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研中心隆国强:贸易保护主义未泛滥

4月6日消息,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期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办公厅主任隆国强对话腾讯财经专访时解析了当前国际贸易环境,他指出,目前贸易保护主义在抬头,但是没有“泛滥成灾”。尽管不时有贸易保护主义案例曝出,但每年受贸易保护主义直接影响产生的损失极小,仅占出口的1%左右,没有影响大局。

隆国强同时指出,全球金融危机复苏还不是很强劲情况下,外需还不够充足,如果人民币出现了明显升值,对出口企业就会带来问题。不过他认为,中国的增长虽然下降,但仍有超过7%,相比印度、巴西情况要好。从国际投资者来说,今年经济回升,他们愿意分享中国经济带来的好处。

对于美国和日本都启动“印钞机”,隆国强认为,新兴经济体面临着热钱涌入带来的风险。他指出,初级产品价格上涨,对中国来说就可能面临管理输入性通胀压力问题。但值得注意的是,部分价格的上涨还没有真正传递到实体经济里来。以现在铁矿石为例,虽然近年价格涨了很多,但因为国内总需求不足,所以钢材价格并没有出现明显上涨,还没有看到太大的通胀压力。

至于欧洲目前的情况,隆国强觉得,危机真正原因是货币一体化,使得实力比较弱的国家,如希腊、西班牙失去了汇率的调节机制。他指出,解决欧债危机不是一天两天的事,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外贸方面,隆国强认为,中国出口面临两方面的压力,一是传统经济体系外需增长乏力,二是中国出口产品成本上升,包括劳动力成本、环境成本、人民币汇率升值等原因。

面对难题,隆国强说,根本上是要提高劳动生产率。如果放在全球产业链的角度来看,中国需要从劳动密集型向两头延伸。他认为,在自由市场经济里,中国出口结构、转型升级的速度是在加快的,但压力不是来自于政府的号召,而是来自于市场的竞争。

面对未来的外贸发展前景,隆国强建议中国要准确判断所处的环境,不能误判形势。他指出,全球经济减速、发达市场外需不足,但是新兴经济体相对强劲,在一定程度上能弥补出口不足,更重要的是能够带来出口结构的变化。

他以印度和沙特等新兴市场为例,指中国可以把发电设备、交通运输设备等,这些资本密集的产品卖到新兴经济体。此外,他又建议中国订下自己的国际品牌,并有国际销售渠道,以突破一些关键技术的瓶颈,以前我们是自我培育品牌,加速转型升级。(文/马卓偐 李伟(微博)

以下是实录:

腾讯财经:美国和日本货币量化宽松政策未结束,在这个大环境下,您认为未来经济宏观走势会否出现通胀,新一轮货币战争是否会重新拉开大幕?

隆国强:在全球金融危机这个背景下为了应对危机,美国、日本和欧盟都在实行货币宽松政策,二战以来三大经济体同时启动印钞机,那么会不会导致通货膨胀呢?在传统的经济里面,货币都早期通胀,但现在的经济有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实体经济,一部分是虚拟经济,虚拟经济里面包括各种各样的金融市场 期货市场、股票市场、大宗商品市场等等。

在这种宽松的货币政策回顾一下历史分为两块,2001年美联储实行了极度的宽松货币政策,把利息降到历史的最低点。当时的宽松货币政策带来的是什么呢?并没有全球性的通胀,带来了美国股市大幅度上涨,美国的房地产,因为美元是国际货币,房地产开始出现了泡沫,所谓的资产泡沫。

另外初级产品,石油、铁矿石、大宗商品的价格大幅度上涨。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对有些经济体来说会带来输入性的机会,但是在发达经济体没有观察到通货膨胀,观察到的是资产泡沫。对流入的国家来说取决于宏观管理的能力和水平。如果你能够有效地对冲外部的流动性,比如我们做对冲操作,那么还有可能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经济发展相匹配,可能应对通货膨胀压力。

这一轮新的宽松货币政策,从力度上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它会带来什么呢?一种可能性是钱到处找出路。什么地方最可能呢?新兴的经济体,因为它相对来说经济发展的速度快一些,回报高一点。所以新兴经济体面临着热钱涌入带来的风险。如果大规模跨境资本流动会带来金融风险,对新兴经济体的宏观管理是一个很大的调整。在一些新兴经济体里面会出现资产泡沫。总体来看初级产品的价格一方面取决于工序矛盾,另外还取决于流动性,当然还有投机者的选择。

不同的初级产品现在供需矛盾是不一样的。比如说石油,美国发现了页岩气的开采技术,能源方面的革命把天然气的价格大幅度压低,相关联的石油价格也受到了抑制。宽松货币政策虽然出台了,但是油价并没有出现大幅度的上涨,这是技术进步带来的,供给增加影响的。

但是有的商品可能没有在供求方面有大的变化,货币一多就会催高它的价格。初级产品的价格上涨对于中国来说就可能面临管理输入性通胀压力的问题。当然在目前我们看到的CPI是正的,价格的上涨还没有真正传递到实体经济里来。美国搞QE3,一直到现在铁矿石的价格涨了很多,但因为国内的总需求不足,所以钢材的价格并没有出现明显的上涨,还没有看到太大的通胀压力。

再一个就是你刚才讲的汇率,所谓货币战争,各国汇率的波动,日本通过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使得日元的汇率出现了贬值,到目前为止接近20%,对他的竞争对手和贸易伙伴来说影响就很大。日元在94、95这个水平上,对日本企业增强出口竞争力是很有帮助的,原来78,现在到了94、95,他的竞争对手相对显得价格更贵了,市场竞争力就会削弱。对他来说进口就会受到抑制,出口增加。所以有人担心所谓的货币战争就是汇率战。对于中国来说,从短期来看是比较均衡的,但是几大主要经济体都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货币产生贬值压力的时候大家就会问是对谁贬?它可能向新兴经济体贬值,人民币会面临升值的压力。全球金融危机复苏还不是很强劲的情况下,外需还不够充足的条件下,如果人民币出现了明显的升值,那么对我们的出口企业就会带来问题。

腾讯财经:在新兴经济体中,中国是不是首当其冲的?

隆国强:毫无疑问资金要流入的市场最大,我们规模现在全球第二,但是新兴市场中规模是最大的。总体来说都在回落,中国也在回落。百分之七点几的增长率,印度、巴西的情况比中国还要糟,今年经济再回升,从国际投资者来说分享中国经济带来的好处。

腾讯财经:说到中国,今年第一季度PMI有好转,您觉不觉得这是比较明显的经济回暖的信号?

隆国强:国内大部分人都认为去年三季度,在短周期里面中国经济回升了,总体来看全年的经济增长情况会比去年更好一点。但是我们如果放到一个长周期来看,很多专家有一个判断,中国经济可能处在从过去的超高速的增长向中高速增长阶段转换的时期。也就是说当人均GDP到1.1万美元的时候都无一例外地增速下降。随着发展周期不一样,你的潜在增长力到新的阶段就会下降。在新的阶段里面,短期来看我们的经济在回升,但是回升的力度不要再期待还像以往一样动不动10%、13%、14%,那个可能已经脱离了今天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在能力。

腾讯财经:从世界的角度来看呢?是不是最坏的情况已经过去了?

隆国强:实际上每一场大的金融危机以后经济的回升是起伏波动的,就像我们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前几年刚爆发的时候很多经济学家的讨论会出现U型反弹,W反省,L型反弹等等。过去的几年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处于W型,就是有起有伏有波动。短期来看美国经济复苏还是相对比较强劲的,在2%上下,对美国这样一个大的经济体来说,特别是金融危机以后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但是比起危机以前3.5%、3.9%的增长率已经是明显回落了。日本安倍政府上台以后采取了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到底效果怎么样?这还有待观察。日本的情况和其他国家的区别很大,因为他在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爆发金融危机,也曾经采取过多次宽松货币政策,但都没有奏效。这次能否走出来还需要观察。

欧洲的情况相对来说就比较艰难了,危机还没有真正过去,你会看到还不断有坏消息爆发,希腊、塞浦路斯又来了,经济体的评级下降了等等,他的主权债务危机还没有真正解决。到目前为止欧洲央行采取了很多措施,这些措施是来救助这些所谓的边缘国家,应该说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这些国家的窟窿比市场预期大,所以不时会有新的问题爆发出来。真正说走出危机恐怕还需要更多的措施。

腾讯财经:在多长时间内能看到改变呢?

隆国强:如果你看欧洲这场危机的原因可能会有助于我们理解,很多人觉得就是因为它福利水平很高,政府没有节制地借钱,所以政府少借钱就没有问题了,这是表象的。

真正原因是货币一体化,使得比较弱的国家,像希腊、西班牙这些国家,以前各有各的货币的时候可以通过汇率的贬值来维持,现在都统一欧元了,不能再贬值了,他失去了汇率的调节机制。

在欧元横空出世以后,南欧几个经济体国际收支利差扩大,这背后是企业没有竞争力,工人失业,这时候社保压力越来越大。政府为了维持失业、养老、社保,他就需要借钱。正好加入欧元区以后统一用欧元,整个国家的信用提高了,融资成本降低了。所以这头容易借钱,这头需要借钱,等到债务到一定的程度,评级跳出来说希腊做假帐,这是不可维持的,问题就出来了。

作为统一货币的区内需要有其他的调节机制,比如劳动力自由迁徙、自由就业的机制。在欧洲是可以流动的,但要考虑到社保国家之间的分割,语言的差别,其实劳动力自由移动寻求就业是受到很大制约的。再一个很多大国都会有中央政府的转移支付,欧洲因为没有实现财政的一体化。欧洲的问题在于一体化过程中走了几步,但是没有走完。

我形容它是一体化过程中爬坡,现在是在半坡中。现在大家看得很清楚,没有人希望欧元区解体。也许这场危机给了欧洲政治家往前走的动力,这加速了他们的一体化,但这个过程很艰难。但是他们的老百姓并不理解,让西欧、北欧这些经济比较好的国家大规模救助南欧国家国内是有压力的。政治家要说服自己的选民,否则政治家看到了根子,但是老百姓不认同的话这个政策是出台不了的。解决欧债危机不是一天两天的事,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腾讯财经:中国出口这部分对经济影响您应该怎么预期?

隆国强:三大市场是我们的传统市场,危机爆发以后三大市场的重要性相对下降,不包括香港转口,以前出口大概是六成以后,金融危机爆发以后迅速跌落到50%以下。在出口市场上,中国的出口面临两方面的压力,一是因为这几个经济体作为我们的外需来说,他本身经济发展乏力,对我们来说外需增长乏力。第二随着国内各种各样的成本,包括劳动力成本、环境成本、人民币汇率升值等等,这些抬高了中国出口产品的成本。同时还有一些新兴经济体加入到了全球分工链条,越南、印度尼西亚、孟加拉国等等,他们会在传统的劳动力密集型上形成对我们的挑战。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全产业链的挑战,但是对产业链很短的,比如说纺纱,我们中国基本上不出口纺纱了,我们没有竞争力了。还有一些传统的,比如低端的服装,还有耐克、阿迪达斯的鞋转到成本更低的地区。在这三大传统市场上,我们的出口形势确实挺严峻的。

腾讯财经:您怎么看中美之间贸易的摩擦?

隆国强: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各国的贸易保护是有所抬头的,但与历史相比,这次的贸易保护抬头就是毛毛雨了。为什么会这样呢?一个是有历史的教训,1912年、1933年导致的以邻为壑保护主义彻底打断了经济进程,爆发了世界大战,历史的教训就在眼前。

我们尽管看到不同的国家采取了保护主义措施,但是总体来看这些措施都还没有真正挑战世界贸易组织的一系列规则,只是在打擦边球,更加频繁地、更大利用地反倾销、反补贴。从本质上来说WTO允许大家贸易救济措施是说贸易伙伴可能会搞一些补贴、倾销,纠正市场的不良行为。但是有了这个措施就会有一些所谓的滥用。

总体来看我们当今面临的国际环境,贸易保护主义确实是在抬头,但是没有泛滥成灾,这是我们中国人看世界一个基本的判断。不能看媒体说一会儿一个案例,但仔细看看每年受贸易保护主义的直接受损金额加起来看占出口的多少呢?1%左右,它并没有影响大局。当然潜在的会有一些影响,会让企业丧失潜在的贸易投资机会,但是我们不能说处在贸易投资保护主义泛滥的世界里面。如果这个基本的判断有偏差的话,你就想不要参与国际竞争了,转为内销了,这是错误的判断。

总体来看经济全球化还是在不断地深化,一方面贸易保守主义,另一方面跨境贸易还是在不断地深化。对中国企业来说,我觉得最重要的,第一准确判断我们所处的环境,不能误判形势,否则你的战略黑失误。第二危机是一个洗牌的过程,对冲击少的国家来说恰恰是机遇大于挑战。对中国企业来说,我们刚才讲了很多挑战,我们还要更多地看到机遇,比如全球经济减速,发达市场外需不足,但是新兴经济体相对强劲,在一定程度上能弥补出口不足,更重要的是能够带来出口结构的变化。因为我们一些资本品、技术密集产品在发达市场是没有竞争力的,但是在新兴市场,比如印度、沙特,我们可以把发电设备、交通运输设备等等,这些资本密集的产品卖到新兴经济体。这对出口结构的升级是一个很大的机会。再一个中国需要自己的国际品牌,国际销售渠道,要突破一些关键技术的瓶颈,以前我们是自我培育品牌,这需要很多年,我们要自己搞研发,金融危机来了给我们一个新的选择,我们可以海外并购,通过低成本的并购可以很迅速地获得先进的技术、研发能力、国际销售品牌和渠道,能加速我们的转型升级。

腾讯财经:不久前中海油收购了加拿大尼克森公司,您怎么看资源类的并购?

隆国强:资源产品价格总体是下跌的,从2003年以后初级产品价格开始暴涨,这有中国、印度新兴经济体需求旺盛,有美元流动性过剩造成的,还有投机。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后,你会看到石油价格、铁矿石价格是有大幅度下跌,但是又快速反弹。目前为止大宗商品的价格处在历史比较高的位置上,相应的初级产品的价格,企业的市场价值也是处在相对高位置的。对中国企业来说,在这样一个高位去并购,你一定要看到其中的风险。如果是高议价地并购,恐怕会有相当大的风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fengnianhan]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