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雅玲:人民币国际化的复杂性与艰巨性

谭雅玲

谭雅玲(微博),现任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中国国际经济关系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亚非发展交流协会常务理事、兼多家刊物特邀研究员;为国内外知名专家学者。长期以来一直从事国际金融研究,跟踪市场变化,分析发展状况,预测未来走势与前景。

2012年是我国人民币国际化期待进一步加深的年份,我国汇率政策推进也在紧锣密鼓实施,国内外预期十分乐观,人民币汇率是焦点,但不尽人意十分突出。因为汇率不仅没能保护自己的贸易,反之却在消耗贸易积累。人民币国际化的思路需要梳理和理性,尤其需要总结经验教训。

1、人民币国际化外部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这是要关注的一个大前提和对外部环境的一个基本判断。未来面对国际环境以及趋势,无论国际经济关系,或国际金融关系的地区差异和国家差异将进一步分化,矛盾和水平差异在加深过程中,而不是在缩小过程中。美国金融水平处在高级阶段,十分灵活和娴熟的把握和驾驭为自己的美元霸权十分突出;中国金融水平处在初级阶段,市场不健全,制度不完善,经验和战略不足。人民币国际化面临着很大的外部风险和挑战。它并不会一帆风顺,尤其是目前我国内部的流程有点偏激,并不利于水到渠成的规律和自然节奏的实施与发挥,其中对外部环境判断的不准确和不真实十分严重。

从这个角度去看,我们改革发展的关键点在哪儿?集中在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还是我们自己的货币基础和安全?美联储已经用了四轮货币政策,这四轮货币政策不是为眼前,是为未来,从更长远角度去想。通过四轮货币政策,整个金融市场 是在扩张。所以美联储第一轮和第二轮宽松的政策是集中数量型配置,即所谓市场关注的QE1和QE2;而第三轮和第四轮的政策是突出结构性的调整,即所谓的QE3和QE4.美联储货币政策的特殊性和独特性远远超出我们自己政策实际能力和水平,我们的考量需要准确和求实。

2012年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世界经济乃国际金融市场的全球聚焦和敏感事件。然而,由于解读的偏激和误导,美联储货币政策资质与本质上的分析与论证出现偏差,进而导致全球经济从乐观转向悲观,正是伴随美联储上半年不变的货币政策,世界经济乐观预期,4月春季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年会将全年经济增长预期向上调整,美国经济增长加快、欧洲经济衰退减缓、日本经济复苏加快、发展中国家经济基本稳定。

但是进入下半年,特别是美联储QE3和QE4的出台,10月两大机构秋季年会将世界经济增长预期向下调节,全球经济悲观氛围加重,美国经济不景气,失业率担忧扩大,财政悬崖严重;欧洲经济衰退加重,解决方案延后拖沓无奈;日本经济反复性扩大,衰退迹象明显再现;发展中国家参差不齐,整体水平减慢。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效应似乎十分明显,但并不对症货币政策的真实与结果。

2012年围绕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关注、争论与期待,世界经济一波两折,上半年较乐观,下半年较悲观,其中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一个分水岭。首先9月13日美联储例会宣布美元400亿美元购进抵押证券;紧接12月12日美联储例会进一步决定每月450亿美元购进长期国债;进而全世界普遍认为美联储QE3和QE4出台了。然而,实际上美联储QE3和QE4的遐想十分突出,过度关注和极端解读刺激市场错觉与混乱,尤其不利于目前以及未来的经济与市场的稳定。

特别是美联储9月13日例会之后的市场表现是动荡性与经济表述是不确定性,不利于经济稳定十分突出,既展现出美元下跌、美股上涨、黄金上涨、石油上涨,世界经济随即判断从上半年的乐观转向悲观,舆论导向的理由就在于美国经济不好,美联储又开始印钞票了。而真实的状况则是美联储货币政策伴随着QE3的出台而发生了质的变化,尤其是资产组合结构性的调整,并非是简单或重复QE1和QE2的宽松政策循环。这正显示出美国经济时代的高端全球化,美元地位影响的全球霸权性。这是世界经济有所偏激判断的一个误区和炒作焦点,值得世界经济分析与预期审慎定论与评价。

回想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国际金融市场局限在外汇、资本、黄金、利率、银行。我们按照这五个市场划分来分析整个金融市场。但是我们现在再研究国际金融市场的时候,石油在国际金融,大宗商品在国际金融,农产品在国际金融。范围在扩大,地域在扩张。美国人在干什么?扩大金融市场的范围,为美元霸权夯实更大的市场。它的一个前提就是美元霸权制度很牢固。美国人为什么从2000年以来规划了两年两轮的低利率甚至超低利率?第一轮低利率1%,第二轮低利率是0%。它设计的是长远目标。如果美国的利率霸权不存在,美元的霸权地位就会受到动摇。何评价美联储的货币政策面临巨大的挑战,舆论的偏激性和偏颇性十分严重,不仅不利于风险规避,相反正在囤积更大的风险压力。尤其是在我国当前宏观经济不稳定,货币政策方向难以定夺的形势下,这种混乱而复杂的语气十分不利于我们自己的政策协调与经济稳定,特别是心理稳定受到的冲击更大。

我们应全面、深入和站在更高的角度评价这种对策特殊性和远见性。这个时候我们要做什么?应该保护好自己,应该有效地保卫自己。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目前外部环境的挑战性极大,就是美元霸权的重新回归,市场定义不准确严重影响自己的定位和对策。我们需要讨论和关注的是如何在美元一只独霸新环境的人民币生存、发展与壮大的问题,而非替代或抗衡乃并行。

2、人民币国际化面临美元霸权新时代的风险挑战。美元霸权的目标和目的是消除所有的货币竞争对手。人民币是一个潜在的竞争对手,所以它一定是在规划和对付人民币改革开放与发展。在讨论所有货币格局的时候,我们发现这场金融危机,美国人在干什么事情?拼命储备石油。从石油依存度上看,全世界主要国家在增加石油对外依存度,唯有美国是在减少石油对外依存度。它在干什么?它在做战略准备。石油囤积、黄金囤积,它要干什么?重新架构国际金融体制。未来的三足鼎立:美元、黄金、石油。这是未来10年我们要面对的一个格局性的转变。人民币在里面处于什么角色?这是对于我们的巨大挑战。

未来我国经济内部环境艰难而波折,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一个现实。我们经济可持续性必须要用转折,必须要用改革,必须要用调整来面对。这是我们的一个重大新课题和新挑战。30年前这样干可以,30年后的今天这样干可以吗?还是产量和产能说话吗?不是。是创造力说话。我们还用产能概念来累加工业,我们还用产能的概念来累加贸易。我们能够占领世界市场吗?占领不了。我们现在情绪和思路是跨越式发展,初级阶段尚未完成。我们进入了高级阶段,不走中级阶段。中级阶段要做什么?研发。研发品牌,研发核心竞争力。这个研发过程有多少?投入有多大?西方走了50年,100年,150年,我们跟他们的差异有多大?我们的发展失去定律和规律是一个严重的战略思路的错位与错觉。

我们跟着西方的模式在走,要去扩张,海外扩张,地域扩张,产业扩张,投资扩张。完全过度了,中国根本没有到投资海外的高潮。西部需要投资,农村需要投资,每个人社会保障体制需要投资,中小企业需要投资,干吗要喧嚣海外投资高潮?消费海外高潮?它帮助中国消费了吗?没有。反而帮助日本消费,帮助法国消费,拉动日本经济,拉动法国经济,从这里面折射出来我们经济发展诉求和利益在哪儿?这是一个更严重的问题了,已经很乱了。从这个角度去想,结构性的突破面临着艰巨的时代。怎么样突破结构?我们的结构问题已经喊了七八年,十来年,贸易问题讨论20年,外汇储备问题讨论10年,人民币汇率制度问题讨论7年,没有结果。这值得我们思考。我们说的太多,做的太少。还有一个更纠结的角度,周期性调整更难,我们处在双周期的低谷阶段。我们怎样克服这个低谷阶段,这对于我们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未来我国人民币国际化的挑战大于机遇。我们过去说机遇和机会太多了,机遇机会不是拱手给你的,我们放弃了很多机会。我们的机会放弃跟什么有关系,跟我们过去的努力和付出有关系,我们过去的付出艰辛和努力发奋得到发展机会与空间,进而我们的机会在于外部的认可和内部改革的效率,这是我们的机会,是努力干出来的。如何看待未来的机会,对于我们发展非常重要。挑战性在于自身的不足和改革的无力或者乏力。从现在的角度思考我们的改革,我们贸易结算在推进。贸易结算是我们改变贸易非常好的一个手段。

但是我们想过吗?我们贸易结算在推进,香港交易所说中国贸易结算量在累加,在增加,在增量,我们自己的统计也是这样的。但是我们的贸易结算在增量,怎么我们的贸易状态在退化?怎么解读这两者之间的关系?结算量增加了,贸易水平下降了,前年我国贸易增长40%,去年增长20%,今年不到10%。我们的国际结算数量是在干什么?不是促进贸易增量,而是在投机套利,是在对冲套利。这样对于我们的发展有好处吗?这是值得去思考的。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我们对美元的判断是错误的,年初大家判断强势美元要反弹,结果没有。美国为什么让美元贬值?美国人为什么要扩张货币?为了建市场。把美元的根基落在市场上,美元价格以贬为主,这是它的诉求。美国通过美元贬值可以占领更多市场,可以让所有商品反向运行,掠夺大家的财富。现阶段的人民币升值就是掠夺我们未来的贸易积累,进一步伤害我国未来的贸易局面和形势。

从人民币角度,未来我们的挑战大于机遇。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多的外汇储备,中国是没有开放的外汇市场,这就是我们的软肋,最大的软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neoma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