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投机者将遭市场清理

本报评论员 刘晓忠

近日,无锡市中院依据《破产法》,对资不抵债的无锡尚德实施破产重整。这与去年新余市注资拯救赛维,新疆兵团系注资救助中基实业等不同,但据悉对尚德破产重整是被动选择的结果,即去年无锡市提出,要么施正荣以境内外全部个人资产做无限责任担保,政府和债权银行将为尚德进行注资纾困,要么国有化尚德,但都被尚德拒绝后才决定对尚德破产重整。

不过,尚德破产事件最值得全社会反思的是,为何诸多盛极一时的知名私企多是些缺乏核心技术和竞争力的巨鼠,为何企业危机同时暴露了知名企业家缺乏企业家精神,抑或这些曾抱负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为何都被耗损成庸俗的投机专营者。

以光伏产业为例,国内光伏企业由国际市场先行者和政府宠儿,变成政府和市场的弃儿并不意外。其一,缺乏核心技术、只知道不断扩张产能的先行者难免先遭厄运。NPD Solarbuzz等多家国际研究机构的数据显示,今年全球光伏市场需求为31GW,同比增长7%,但相比掌握核心技术竞争力的海外光伏企业,国内企业普遍面临产能极其落后和产能过剩困局,很难分享到国际市场需求增长的蛋糕。

其二,向政府要市场而非向市场要效率,注定了国内光伏产业先行变先驱。在光伏产业尚仅停留在概念时,国内企业就拿尚不完全成熟的技术,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迅速扩张产能,尽管起初产能的快速扩张既为地方带来高科技光环,又带来了地方GDP和税收增加,同时也给光伏企业带来巨额收益。然而,缺乏核心竞争力、过度依赖政府各种补贴下的国内光伏产业,在行业技术变革、市场需求异动和贸易摩擦等情况下,变成了低效无效不良资产,并打破了发展初期给地方政府和企业等带来的双赢格局,成为各方的鸡肋。

其三,企业一旦把扩张产能变成目标,企业家就已基本丧失了企业家精神,变成了产业投机者。当前在生产效率上优于国企的私企普遍带有浓重的投机色彩,如一旦某行业有发展前景,大量私企就扎堆涌入,而随着产能过剩以及收窄投资边际收益率,私企不是靠技术和管理创新提炼自身核心竞争力,而是转投他业,随着私企可进入的市场领域都出现产能过剩,他们就停产歇业进入房地产领域进行投机。

当然,尚德等私企的风险带有突出的行业性、集群性特征,这种典型负外部性很容易导致交叉感染,并引发失业潮等,政府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予以支持,对政府、私企和纳税人确有双赢效应。不过,政府的救助当始于外部性治理止于外部性治理,避免盲目介入而陷入企业的债务黑洞,何况目前地方政府已债务高企即便有心也受制于无力。

我们支持对尚德破产重整而非政府注资,一则是政府救助会变相放大私企投机收益,加重纳税人负担。一则任何强大的政府都不可能借助自身的信息搜集和资源支配能力,为任何行业确定一个既遵循市场逻辑又具前瞻性的行业发展规划,更无法比市场主体更能为问题企业找到起死回生的妙方。相反,政府权力过度介入市场,将使企业家把取悦政府放在比经营企业更重要的地位,使其丧失企业家精神,变为地道的经济和产业投机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无锡尚德实施破产重整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zhiweiyuan]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