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雅玲:日元贬值的内需外力

岁末年初日元贬值格外醒目,市场议论众说风云,笔者基于长期观察和研究国际市场的角度认为,日元贬值是自身国情的实际需要,更是外部因素的顺水推舟、深谋远虑,不可掉以轻心。货币战争的喧嚣并不准确,并且具有人为因素的激化矛盾、制造恐慌的对策。因为当今世界货币中,美元一支独大,在全球货币体系和金融市场 上没有可以抗拒的敌手,但有很多对手。因此货币竞争严峻,货币战争过度。货币战争的结果是带来非美货币的灾难结局,甚至演变金融危机。货币战争并不存在,货币竞争则更加激烈,多元化的货币战略新组合和新合作更加深入,值得深入研究日元贬值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

首先需要关注日元贬值自身利益和需要。汇率本国需要与需求特性表明,日元贬值的内部经济利益最大化是主导因素。尤其是日本经济面临20余年的衰退局面,日本出口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依然存在。即使时代变迁和日本经济转型存在,但汇率对于出口而言的基本原理依然不变,即货币升值杀伤竞争力,货币贬值增强竞争力。美元读懂这点,美元贬值是增强美国产品和实力竞争力;越南读懂这一点,货币贬值增强越南产品和制造竞争力;墨西哥、巴西、印度都读懂这一点,追求货币贬值以增强自己产品竞争力和国家地位。日元汇率正是基于这最简单的道理与原理采取日元贬值对策,以实现经济自救和复苏。

1、日本国内经济需要的选择。从日本自民党在去年12月的大选中获胜之后,日元贬值已经达到10%,所为安倍经济学就是设定2%以上的通胀目标、扩大金融的量化宽松,使日元贬值促进三驾马车的均衡与调整协同,其核心就是将滞胀当作经济长期低迷的重要因素治理,解决日本滞胀问题是日本经济复苏的前提。为此,安倍政府决策不惜一切扩大国债发行规模,扩大公共事业的投入,包括实施日元贬值策略。试图以此刺激消费和投资活跃,加上日元贬值形成出口竞争力提高,使得国民经济的三驾马车尽快奔驰起来,是本国和世界期望的经济增长变成实际的经济增长。日元贬值对症本国实际状况措施是有效和深思的结果,并非舆论调侃的是一种幻想或搞坏经济的计划。

2、配合美国策略需要的迎合。日元贬值一定程度上不是日本需要,更多是美元需求。一方面是这种搭配或许有利于缓解外汇篮子货币的技术需要,日元贬值刺激欧元升值的需求更突出,进而欧元兑日元升值到123日元,进一步拉抬欧元兑美元汇率升值到1.35美元。当前日元贬值中美元篮子权重的组合有差别,而前期日元在篮子货币中则是“一枝独秀”,日元升值的过程很长很过,进而带来目前的日元贬值快速而扩大。欧元是美元唯一的竞争对手和目标,日元则是美元重要的战略货币和合作者,进而日元汇率迎合乃被组合于美元对策需要是核心,日元贬值的外部需求是自然和必然。

3、日本产业转型需要的体现。日本作为一级发达国家经济体的实力依然存在。尽管日本经济衰退时间和周期较长,但日本无论国家竞争力或产业竞争力的优势依然存在,日本依然是世界尤其是亚洲不可忽略的重要经济体。尤其是伴随日本产业所谓空心化的论调,市场对日本产业的忽略严重,实际上日本产业的崛起悄然实施。

例证一:2012年11月12日日本经济产业大臣枝野幸男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指出,至2013年下半年日本对于我国稀土的进口依赖程度将降至五成以下,而当前日本所需的稀土八至九成需从我国进口。实际上,日本政府很早便将摆脱对我国稀土依赖提上日程,日本多家企业也早已开始在我国以外的国家投资稀土资源,同时在国内研发稀土提取技术,稀土并不稀少是其战略对应。近年日本在越南、哈萨克斯坦、印度和澳大利亚四国所获得的稀土供应已经超过日本年需求量的一半,一旦日本相继从这些国家获取稀土资源,将对我国的稀土进口依赖从90%降到40%。而日本90%以上稀土依赖从我国进口的过去,其目前生产仅用了进口量的三分之 ,其余用作战略储备。据估计,储备总量足够40至50年之用。日本潜在的资源积累和扩大是不能忽略的价格因素之后的重要角度。

例证二:日本在经历了 2011年3月发生的地震、海啸之后则加紧海外转移战略,日本制造业向国外转移由日本制造将会逐渐取代在日本制造。美国企业跟日本企业在海外转移方面有很大不同,美国是通过把产业链打开把生产组织包括部品的采购、零部件的采购大量的向海外伸展,而日本企业是在一个产品的核心部件、核心技术方面集中收缩,而把相对次要的环节或者开发领域向海外的转移,真正的产品包括技术的进一步的研发的环节还有集成特别是技术集成方面,日本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因为这个领域也是他们最具有竞争力也是最强势的。我们需要的是重视日本产业与经济研究的真实与理性。此时的日元贬值是强化外部竞争力的需要,并非简单的价格因素。

其次需要探讨日元贬值外部合作和战略。日元贬值的外部性也不能忽略,尤其是面对一个全球化的新趋势,即以金融市场为主的时代,日元也需要加强自身金融能力和势力的恢复,日元贬值潜藏的战略图谋也是不容忽略的。更何况美元与日元的紧密合作是基于国家战略和利益的谋和。美日之间全球化宗旨和目标一致性使得两者货币,确切的说是两大货币加紧合作、谋求全球化利益和诉求,不是简单的汇率水平变化与调节。国际关系的复杂性和高端性是有规划和策划的,并非是价格表象那么简单。

1、日本本土战略组合的本意。伴随日元贬值看到的是日本股市高涨,进而促进或恢复

日本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与影响十分紧迫,也正当其时。当今全球股市为主的发展态势依然清晰,日本则具备股市上涨的实际与条件,尤其是1月30日日经指数上涨突破11100点,近期跃上12000点,为金融危机以来的价格高点,表明日元贬值的搭配并未伤及投资信心,是市场呈现更恰当和有利于自己的组合,这正是发达国家十分高明与有效的资产投资选择与运用,日本依然是一个强国是不能被忽略的。日元贬值不伤及投资信心,反之会调动投资情绪和回报,日本作为本土化财富效应充足的特色国家,这种组合的结果将会极大调动本土资源的经济发展潜力。

2、日本外部战略对策的旨意。日元贬值的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外部意愿和对策,并非是

本国主张和策略。一位美国人形象的比喻美日之间的父子大家庭关系定位,更值得思考日元贬值的国际合作意义。因为美日之间货币政策的默契早已达成,日元的顺应和随从特色十分突出,基础就在于两者共同的全球化战略选择和取向。这是美日之间货币政策默契的关键与核心所在。因此,日元贬值一定意义上不是日元所为,而是美元所致。美元对策的本意是帮助日本经济复苏,日元贬值拉动日本贸易,一箭双雕于美国自身内部贸易需求、刺激日本贸易繁荣。美国经济稳健的复苏进程是日元贬值的空间,更重要的是美国以此价格组合缓和中日之间钓鱼岛的政治紧张局面,挑逗性的计划和激化需要调和和调节。过去希望矛盾激化、现在不希望矛盾破裂,即不希望战争爆发,进而以日元贬值缓冲日本政治情绪、回归经济实际需要,容忍日元贬值的策略是政治权术与经济诉求的谋和,更是美元战略和策略的操纵和意愿体现。

3、日本国内结构策划的创意。日元贬值的本土需要则高度体现在改革与创新的规划。造成日本经济长期低迷的最大原因是零利率下陷入流动性陷阱的金融紧缩,这虽然是金融现象,但其原因并不在金融市场,而是经济增长潜力缺失。提高劳动生产效率、提升日本企业竞争力,日本强化革新的基础,加强研发的投入,推进各项制度的改革,以图达到经济结构的改革,从而强化日本经济的竞争力和增长力。而日本已经在环保处理、新能源研发、绿色经济上有所作为,安倍政府更注重日元贬值给日本企业带来新的竞争力。日本企业已经具备应对汇率风险的能力,汇率本身的变数将不会直接影响企业利润,但汇率变数的产业竞争力的覆盖或扩张则是日元贬值新的角度与转折。目前日本企业已经将其20%以上的生产转移到了国外,汇率对生产的影响已经大幅减低,日本企业需要的是更加大胆的创新。

世界在变,金融危机在变,金融理论在变,国际货币格局在变,日元贬值的内涵也在变,这才是日元贬值的透彻观察与思考角度。

货币自主本无错,即使涉及到双边或多边关系,但汇率自主保护自己是最重要的。日元贬值非常复杂,既有内部自身实际需要,更来自外部国际关系和合作的战略需求。日元国际地位是在退化,包括日本金融中心地位下降,以及日本产业影响力退化,亚洲主要国家多以美元交易、结算和报价。舆论扩大和夸张日元贬值作用,心理因素占主的紧张程度造成意识混乱,这些判断并不准确。对全球心理影响较大,实际影响或滞后并非那么严重。更何况日元贬值顺应自然规律和定律,是市场风险与技术策略防范的积极效应,不是坏事。

尤其是在当下我国经济与贸易的不确定性之中,我国人民币汇率将面临两面夹击。一方面是受制于美元汇率的影响继续,但是汇率技术性的转折将会十分复杂。预计年内即使美元贬值继续,我国人民币升值将难以延续,未来人民币升值有限,人民币贬值压力巨大。我国人民币面临的新挑战是能否扛住人民币贬值的压力,这是对我国经济信心和实际对策的巨大挑战,人民币贬值的应对和准备十分必要。观察外汇市场更需要思考的角度在于:美元全球化与人民币国家化的差异在哪?两者之间似有合作,更有严重的冲突。所以我觉得人民币国际化准备不足、定义不准,所以草率而盲从的国际化缺少货币自由化基本之道,并不是按照程序和流程进行,而是按照想象力的优势推进。程序倒置将会带来更多麻烦,已经面临很大风险。今年人民币升值压力将可能小于贬值的挑战。能否扛住人民币贬值的投机对冲以及套利撤离是很重要的观察。我们对人民币汇率的定力不足和定理不足是关键,并不是简单就国际主导货币对应和但有我们的外部环境与压力,内部不足是最大的缺陷。

另一方面是日元贬值对我国贸易的冲击性,包括人民币兑日元汇率的复杂性。关键在于人民币的定义很重要,不是自由货币、强势货币,更不是美元的对手。我们需要解决的是在强势美元下的生存、发展与壮大的问题,非平起平坐货币体系,或世界重要货币。人民币面对日元贬值的压力在于,我们对日元交易与结算、投资的放开,此时日元贬值更有利于日元资产和回报发挥贬值的效应。人民币内生性不足是关键,非外部环境的变数为主。尤其是我国贸易在经历去年较大的压力之后,今年的贸易形势并不乐观。我国内部的准备不足和效率不高是巨大的挑战,而外部的日元贬值将会加剧日元产品的竞争力和出口的优势,甚至将直接冲击亚洲市场的出口组合和矛盾,对我国贸易外部环境的破坏性和干扰性加大。而对于我国人民币的投机套利将会加大,尤其是对日元汇率水平的诡异性必然加剧投机风险,而非投资价值,市场心理和策略的短期、草率、急躁将会十分突出,这对于经济信心和市场技术具有巨大的干扰和冲击。我们无论贸易或汇率都潜藏巨大的风险,值得引起高度重视,长期考量、准确定义、有效改革、短期突破、积极应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neoma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