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胜阻:新型城镇化需警惕陷入“掠夺式陷阱”

2013年世界经济总体形势开始企稳,多数国家经济有望温和增长。中国经济在外需改善、政策趋松和投资加快等因素作用下,有望迎来新的增长期;但同时也面临着产能过剩、房地产泡沫和通货膨胀等风险。在2013博鳌亚洲论坛召开前,腾讯财经邀请多位官员、学者和企业家,共同探讨中国经济新的机遇和挑战。

以下为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访谈精选:

新型城镇化是稳增长的最大引擎

腾讯财经:为什么新型城镇化会被定调为“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所在”?

辜胜阻:新型城镇化是继人口数量红利之后的发展新红利,对于稳增长、调结构、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具有十分的重要意义。新城镇化是稳增长的持久动力和新引擎,是最大潜在内需,会造成未来十年几十万亿投资和几十万亿消费需求,城镇化每提高1%将会是数以千万的人进城,利用好这一潜力可以维持中国经济7-8%的增速15-20年。

腾讯财经:新型城镇化与以往的城镇化建设有何不同?

辜胜阻:新型城镇化最大的特点是强调人的城镇化,城镇化问题是土地高速城镇化,人是“半城镇化”。2亿转移人口出现“就业在城市,户籍在农村;工作在城市,家属在农村;收入在城市,积累在农村;生活在城市,房子在农村”半城镇化。农民工周期性“钟摆式”和“候鸟型”流动,牺牲三代人幸福,社会代价巨大。因此,加快转移人口的市民化是城镇化的重心,市民化的关键是让其有稳定的就业。进城人口实现了从农村到城镇的地域转移、从农业到非农业的职业转换,现在是如何实现“第三维转换”:市民化。城镇化要面对三个问题:人往哪儿去?钱从哪儿来?地如何使用?过去十年城市政府过度依赖土地财政,土地城镇化大大快于人口城镇化。

腾讯财经:有人认为现在城镇化,其实是使大量村庄被毁灭,大量农民被上楼,是一种资源的掠夺,您对此怎么看?

辜胜阻:城镇化过程中要切实保护农民土地财产权。新型城镇化要防地方政府以地生财,消灭村庄,迫使农民“被上楼”、农村被城镇化,陷入“掠夺式陷阱”。地方政府必须充分尊重农民的意愿,维护农民权益,避免不按城镇化规律办事、使用简单粗暴的形式甚至不惜逼农民上楼这种掠夺式方式推进城镇化。

腾讯财经:有观点说,只要放开户籍,实现人口的自由迁徙,城镇化自然就得到解决。你对此认可吗?

辜胜阻:户籍制度改革困难在于要推动嵌入户籍之中的就业、教育、医疗、养老等社会福利制度,以及土地制度、财税制度等相关制度的改革。户籍制度改革可以采取“分类指导,因城而异,因群而异”的原则,按城市类型、经济规模和人口特征采取不同程度的户籍迁移管理办法。

城市群是新城镇化的重要走向

腾讯财经:您曾经提到我国要大力发展城市群,城市群是什么概念?请谈一谈当前建设城市群的重要性。

辜胜阻:城市群是国家和地区的经济中枢,城市群的建设将是新一轮城镇化的重要走向。在我国城镇化率超过50%的历史条件下,要以培育和壮大一大批城市群来引领城镇化新布局。因此,我国均衡城镇化要靠两条腿走路:一是通过依托大都市发展城市群,实现城市集聚效应和规模效应;而另一方面,要大力发展中小城市,特别是做大县城,使农村之首的县城建成有吸引力中小城市,走农村城镇化之路,实现城市文明向农村扩散。

腾讯财经:我国城市群各自形成了哪些优势和特色?对区域经济发展起到了什么样的促进作用?

辜胜阻:城市群是城市发展到高级阶段的产物。包括中国长三角在内的世界六大城市群有六大共性:发育在区位条件优越的地带,沿海、沿江、沿铁路线分布;发挥着经济中枢的重要职能;具有完整的城市等级体系和现代产业体系;具有合理的分工协作体系;具有高度发达的基础设施网络;顺应世界科技中心、经济重心的转移。

腾讯财经:每个城市都各有特色,如何才能避免“千城一面”,又该如何协同发展?

辜胜阻:发展城市群要强调城市之间的互补性和梯度性,每个城市要有自己的特色。要理顺城市群内核心城市和大中小城市之间的关系,按照比较优势科学定位不同城市的发展目标、产业特色,依托核心城市,以大带小,进行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梯度建设,形成不同城市合理的产业分工协作体系。一方面,大城市具有较强的资源集聚作用,当城市承载力超过一定程度之后,负面效应开始显现,人口严重膨胀和产业过度集中,导致 “大城市病”集中爆发。通过推进城市群建设,发展一批布局合理、功能完善的中小城市,能改变城市体系“头重脚轻”态势,减缓特大城市人口膨胀压力和“大城市病”。另一方面,中小城市产业和人口集聚能力较弱,但城市群通过中心大城市的辐射作用,有利于实现城市文明向小城市、城镇和乡村的扩散,基础设施的完善也会逐渐实现中小城市功能的完善,提升对产业和劳动力的吸引力,让更多的人就地城镇化,减少城镇化过程中的“候鸟型”和“钟摆式”人口流动带来的巨大社会代价。

腾讯财经:您曾经提到“长江中游城市群得“中”独厚,有条件也有必要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第四极”那么在打造“第四极”时将遇到哪些挑战?四个城市如何在竞争中实现协调发展?

辜胜阻:推进新型城镇化要靠城市群引领,特别要在中西部打造更多有影响力的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具有十分重要的科教资源和产业优势,得水独厚,得“中”独厚。我国经济增长的“前三极”均分布在东部沿海地区,体现沿海领先发展的战略。“中三角”的建设顺应了“中部崛起”的战略和沿海产业梯度转移的趋势,即能推进产业向中西部转移,又能鼓励跨省流动的农民工回归创业就业,让更多的人就地城镇化。有利于改变目前三大城市群过度集中的失衡局面,减少城镇化进程中的社会代价。

长江中游城市群四省是“黄金同盟”,因此一要建立超越省份的协调机制,要打破四省资源分散、行政分割、管理分治所形成的壁垒,形成互补、共荣、多赢的局面,防止“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实现大协调;二要建立联动机制,在承接产业转移中要防止招商引资盲目竞争;三要建立转换机制,着力把资源优势变成经济优势;四要建立共享机制;五要建立辐射带动机制和环保机制,协同保护环境。

腾讯财经:在城市群的建设中,县城的作用十分重要,体现在哪儿?

辜胜阻:县城是农村政治经济中心,同时又是城市现代文明向农村拓展、延伸、辐射的重要枢纽。因而,县城是城镇化最有发展潜力的区位,是发展中小城市所依托的基础,也是形成城乡一体化新格局的重要战略支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博鳌策划:黄金机遇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nikilu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