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鲁格曼:塞浦路斯集中了所有错误

北京时间3月22日凌晨消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著名学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周四在纽约时报专栏发表了名为《塞浦路斯是所有错误集合》的文章,以下是文章摘要:

现在看起来塞浦路斯的情况已经相当清楚了——不过清晰度并没有让人更放心。事实上,看起来好像塞浦路斯是把所有其他地方出过的错误全部集中在这一个地方了。

1. 失控的银行:塞浦路斯有一个庞大的银行系统,资产规模是国内生产总值的8倍,这是基于一个以高利息和非常好的避税/逃税机会为招牌吸引海外资金的商业模式。

我四处打听了一下,搞清了一些一度困扰我的事情。官方来说,塞浦路斯银行系统中只有40%的存款是非居民的,这意味着该国国民的储蓄规模是国内生产总值的500%,太疯狂了。但是问题是,“居民”这个词的含义和你我想的并不是一回事。部分存款是来自住在塞浦路斯的富裕外国人,还有很多资金属于那些有定居状态,但是并不住在这里的外国人。所以,我们应该说塞浦路斯的存款大部分都不是塞浦路斯人的,而属于被这种商业模式吸引的外国人。

这种商业模式仅仅在其他地方没有亏损时适用,从塞浦路斯银行在希腊的投资巨亏,国内的地产泡沫崩溃之后,厄运几乎是不可避免的,那么就来到了下一个问题:

2. 国内的房地产大泡沫,规模接近西班牙或者爱尔兰,而且还没有完全被消除,也就是说未来还会有更多的损失出现。而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和银行业轻而易举的收入导致了第三个问题:

3. 大规模的估值过高。塞浦路斯的物价和成本相比欧元区其他地方都要高很多。2008年的时候,该国的经常帐赤字超过了国内生产总值的15%。

能做些什么?首先,塞浦路斯银行没有办法偿还债务,而且最不幸的是这些债务绝大多数都是以存款形式出现的。存款的违约将是不可避免的。

按照我现在的理解,最初的错误是塞浦路斯和欧洲人一起搞出来的。欧洲不希望一个明确的银行解决方案,因为除了其他方面的影响,这个方案会让小额被保险的存款有明显很高的偿还优先级;相反,他们搞出了一个实际上是不可能实现的存款税计划。与此同时,塞浦路斯政府还有幻想,银行业的模式可以延续,还希望减少对海外大储户的影响。这也是对小额保险征税的主要障碍。

在某些版本的解决方案中,最终的可能结果就是10万欧元以上的存款需要接受很大规模的损失。

但是即便能做到这点,情况还是远远说不上受控。还有一个房地产市场泡沫没有爆炸,还有竞争力问题没有解决(随着最大出口业,银行业的死亡,这个问题只会变得更严重),接受援助将会使得塞浦路斯承担相当于希腊规模的债务。

到底会怎么样?和很多人指出的一样,塞浦路斯毫无疑问有相比冰岛更好的定位来完成和冰岛一样的事情,因为让重新开始流通的塞浦路斯镑贬值可以带来大量的旅游收入。但是塞浦路斯人愿不愿意这样做呢?特别是他们还没有认识到他们那种几乎不劳而获的日子已经结束的情况下。 (孔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欧债危机袭向塞浦路斯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loganzh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