化生产,也才能让中国的企业有国产化的积极性。第二要引入竞争,不是政府指定哪一家说了算,让大家充分竞争,谁具有优势就让谁来干。第三要推进国产化,不能老买国外的,我们没有搞风力国产化之前我们买国外的,价格贵得不得了,成本难以控制。

我觉得太阳能也应该走这样的路,现在也有很多人呼吁要把国有蛋糕做大,过去虽然太阳能生产不少,但是都到国外去了,因为国外有刺激政策。现在他们搞“双反”出不去了,所以他们就呼吁要启动国内市场,现在正在想很多办法怎么样启动国内市场。现在也有一些好消息,前两天天津一家老百姓自己屋顶上发的电也允许上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xcw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