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蔚华:利率迟早要市场化 银行应尽早适应

金融领域越来越受到关注,“影子银行”风险在“两会”上成为热门话题,传统的银行业务在利率市场化的大背景下,也难以再独善其身。

2012年,央行将存款利率的浮动区间扩大到基准利率的1.1倍,贷款利率的浮动区间扩大到基准利率的0.7倍。这被视为是打破银行垄断的一次有力尝试,其影响也在各大银行的年报中有明显体现。

利润增速放缓,银行如何看待利率市场化?影子银行大行其道,传统银行怎样去应对?带着上述问题,《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 (以下简称NBD)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

在他看来,利率市场化是大势所趋,银行应该未雨绸缪提前准备,越早适应越好。

越早适应市场化越好/

NBD:利率市场化正在逐步推进中,作为商业银行掌门人,您怎么看?

马蔚华:利率市场化,我们是有准备的。这么多年以来,市场上各种要素都放开了,只有银行利率没有放开,这不符合市场规律,利率市场化往往和金融脱媒相联系。

所谓“金融脱媒”是指在金融管制的情况下,资金的供给绕开商业银行这个媒介体系,直接输送到需求方和融资者手里,造成资金的体外循环。

美国当年也是这样,首先是因为有非常发达的金融市场 ,除银行外,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的钱也很多,银行份额就少了。

从前年开始,全国银行业的存款增速比前十年的平均数少了8.5个百分点,钱到哪里去了?比如股票债券,现在债券是仅次于银行的第二大融资方式,然后就是信托理财,然后是难以统计的私募基金,民间借贷也很难统计,去年据说是四万亿到五万亿。这么多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运作肯定要形成一个市场利率。

很多客户融资不需要银行贷款了,那么上面这些融资方式形成的市场利率反过来对银行本身是有影响的。去年央行已经扩大了利率的浮动空间,商业银行要想吸引存款,就要上浮利率,这样利率市场化步伐就会真正加快,这个过程在西方早就走过了。

NBD:如果利率放开,对银行业务具体会产生什么影响?

马蔚华:去年上半年利润率还比较高,但是从已经发布的年报看,利润率增幅绝大部分银行是放缓,特别是一些大银行,通过利率市场化会影响银行利润。

利率市场化是大势所趋的,过去那种保护利率做法不可能持续,早一点适应更好。西方国家银行的利差是1.2或1.3个点,我们的利差要超过2个点,我们的利差肯定要缩小。

存款成本上升,贷款利率往下降的话,对银行就有压力。当给优质企业贷款时,它们议价能力很强,肯定要求贷款利率往下降,要想可持续发展,资产价格必须也要提高,只盯住优质大企业显然做不到,只能把目光放在中小企业,小微企业。

在国际上,小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都可以通过资产价格定价稍微上浮解决,但小企业和小微企业不是所有银行都能做的,它管理很不规范,信息也不对称,要把每个都搞清楚,银行成本就上去了。

因此,做小企业、小微企业时,必须有一套科学合理、批量审批的方法。我们在苏州市也做了试点,也借鉴了国外先进银行的经验,确定了风险评价的主要指标,通过工厂化、批量审批,既能风险可控,又能提高资产定价,保证贷款收益率不减少。

此外,还要发展一些非利息收入,中间业务,在中国发展这个也不是很容易,制度、法律和观念等都存在制约。

影子银行需阳光化/

NBD:社会融资结构发生变化,很多金融机构被称为 “影子银行”,外界批其具有极大风险,您怎么看?

马蔚华:影子银行在国际上有特定概念,是游离于银行体系之外,可能引发一些系统性风险的金融中介业务,影子银行在国际上早就存在。

中国的影子银行问题,应该从两方面来看,有些影子银行是监管套利的,应该尽早的制定措施,防范风险,这是对的。

但从另外一个方面看,社会融资结构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我们光靠银行信贷体系难以满足全社会需求的变化,所谓的影子银行,也就是非金融机构,信托、租赁和债券等也就应运而生。

过去我就提出过要修改 《商业银行法》,当时文件制定时就加了一句话,银行对非银行金融机构投资要国务院批准,算是预留了空间。因为现在社会融资结构变化了,利率也在市场化,银行除传统业务外,还应该更加多元化,现在应该把国务院批准的,交给监管部门。

NBD:也就是把影子银行阳光化,有什么建议呢?

马蔚华:应该允许银行从事财富管理信托业务;投资参股或控股信托、证券、保险以及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允许银行获得企业部分股权或认股期权,并允许银行向PE直接投资或发放贷款;并修订《商业银行法》。

金融脱媒使信贷业务占社会融资总规模的比例不断下降,已从90%左右下降到不到70%,从银行资产负债表来看,贷款资产也多数不到一半。另外客户需求也发生了很多变化,客户不愿意存钱在银行,而愿意买理财产品;有些客户还有表外业务需求,这都是传统信贷不能提供的。他认为,银行利用财富管理信托连接两个方面的变化,这是顺应变化趋势的选择。

信贷规模或持平去年/

NBD: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将M2预期增速设定在13%,比去年预期低了一个百分点,您觉得会对今年的新增信贷规模造成影响吗?

马蔚华:很多媒体关注M2,我认为决定M2增速的一个是GDP的增速,另一个是通货膨胀的预期,这两个是最主要因素,今年和去年变化不是很大,去年实际执行数是13.8%,今年是计划13%,我感觉今年信贷增长不会和去年有太大波动。保证社会经济平稳增长,最主要的是调整结构,追求质量,而不是过多的追求速度和数量。

人口、环境等因素都制约经济增速,银行本身也在受制约,而且由于社会融资结构的变化,影响GDP因素除了信贷还有别的因素,我判断央行正是考虑到种种因素,才把M2定在13%。

NBD:您在招行前后提出两次转型,招行也在全国股份制银行中处于领先地位,请您讲讲管理银行的思路。

马蔚华:一次转型时,我们从注重大客户,追求利差等,到重视零售业务和中间业务,是商业模式的转型。

二次转型重视小企业,是从节约资本和提高风险管理能力的角度考虑的。小企业的风险权重是75%,低于大企业的100%,大企业是违约概率低,违约损失率高,小企业则是相反,有更好的风险缓释能力;同时小企业风险比较高,是否能把风险管理好,定价是否能够覆盖成本,都是考验风险管理本事的业务,能做好小企业是一家银行风险管理水平高的表现。

我的体会是我们和发达国家银行的差距,主要不是产品和服务的差距,在这两点上,他们有啥我们就马上可以有啥,最主要的还是管理理念的差距,思维方式的差距。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3年两会财经报道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jbya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