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兴动:中国经济重回新经济增长可持续平台

2013年世界经济总体形势开始企稳,多数国家经济有望温和增长。中国经济在外需改善、政策趋松和投资加快等因素作用下,有望迎来新的增长期;但同时也面临着产能过剩、房地产泡沫和通货膨胀等风险。在2013博鳌亚洲论坛召开前,腾讯财经邀请多位官员、学者和企业家,共同探讨中国经济新的机遇和挑战。

以下为法国巴黎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访谈精选:

中国经济呈现恢复性增长

腾讯财经:你是否认同中国经济已经回暖?理由是什么?

陈兴动:经济恢复增长,从曲线角度来讲应该是可以得到确认,因为已经连续五个月了,从9月、10月、11月、12月、1月,这些数字已经说明它回到了回暖的区间,就是这个上来了。但是另外一个情况,就是它恢复增长的动力不强,这是一个情况,也就是说,恢复增长不是回到原来,比如说过去五年增长,平均9.5%,9.8%,没有回到那个水平上去,只是说经济增长恢复到从底部,这个增长去年按照官方的数字7.4%回到了现在大概在8%左右的这种水平。

腾讯财经:中国经济回暖的趋势会持续多久,出现拐点的标志性指标是什么?

陈兴动:我们不用回暖这个词,叫恢复性增长,重新回到了一个新的经济增长可持续的平台,这个平台最近我们看,五年时间能看到这个可持续平台大概在8%左右,它可以左,可以右,可以比8%高一点,可以比8%低一点,就是8%作为一个中间线。

最重要的指标是工业增长,从其他的支持指标来看,就是PMI,PMI里头的新订单指数,比如说企业的原材料的采购量,企业原材料的采购价格指数,企业原材料的库存的增长,以及企业产成品库存的减少或者产成品库存增加的速度放慢,这些指标都可以看成是经济回暖的一个持续,因为它是连续改进。

此外,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速度,固定资产投资在建项目的预算投资的增长速度,固定资产投资资本到位的增长速度,这些指标都可以作为一个支持指标。

需努力刺激实体经济需求

腾讯财经:政府为提振中国经济,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陈兴动:政府目前提振经济,要说继续保持这个经济增长,今年其实很大的一点,就是要努力去刺激实体经济的需求。从消费角度讲,就应该是大力去支持普通的、大规模的消费需求,也就是零售。

另一个,就是保持实体的经济。我们这几天讨论最多的就是房地产的问题,房地产的问题就是要让有效的实际的刚性的需求表现出来,让他们正常的增长。现在价格涨得是的确太快了,但是你不能因为价格涨,连正常的增长不让它出来,所以现在你需要更多的把力量做在供给方面。

第三块,去年的出口情况不是很好,今年从全球来讲,稍微有点改变,所以出口这块还不能换掉。

腾讯财经:您如何评价“国五条”?

陈兴动:国5条比较明确去年下半年房地产开始升温回暖,11月以后房地产价格急速上升,导致了新的一轮购地、抢地。土地特殊的价格又开始大幅度上升,这样对中国原来房地产价格的一种纠结又回来了,成为一个政策上巨大的压力。

国务院在春节之后的一个礼拜马上开会,对房地产调控采取新的政策,上个周末新5条细节出来,表明的是一个非常明确的决心,就是房地产这个事情现在不能放开,不能去把它摁住,所以目标是要把这个价格控制住。

另外一个,需要在人大之前把这个问题解决,否则会成为人大的一个核心关注点,这就分散了人大开会换届,人大开会讨论经济体制改革,人大要批准预算案这些关键的因素,所以它想把这个在之前给控制住。

但是这一次的调控,我们也看出来,它的目标比较明确,盯的是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和省会城市,其他的城市没有进入到新一轮房地产调控当中来。

对于调控涉及的城市,特别是一级城市和部分的二级城市,他们今年受到的控制可能更加严格一些。控制严格,一方面想控制需求,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希望增加供给,今年已经提出来增加土地供应,要增加房地产的建设,这两条,实际上银行里头就需要去增加房地产投资当中的融资来源。

从总体来看,我个人认为应该不会比前几年差,不会比去年差,只是说这种恢复增长的动力受到新一轮紧缩政策的影响。

腾讯财经:城镇化将如何影响中国经济?对行业的影响是什么?

陈兴动:城镇化,客观来看它会导致户口的改变,推动农村土地制度的改革,推动城市的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体系的改革,通过城镇化推动消费,推动服务业的发展,推动农业现代化,推动农业增长方式的改变和家庭农场的产生,这应该在未来对经济增长有很大推动的。城镇化,尽管现在提出来城镇化要防止变成房地产化,但是城镇化肯定对房地产是一种推动。现在新的调控政策中就一而再再而三的说不让非户籍的人买房子,那么城镇化就不能不让非户籍的人买房子。

如果做好了,城镇化未来的二十年,哪一年都有可能给中国经济造成3%到6%的推动,6%是肯定大了,一到三个百分点的经济增长的推动,我觉得一点困难都没有。

中国经济增长不会太强劲

腾讯财经:目前对中国经济走向影响最大的海外因素是什么?如何应对?

陈兴动:对中国最直接的表现还是一个进出口贸易的问题,今年一定要把预期做对,而不要把预期做的太强。不要自废武功,出口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该去保护出口的还是要去保护,但不是说我就是为了出口而出口,这是不对的,所以这是需要做的。

第二个,对于中国今年经济增长的影响就是FDI,因为FDI去年全国下降了3.7%,今年1月份下降了7.9%,今年春节还是在2月份,如果说按照工作时间算,今年下降的比去年大的多,20%左右的下降,这个下降太大了。所以政策上还需要鼓励这种外资投资,外资投资对中国不是一个资本的问题,主要是创造商业机会,外资投资通常会有比较大的,比国内投资还要更大的扩散效应和成熟效应,所以外资投资需要保护,要有一个新的政策,鼓励这个改革。

腾讯财经:2013年,什么是构成中国经济回暖的最大障碍?

陈兴动:中国今年经济增长有压力的地方,我的看法表现在四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就是反腐败,从中长期来讲,对经济是非常好的,反腐败在短期来讲对中国的消费是有冲击的,这是一个负面的影响,这是肯定的。腐败是政治问题,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是个长期的问题,经济出现了很多的这种扭曲。但是你反腐败必然会使原来不必要的社会的浪费,浪费是个人的犯罪,是社会的美德,如果浪费从经济角度来讲,从增长角度来讲是好的,只是说对增长速度的好,不是对社会有什么益处,这是一个需要考虑的。

第二个,就是房地产现在新一轮的调控,新的国5条对房地产的打压,尽管我现在觉得不太会变得比去年更大,只是说把原来恢复增长的势头再往下压了一点,使它恢复的这种势头不那么大了,这是我现在的观察。但有没有可能把恢复起来的势头又打回到1999年六七月份、七八月份以前的那个状态,如果是这样,这个风险就很大。

第三个风险是来自于今年的货币政策和今年的融资状态。今年的货币政策比去年要紧,这是我早已经预期到的。今年各个地方的融资和流动性都会下降,都会减少,跟去年相比来讲不会显得比较紧。

第四点,就是外贸的问题,就是国际社会新一轮的增长,欧洲现在看起来是不好,全球经济今年实际上增长比去年还慢。全球应该去年大概3%多点,今年我们预期大概只有2.6%。美国经济会从去年的2.2%左右下降到今年的1.6%。欧洲的经济去年是衰退的,我们也预期今年继续衰退,而且衰退的幅度不会比去年强。

日本经济可能维持在目前水平,增长速度超不过去年。中日之间政治上的冲突,主权上的冲突会影响到中日之间的经济关系,也会影响到亚太整个地区。所以说外部因素并不好,这四个因素是今年中国经济增长不会太强劲的一个阻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博鳌策划:黄金机遇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nikilu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