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拓老鼠仓案秘密:涉嫌假离婚 让小姨子顶包

一位曾经叱咤股坛的基金经理,被公诉机关指控为谋求非法获利的“安全”,涉嫌假离婚、让小姨子顶包、手机单线秘密操控、损毁涉案电脑破坏操作记录……一些八点档上演的肥皂剧情节,在监管者的眼皮底下上演。

2月26日上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交银施罗德原基金经理郑拓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案。不同于以往任何一起同类案件,这一起显得更为隐蔽复杂。

证监会曾在2012年5月23日对该案做出的通报中指出:郑拓在2007年3月至2009年8月实际管理交银稳健基金期间,利用任职优势获取的未公开信息,先于或同步于其管理的基金买入或卖出股票50余只,累计成交金额达人民币5亿余元,非法获利人民币1400余万元。

然而,因《刑法修正案(七)》在2009年2月28日出台前未将上述行为纳入刑事处罚范围,故检方此次指控,只涉及在2009年2月28日之后的交易行为。

起诉书显示:在2009年2月28日至8月20日期间,郑拓等3名被告人采用上述方法买入西山煤电(000983.SZ)、中煤能源(601898.SH)、中国神华(601088.SH)、中国平安(601318.SH)、万科A(000002.SZ)、保利地产(600048.SH)、金地集团(600383.SH)、华侨城A(000069.SZ)等11只股票,成交4638.48万元,获利1242.75万元。

法庭上,公诉人和辩方律师进行了激烈的辩论,加上郑拓等人的供词也与之前的笔录有了很多出入,一些鲜为人知的细节进一步曝光,这使得该案更为扑朔迷离。

顶包的小姨子

与之前几位涉嫌同类案件的基金经理不同的是,“郑拓案”的被告中还牵涉了他的两位亲人——前妻夏伟红和前小姨子夏伟玲。

如之前在2013年1月16日审理的中金公司投行部邹炎涉嫌内幕交易案,也是通过妻子张玲(音)操作他人账户,但一般证券从业人员的家属都不会被追究法律责任。

但此案中,公诉人多次指出郑拓与夏氏姐妹存在“共谋”、“串谋”等情节,希望以此为两人定罪。

当初2010年证监会查到郑拓时,郑拓已经在好望角做起了私募。由于平时郑拓都是通过自己的MSN或Skype号码直接与电脑另一端的夏伟红号码联系,但电脑另一端的操作人却未必是夏伟红,他们想到了让一个跟郑拓关系不大的人“揽下”所有事。这个人就是“前妻”的妹妹夏伟玲。

司法调查发现,夏伟红是艾派克斯动力工具(上海)有限公司供应链经理,工作一直比较忙。但妹妹自2008年来上海投奔姐姐后,一直没有工作,并借住在姐姐家。因此,只要夏伟红不在,电脑另一端也一定有人守着,那就是妹妹夏伟玲。

夏伟红是硕士学历,夏伟玲是本科。虽然两人都不懂得金融证券,但是对于“机械地”执行郑拓的指令这样的工作却是游刃有余。

夏伟玲在法庭承认:当时考虑到姐姐和前姐夫的前途,而自己又没有工作,且确实参与过相关操作,于是答应在第一次证监会调查时顶下了所有事。面对证监会调查,夏伟玲称这些账户都是自己操作的,跟郑拓、夏伟红没有关系。

但这样几乎买一只涨一只的投资奇迹谁会相信呢?

此外,公诉人提供的一份由沪港金茂会计师事务所作出的审计书显示:夏伟玲转入上述被操作的多个账户资金共计65万元,而转出的资金分别是63万元、120万元和2376万余元。夏伟玲共计收到上述账户钱款2559万元。其中1620万元被转入其期货账户中,而期货账户中的247万元被用于购买三亚的房产。

这件事在夏氏姐妹处得到了承认。夏伟玲在庭审中表示:当时一是因为没有工作,二是因为多少也参与过,三是为了姐姐,不想让家人受牵连,所以愿意去承担。

检方之所以如此“苛责”,一是因为夏伟红的确在法律上是上千万元获利额的实际受益人,二是因为夏氏姐妹在2010年10月证监会的调查中策划过“让妹妹顶下全部事”,妨碍过司法公正。

单线联系的前妻

但夏伟玲这个“朴素”的想法并没有任何帮助,只会害人害己。

或许正因为出现过“顶包”一事,公诉人对郑拓的离婚真假也存质疑。

资料显示,郑拓与前妻夏伟红于2008年8月5日协议离婚。离婚时约定:因女儿跟随妻子生活,故除两套房产一人一套外,其余现金和股票资产,全部归夏伟红所有。此外,郑拓每月还需支付生活费人民币一万元。

照理离婚后夏伟红的资产应该与郑拓无关,但事实上,郑拓一直都在帮夏伟红打理她及她亲属名下的股票账户。

对此,夏伟红称:因孩子判给女方后,开销很大,因此让郑拓帮忙理财

但公诉人手中的郑拓在公安机关所做的多份供词均显示: 2007年听闻上投摩根原基金经理唐建“老鼠仓”被查处后,郑曾向妻子提及:我们不能用这个账户了,要借用他人账户。

这也让公诉人怀疑:除了频繁转移账户,郑在2008年离婚,也有逃避监管的嫌疑。

但郑氏夫妇当庭并没有承认“阴谋离婚”一事。

事实上,逃避监管的线索还有很多,首当其冲的就是令人眼花缭乱的转移股票账户。

原晓丽是夏伟红的嫂子。早在2007年9月、10月间,郑氏夫妇就让原晓丽在哈尔滨开设了证券账户。2008年,即有资金陆续转入该账户炒股。大约过了一年多,夏伟红说在哈尔滨的费用太高,让原将账户转至北京,并将账户更名为原晓丽女儿的名字。

证监会的通报曾称,“郑拓使用的证券账户先后转挪于上海、哈尔滨、北京等地多家证券营业部,账户资金更是通过其亲属、朋友等10余人银行账户多道过桥走账,刻意规避监管,反稽查意图明显,极大增加了调查取证的难度。”

此外,被认为有反稽查意图的是,郑拓通知买卖股票的工具都十分谨慎。

首先是他遥控指挥夏氏姐妹下单的时候绝不使用电话,而是使用电脑聊天工具,将简单的代码、买入时间、数量等告知,而对方则回应“OK”以示收到。为了避免引起注意,郑拓在自己的手机里专门装了一个软件,过滤相关的通话记录。

此外,如果是郑拓亲自为私人账户下单,从来不使用公司的电脑,而是随身携带家里的手提电脑,并且不使用公司的无线网路,而是使用自办的无线网卡。

这点公诉人在当庭的讯问中也曾问及郑拓:用自己的电脑下单,是为了回避监管?郑拓低声应答:对。

郑拓的反稽查思维非常强。当他得知自己被调查时,曾反复嘱咐夏伟红,将之前使用操作过股票的白色索尼笔记本扔掉。这在夏伟玲之前所做的供词中有反复出现。但夏氏姐妹在当庭的回答却是:白色电脑的硬盘坏了。而这也成了检方的一大遗憾,因为至今还有部分股票的操作记录未查获。

最后,还在这对离婚夫妇处各发现了一部“单线”联络的、未实名登记的手机,显示了郑拓在处理股票,或者说“前妻”一事上的异常谨慎。

郑拓对这部单线手机,称是为了防止每天有几十个骚扰电话;而夏伟红处发现的单线手机,上面只存了一个联系人:zt1111,夏称是为了沟通孩子的事。虽然手机是在大约2011年前后购置的,也就是在2010年10月证监会调查过后,但这还是难以让人相信这仅是离婚夫妇的一种沟通方式而已。

公诉人表示,郑拓自己在多份供词中曾谈到攻守同盟的事,并曾在亲笔供词中承认,以此对抗公安机关的调查。

此外,公诉人手中的资料显示,夏家的多个账户在转至哈尔滨时,资金已达1866万元。其中,郑拓的存款有141万元。

公诉人称,郑拓夫妇及其家人投入股市的资金总共不超过300万元,但最高峰时达约5000万元,不能因为三人当庭翻供而认为是证据不足,建议郑拓、夏伟红、夏伟玲三人的刑期分别是有期徒刑4年、3年和2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amysun]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