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忧虑被天津超越:北上广还是京津沪

在广州一家汽车公司工作的小董2006年从湖北某大学毕业后来到广州工作,他和两个同事一起在广州天河区租了房子,但这两年,两个室友先后离开广州去了北京、上海。

“尽管北京、上海生存压力更大,但发展空间也比这里大很多。”过去一年,小董努力寻找各种机会,在近期跳槽到上海一家待遇更为优厚的汽车公司。

与人的挪移相比,广州这个城市目前也面临着被天津赶超的危险。2011年,天津GDP超越苏州上升为第五,去年进一步紧逼广州,2012年其GDP仅比广州少600多亿。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在1月份举行的广东省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上指出,追兵已经近在眼前、迫在眉睫,广州官员要有危机感、紧迫感和忧患意识,并增强务实精神推动经济发展,改变“后有追兵”的被动局面。

重回“京津沪”?

今年1月下旬以来揭晓的各个城市的2012年“年报”显示,上海和北京仍处于遥遥领先的位置,而广州虽然仍位居全国第三,但相比前面的两个“标兵”,差距甚远,而后面的几个追兵,尤其是天津,已经“追到了屁股”。

改革开放后,国际产业转移成就了珠三角 “世界工厂”的地位。作为珠三角的中心城市,广州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走在依托加工贸易的发展路径上,以轻纺、家电制造等为代表的轻工业在广州迅速发展起来。

仰仗于轻工业的发展,至1991年,广州先后超越天津、重庆等城市,雄踞全国第三,这一地位一直延续至今,也形成了目前“北上广”的格局。

不过,近几年来,随着经济重心的北移和内陆地区的开放开发,加上广州自身的转型带来的经济增速放缓,广州逐渐感受到了来自天津、重庆等城市的挑战。在2009年7月开幕的广州市委九届七次全会上,现任广东省省长、时任广州市委书记的朱小丹在讲话中要求各级各部门要有忧患意识:“我隐约地感觉到,在广州过万亿后的一两年内,天津的经济总量可能赶上广州。”

朱小丹的担忧有其缘由。2008年金融危机后,广州的外向型经济饱受打击,出口增速急速下滑,拖累了GDP增速。2009年上半年又延续了这一走势,当年上半年,广州GDP增速仅为8.5%。而反观天津,不仅持续有大项目落地,滨海新区的开发也如火如荼,当年上半年经济增速高达16.2%。

尽管其后广州经济回暖,但在经济增速上两地一直存在差距。2012年,广州经济增速为10.5%,天津则高达13.8%,比广州高出了3.3个百分点。反映在总量上,就是总量差距的迅速缩小。2006年时天津经济总量仅为广州的71.48%,但到2011年,这一比例已上升至95.4%!做了20多年老三的广州,今天已经感受到了天津“兵临城下”的紧迫感。

计划经济时代一直到改革开放初期,三大直辖市称为“京津沪”,代表我国城市经济的第一方阵,当时的广州排在天津重庆之后,与武汉相差无几。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造就了广州的今天和“北上广”的地位,但现在,面对天津的强势回归,是重回的“京津沪还是继续保持“北上广”的格局呢?

广州的影响力绝不逊色

多位接受《第一财经微博)日报》采访的专家学者均认为,天津作为一个直辖市,在政策、土地等资源方面优势明显,近年来固投总量和增速都迅猛增长,在一系列大项目的带动下,未来超越广州成为经济总量第三的城市已经成为一个明显趋势。

但即便如此,广州仍有不少优势。

广州市社科院产业经济与企业管理研究所所长尹涛告诉记者,相比服务业,工业产值对经济总量的贡献最为直接和明显,这几年国家在天津布局了很多骨干项目,而广州主要是依靠市场化的力量来发展。

数据显示,去年全年天津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8871.31亿元,而广州全市的固定资产投资仅3758.39亿元,仅为天津的42.4%,而投资对经济的拉动往往在后几年显现出来,也就是说,在未来发展速度上,天津经济增速领先广州的趋势将很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

在几位专家看来,广州的基础设施已经完善,土地等各方面的资源有限,缺乏如天津以及一些内地城市大规模固投的空间。广东省社科院区域与企业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丁力认为,天津是直辖市,而广州只是省会城市,上世纪80年代初天津一直都在广州前面,所以如今被天津超过“也很正常”。

“广州在政府主导发展方面一直都没有北方城市那么明显。”丁力说,广州更多的是依靠市场化的力量,广州的投入产出比一直比较高,固投占GDP的比重一直比天津等城市小很多。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则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分析天津与广州的异同。“这几年天津经济总量是增长很快。但在经济质量上,还是不如广州的。”丁长发说,天津主要是靠大型国企、大项目以及部分海外大型企业的投资,但广州在工资水平、投资环境上还是优于天津的。

“广州作为区域经济中心,它的集聚和扩散效应,在短期内是天津无法企及的。”丁长发说,如果广州和以工业为主的佛山实现完全的同城化,那么其优势将更加明显。“十年之内,即便经济总量被天津超过,但广州在国内的影响力绝对不会逊色于天津。”

改革创新冲劲不足

尹涛说,广州应把现有的南沙新区、中新知识城、空港经济区等重大发展平台做好。其次,广州应进一步优化发展环境,尤其是对区域的辐射优势要显露出来,让更多的好的要素在广州集聚。

丁力说,现在广州的核心问题在于怎么提升经济发展质量,而质量又涉及到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要减少依靠土地、廉价劳动力等比较优势来支撑的部分,更多地转向依靠智慧、创新等支撑经济发展。

不过,即便仍存在不少明显的优势,但在被天津赶超的局面下,广州自身的隐忧仍不少。

“不是说你第一年被超过这些优势就会消失,它有一个慢慢削弱的过程。别人那么快的发展,说明那里有机会,资金和人才就会过去。”广东省综合改革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彭澎不无担忧。

首批创业板上市公司硅宝科技董事长王跃林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这几年广州对资金和人才的吸引力明显减弱,现在很多内陆城市在改革创新、政策扶持等方面的力度都强于广州。

他说,由于广州很多人都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既得利益者,所以缺乏进一步改革创新的动力。“如果我们再不进一步改革、创新,那可能会被很多城市超越。”

几位专家均认为,对广州来说,相比经济总量被天津超越,更令人担忧的是现在广州进一步改革创新发展的冲劲、创新后劲不足。“长期积累下来的很多矛盾,不改革就没有出路,但既得利益者对于继续改革创新没有动力。”丁力说。

“当年是改革开放的排头兵,想方设法要改革,现在在安乐窝里太舒服了,更多的是考虑既得利益,没有了后劲。”彭澎说,现在广州的发展平台不少,但就是缺乏当年袁庚式的“拓荒牛”。

丁力指出,面临后亚运、后汽车、后房地产时代的挑战,广州仍缺乏明显的新经济增长极。虽然现在南沙新区、中新知识城、空港经济区等重大发展平台不少,但这些“帽子”尚未发挥应有的作用。

数据显示,去年天津滨海新区生产总值7205.17亿元,占天津全市的56%,而去年新获批为国家级新区的广州南沙新区GDP为836亿元,仅占广州全市的6.2%,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你说广州的第三产业占比很高,贡献大,但这在某种程度上也说明你的第二产业发展不够好。”丁力说,像上海这样的国际金融中心,制造业都还占有相当的比重,而广州的二产实力明显不如,“所以我认为广州在改革以及城市发展模式上应更好地反思。”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josema]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