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明高:短期经济增长放缓并非坏事

2013年世界经济总体形势开始企稳,多数国家经济有望温和增长。中国经济在外需改善、政策趋松和投资加快等因素作用下,有望迎来新的增长期;但同时也面临着产能过剩、房地产泡沫和通货膨胀等风险。在2013博鳌亚洲论坛召开期间,腾讯财经邀请多位官员、学者和企业家,共同探讨中国经济新的机遇和挑战。

以下为花旗集团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访谈精选:

中国经济反弹缺乏有效增长点

腾讯财经:您是否认同中国经济已经回暖?理由是什么?中国经济回暖的趋势会持续多久?出现拐点的标志性指标是什么?

沈明高:与过去三年的持续下行相比,中国经济已经于去年下半年见底,今年上半年将温和反弹。然而,由于缺乏有效的新增长点,经济反弹基础较弱。首先,从去年四季度以来的经济反弹仍然以基础设施拉动为主,属于旧增长模式下的周期性复苏。旧模式下的反弹需要足够宽松的信用支持,但由于过去几年投资效率低下,经济增长面临的资金约束加大。其次,目前流动性条件仍然偏宽,可以在短期内拉动经济增长,通货膨胀成为现有增长模式的最大不确定性。一旦政策收紧,经济或走弱。再者,近期经济反弹获得了俩个相对健康的周期性因素的支持,即出口复苏和去库存化结束。中国出口同比增速从去年全年的7.9%和去年四季度的9.4%飚至今年1-2月的23.6%,存在着夸大的成分。中国大陆对香港的出口在1、2月分别录得131.6%和61.8%的同比增长,而香港方面的统计称,今年1月香港从大陆进口增长34.2%,而2月则下降了18%。1-2月中国对香港之外的出口增长为17.8%,对香港和东盟之外的出口增长为14%。这表明,即使中国出口统计存在着误差,今年以来出口总体复苏的态势没有改变。从库存来看,原材料的去库存周期基本结束,产成品库存也普遍下降,部分行业的加库存改善了市场的需求。加库存能否持续,取决于后续经济活动是否会明显加快,从工业增加值来看,基本还在底部徘徊。

中国经济回暖的趋势会持续多久,取决于四个方面的限制因素:第一,通货膨胀何时到来;第二,产能过剩带来的去产能化何时开始;第三,环境制约是否硬化;第四,资金约束如何化解。综合来看,考验可能首先发生在今年下半年,如果CPI上升至3%以上,货币政策就会面临收紧的压力,经济复苏可能面临挑战。一个比较理想的局面是,经济弱复苏,通胀温和,货币政策中性化。去产能化的压力或由于出口复苏和加库存而有所减轻,但产能投资增速不如去年,难以支持经济长久回暖。环境政策最大的考验是,如果执行“最严格的环境保护制度”,经济增长将不可避免地放慢,两者如何取舍?最后,受财政收入增速下降的影响,地方政府面临资金压力,基础设施投资增长或在下半年趋缓。据我们初步估算,延续过去十年的增长方式,今年社会融资总额或需18.5万亿元,地方政府继续加杠杆不可避免。问题不在当下,当未来社会融资总额见顶之时,中国经济或将面临严峻的“投资悬崖”,政府将在短痛(控制地方政府杠杆率)与长痛(未来投资增长或失速)之间面临抉择。

经济回暖本身就是障碍

腾讯财经:2013年,什么是构成中国经济回暖最大的障碍?

沈明高:讽刺的是,构成中国经济回暖最大的障碍是经济回暖本身。换句话说,缓解上述经济增长约束因素的最有效政策是让经济增长放慢。保持经济增长略低于潜在增长速度,可以减轻通胀压力,避免经济过度杠杆化,环境政策也有收紧的空间,唯一的代价是去产能化或加剧,将是一个痛苦的调整过程。关于目前经济增长潜力,市场仍有分歧,大致在7.5-8.5%之间。就大数而言,经济增长在7.5-8%之间(波动幅度主要取决于外需变化,略高略低都可以接受),既实现增长目标,也为转型创造空间。

因此,经济回暖不能仅着眼于2013年,需要考虑经济回暖的代价和可持续性。如果经济回落可以提高增长的质量,短期的放慢并不是坏事。重要的是,在经济转型过程中,容忍经济放慢比保持经济短期快速增长更难、更考验决策者驾驭经济的能力。

提振经济增长质量最关键

腾讯财经:政府为提振中国经济,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沈明高:从市场的角度来看,提振经济的目的是提振信心的话,就应该将之定义为提高经济的增长质量而不是数量。李克强总理有关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的概括已经很全面,把改革的红利、內需的潛力、创新的活力叠加起來,形成新的动力。改革红利来自于拆除制约经济增长的障碍,释放经济增长的潜力;内需增长可以减少对外需的依赖,提高增长的质量;更重要的是,只有创新才能保持中国经济的竞争力,避免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然而,转型之所以言易行难,在于转型是痛苦的,转型需要对经济增长的放慢有所准备,并未雨绸缪。

国内经济或面临滞胀大考

腾讯财经:目前对中国经济走向影响最大的海外因素是什么?如何应对?

沈明高:影响中国经济增长最大的海外因素有三个:一是欧洲的去杠杆化进程迟缓,外需难以短期正常化,中国惟有挖掘内需潜力一途。二是恶性通胀的压力,全球大规模的量化宽松没有前例,通胀如何发生、恶性程度如何皆不确定,通胀到来之时,将大大压缩国内政策调整的空间,经济或面临改革以来首次滞胀的大考。由于应对办法有限,重要的是增加中国经济的弹性,以化解风险。三是美元走强,当美联储由于担心通胀而大举回收流动性之时,资金回流导致美元走强,新兴市场货币或普遍贬值,资金外流。应对之策是在增加人民币汇率弹性之时,避免利率、汇率和资本账户开放与美元走强叠加,放大市场与经济波动。

城镇化核心在消费力的城镇化

腾讯财经:城镇化将如何影响中国经济?对行业的影响是什么?您怎么看城镇化带来的机遇与挑战?

沈明高:城镇化有可能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主要在于目前的城镇化仍然面临诸多掣肘,是体现改革红利的一个重要途径。城镇化的核心是消费力的城镇化,中国大约2.7亿农民工身在城市,但消费却在农村,是典型的半城镇化。因此,衡量城镇化率的标准不应是城市常住人口,而是有消费力的常住人口。制约中国城镇化的因素很多,最主要的是土地制度。土地是大多数农民的主要财产,但却不能货币化,即使开放户籍制度,没有土地制度改革的城镇化步伐仍然有限。城镇化的概念也有一刀切的问题,就工作机会和可能提供的服务业质量而言,在沿海地区可以提倡城镇化,而在中西部地区应该以城市化为主。这可以避免中西部地区小城市和小城镇的盲目扩张,不但不能推动经济增长,反而成为增长的负担。

如果城镇化有区别地进行,四大行业或获益:一是基础设施,与过去长程基础设施(如高铁、高速公路和大型机场)不同,城镇化相关的基础设施以短程(如地铁、城铁、小型机场和其他城市基础设施等)为主。二是农业,农业人口的减少和农业规模扩大是城镇化的必然结果,这有助于提高农业机械化和劳动生产力。三是城镇化或城市群中心地带的房地产行业。四是消费和服务业,巨大的规模效益将提高消费和服务业的效率。

中国经济杠杆率事关政策决策

腾讯财经:您最关注的政府政策是什么?对您来说,它是风险还是机遇?

沈明高:中国经济的杠杆率水平是判断中国经济增长路径的一个重要指标,与之相关的政策值得关注。如果中国经济继续加杠杆,未来政策空间将被压缩,或陷进退失据的窘境。值得期待的是,中国政府能够对现有杠杆率水平进行评估,并确定一个合理的杠杆率目标,并设定一个时间表实现之。国际经验来看,一个国家杠杆率的水平决定了这个国家危机的深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博鳌策划:黄金机遇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nikilu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