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谁遭滑铁卢:金鹰基金东海证券难兄难弟

[导读]中科招商已有多个项目跌破成本价;金鹰基金业绩全线溃败,券商集合理财最差资管东海证券独占3席

“2012年12月4日,上证指数精准地跌到了1949点,我们也回到了解放前。”这是一位PE机构高级合伙人日前在某论坛上的结语。

话毕,台下观众忍俊不禁,纷纷报以热烈的掌声。偌大的会场里,坐着各大金融机构的“大佬”,他们中有基金公司的操盘手、有证券公司的资产管理人、有一级市场股权投资的推手,甚至还包括信托产品的投资经理。

笑声,兴许无奈,但更多的似乎是自嘲。2012年,对于资本市场的各大参与方,真正能够开怀大笑的,大概只有银行和信托两大体系。

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资本市场最是无情。曾经的全民炒股、全民玩基金、全民PE的时代,已经过去。在潮水退去后,我们清晰地发现,资本市场里遍布赤裸裸的泳者。

中科招商亏本赚吆喝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去年全民PE的时代,今年变成了全民信托。上述某PE高级合伙人所调侃的“一夜回到解放前”,正是很多PE机构目前内心情绪的真实反映。

二级市场的萎靡不振直接导致了依赖IPO退出的股权投资机构们基本上无利可图,“项目上市也不能保证绝对收益了”。

记者统计发现,中科招商上市的6个项目,雪人股份日出东方硕贝德宏大爆破利亚德隆鑫通用,基本上已经跌回了成本价,或盈利大幅缩水,前期的投入只是赚个吆喝。

雪人股份,2008年12月,中科招商旗下基金上海科宝和张家港中科汇鑫分别向雪人股份增资1499.97万元和1200.01万元。截至上市时,中科招商两只基金共持有518.4万股股份,占雪人股份上市后总股本的3.24%,成本约为5.2元/股。

雪人股份上市时发行价为19.8元/股,截至2012年12月4日,其收盘价为8.6元,较发行价已下挫近57%。而中科招商旗下两只基金也从上市时的接近3.8倍回报变成了不到1.7倍。

5月21日上市的日出东方发行价为21.5元/股,发行市盈率23.89倍。2010年6月,中科黄海、广发信德等机构进入太阳雨(原日出东方),其中中科黄海出资22750万元,截至上市时,中科黄海持有日出东方1950万股,平均成本为12元/股。

2012年12月4日,日出东方创出新低,收盘价为11.5元,也就是说,日出东方已跌破中科招商进入时的成本,中科招商在日出东方身上只能赔本赚吆喝。

除了日出东方,中科招商另一单Pre-IPO的大单隆鑫通用,也面临着相似的局面。2010年6月,中科招商旗下的中科渝祥出资5亿元受让隆鑫通用的8000万股,每股成本约为6.25元。12月4日,隆鑫通用曾一度下挫至6.28元,仅差0.03元就跌破中科渝祥进入时的成本。

此外,2010年9月28日广东中科招商投资2500万元,认购宏大爆破500万股,每股成本为5元。12月4日,宏大爆破最低下探至10.94元,中科招商的账面回报也变为了2倍。

2010年12月,中科汇通进入利亚德,成本为每股5.9元,12月4日,利亚德曾一度下跌至10.07元,较16元发行价缩水38%,中科汇通的账面回报也变为1.7倍。

上述6个IPO的项目中,只有硕贝德位于发行价以上。除此之外,中科招商旗下中科白云和广东中科招商回报依旧维持在5倍左右。

硕贝德的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 2011年12月31日,中科白云的总资产111280万元,2011年度净利润-1,297万元。

“中科专注于Pre-IPO项目,很多项目进入时成本已经不低了。股市下行,利润肯定越来越少。”深圳一位创投机构合伙人告诉记者。

据了解,中科招商旗下基金已经投资超过100个项目,2012年仅有6个项目实现退出。

5大业绩最差基金,金鹰占据3席

一级市场的低迷,往往由二级市场传导而来。2012年,对于二级市场重要力量的基金来说,也是相当难熬的一年。

而对于金鹰基金的持有人来说,2012年更是令人备受折磨。在纳入统计的284只偏股型基金中,倒数的最后5位中金鹰基金占据了3席。

其中,金鹰行业优势股票以-12.86%的收益率位列倒数第一,金鹰策略配置股票以-12.79%收益率位列倒数第二,金鹰主题优势股票以-11.28%位列倒数第五。而倒数第三和第四则为诺德优选30股票和上投阿尔法,今年以来收益率分别为-12.41%和-12.23%。

金鹰基金的颓势,可谓贯穿2012,上半年,旗下6只偏股型基金集体沦陷,全部位于靠后排名。而金鹰行业优势股票和金鹰策略配置股票更是稳坐末把交椅,从年初一直到年底。

7月26日,金鹰基金发布公告,何晓春担任金鹰行业优势基金经理,原基金经理彭培祥因工作原因离任。

何晓春曾任职包括东莞宏远期货、江南期货、广永期货等多家期货公司,今年4月份正式加盟金鹰基金,现任金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发展部副总监。

不过,具有丰富期货经验的何晓春并没能改变基金的颓势,可见,前任基金经理彭培祥对金鹰行业优势的影响之大。

“金鹰系股基这种集体的颓势,与其基金经理的选股能力欠奉和对市场走势的研判失误有很大关系。”深圳某基金经理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记者查阅该基金2012年半年报,其投资策略和运作分析中为前期失误找到了原因,二季度策略报告中预期到二季度有可能走出前升后调的走势,但市场前期上升的时间比预期要短。在配置上,超配的地产、券商对基金有一定贡献,但是在后期的医药,白酒配置太少,导致表现落后。

除了没有配置医药、白酒等强势板块外,“踩雷”也使得金鹰行业优势股票一蹶不振。今年1季度报显示,金鹰行业优势持有比亚迪138万股,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为4.08%,而半年报显示,金鹰行业优势依旧在增持比亚迪至288万股,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为6.31%。

三季报显示,其对比亚迪依旧情有独钟,“众人皆弃我独买”,三季度继续增持至338万股。

而自4月18日冲至最高位32.7元/股后,比亚迪便一路暴跌,截至9月28日,其收盘价为14.28元/股,下挫幅度高达53.29%。

位居倒数第二的金鹰策略配置基金经理为杨绍基,杨绍基对周期类个股的高位配置使得其在今年5、6月份的周期股下跌中遭受较大损失。

三季度,其重仓股德豪润达下挫27.71%。杨绍基曾任职于广东发展银行资产管理部,2007年8月加入金鹰基金,先后担任行业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基金经理、研究发展部副总监。

东海证券全军覆没

事实上,金鹰基金并不孤独,它还有“难兄难弟”东海证券。与金鹰基金相似的是,券商集合资产管理产品中,排名倒数最后5位的产品东海证券也占据了3个。分别是东海精选2号、东海精选5号和东海精选6号,以-28.97%、-26.31%和-24.37%的收益率位列倒数第一、第二和第五。具体排名也与金鹰基金旗下的三只基金高度重合。

截至2012年12月19日,在业绩倒数的50位券商理财产品中,数量占比最多的非东海证券莫属。东海证券旗下10只集合理财产品中9只均排在后50位,占比高达20%。仅有东海稳健增值取得正收益,今年以来收益率为4.51%。

其中,东海东风5号今年以来收益率为-21.14%,东海东风8号、2号为-17.91%和-17.7%,东海精选1号为-16.69%,东海东风3号为-15.61%,东海东风9号为-11.3%。

上述10只资管产品中,6只为普通股票型、2只为股债平衡型、1只为混合债券型、1只为FOF,目前仅有一只在1元净值以上。总规模仅为65亿元。

曾经的东海证券资管有过短暂的辉煌,在原资管总经理龚小祥的带领下,曾经创造出88亿元的管理规模。

“东海证券的铁三角——原总裁章涌涛、资产管理部原总经理龚小祥、资产管理部原投资总监朱玺,这三人对东海证券资管业务的发展有过很大的帮助。”华东一位券商资管负责人告诉记者,“龚小祥离世对他们的打击很大,随后章涌涛和朱玺也离开了,此前围绕东海资管最核心的三个人都已经不在。”

资料显示,目前,梁游、刘俊、陈敏均为东海两只产品的投资经理,东海证券面临着人手紧缺的困境。

“这样的投资风格毫无疑问是非常相似的,产品最后的收益是一荣俱荣,一枯俱枯。”上述券商资管负责人告诉记者。

理财产品信托危机隐现

在二级市场低迷的情况下,银行理财产品和信托产品的高收益成为了不少投资者首选。

目前,银行理财产品的规模已经超过6万亿,信托的规模也接近7万亿,成为了漫漫熊市中火爆的投资渠道。

银行和信托两大金融机构,虽是两大最为吸金的机构,但也受着越来越大的诟病。特别在近期频频爆出的理财产品纠纷和不少信托产品面临兑付危机的背景下。

近日,银监会向各银行业金融机构下发《关于银行业金融机构代销业务风险排查的通知》,要求各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加强内部管理,对本行代理销售的第三方产品的业务流程进行全面风险排查。目前,银行代销的产品包括保险、基金、信托、私募和PE。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amysun]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