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雅玲:热钱制造和看重的市场机会在哪?

谭雅玲

谭雅玲(微博),现任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中国国际经济关系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亚非发展交流协会常务理事、兼多家刊物特邀研究员;为国内外知名专家学者。长期以来一直从事国际金融研究,跟踪市场变化,分析发展状况,预测未来走势与前景。

近期关于热钱的话题格外醒目,一方面是香港金管局的重磅出击,保护香港联系汇率制的态度坚定;另一方面则是金融市场 价格震荡突出,凸显对冲基金冲击金融市场的动态,进而舆论热点集中于香港联系汇率制度的改革话题,人民币升值的前景。如何解析这些问题,并非是一个香港自身,或一个内地人民币话题的如此简单,彼此之间的连接以及目的的深刻非常值得进一步探讨,有效按照国情对应,一国两制的特殊国情需要慎重考量与全面论证香港热钱的舆论与导向。

首先是热钱调动的是情绪非理和判断误区。热钱定义的不准确已经是热钱运用市场的舆论导向的策略发挥与作用。金融市场伴随流动性过剩与泛滥局面的出现,目前是无法区分热钱的数量与界定的。资金定义的逐利性已经表明热钱定义舆论化过于简单化,进而则是给予对冲投机基金和策略更好的市场运作和技术发酵,舆论造势所起到的实际意义已经大大超出实体经济和实际金融的能量与作用。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教训与1994年以后的拉美金融危机的教训,这些都是热钱投机运作的最好写照。热钱投机性发现亚洲与拉美发展的实际问题,针对这些尚未发现的问题实施了有效设计以及对冲炒作的目标,最终导致亚洲和拉美金融危机的爆发,实现对冲投机基金策略的盈利和收获。因此,目前舆论导向高度集中的香港热钱、中国热钱以及亚洲热钱首先应该警惕的是问题所在,而非价格趋势。因为价格趋势背后人为的因素被大大的忽略和藐视了。

回顾热钱的冲击策略和历史教训,我们不难发现正是我们自己认知上的错乱导致热钱借题发挥和顺势而为,直接加剧我们操作上的难度与行为上的困惑。目前对热钱的一概而论不仅不利于我们有效的风险意识应对,反之使得我们的行为对策十分混乱和低效。但是我们却清楚的记得我们监管机构两年前的判断基调,即我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将所谓的热钱界定为异常资金的定语,十分贴切的评价既体现在资金的涌动与流动,且发现异常数量与速度,进而提醒我们的监控和投资者关注的角度与管理的渠道。当时我们经济金融的可控性保持稳定和健康状态。

时至今日,资金规模超量难以抑制,更严重的在于判断失去淡定与主见,热钱舆论的导向十分不利于我们当前需要的稳定和调整的确定,人民币的状态与趋势足以说明这种市场不正常的异常性,甚至直接牵动香港市场的动荡与震荡。所以我们讨论市场焦点的判断是前提,舆论导向利用了我们状态的因素,改变我们正常的判断解读,引导我们极端或恐慌的极端性认知,这恰恰是热钱需要的市场基础因素和条件。我们的专业不足将影响我们的对策,我们的价值不足将冲击我们的实力。热钱是试图借助思维混乱破坏发展进取,从基础要素破坏汇率循环与支撑。

目前热钱的不理智和不准确十分突出,进而集中关注数量多少,而非控制力怎样。其实热钱无刻不在,也并非是我国或发展中国家独有,只是由于我们的机制与效率不足存在空间,热钱发挥与迂回的条件更佳,从而热钱集中在这类地区的议论与恐慌。其实美欧日同样逃离不了热钱的压力,只是由于他们的机制和效率很高,对热钱的处置不是数量关注,而是疏导、调动和管理,进而同样热钱的结果不是冲击了经济或市场,而是促进了经济发展与复苏,加强和扩大市场对经济的保驾护航作用。美国经济复苏的进程直接具有热钱推动和促进的功能,其管理与控制乃借题发挥的能力高人一筹。我们如何思考热钱是一个重要的课题。

其次是热钱直指人民币的软肋和破坏经济基础。伴随金融市场热钱舆论的推波助澜,我们内地人民币价格走势波澜壮阔,人民币此时的连创新高更具有明显的投机套利因素作崇。一方面是人民币上半年连续贬值的周期铺垫了此时人民币升值的技术与时间要素。今年以来8个月的贬值和3个月的升值使得人民币双边态势明显,这是好事,但同时也给予所谓的热钱极好的机会,投机套利者也恰到好处的掌握了这一时机,备战人民币升值机会,套利我国金融市场利润和企业实体资源。

另一方面是国际舆论的推进与刺激了此时的人民币升值环境。尤其是伴随美国大选的政治意愿和全球金融战略部署,国际舆论再度高度关注人民币低估和汇率操纵国的舆论恐吓,进而人民币升值的外部舆论压力刺激性极强,加剧人民币升值再现。然而,此时的人民币升值并不具备自己经济条件的基础,以及当前企业需求的诉求和利益,未来或将进一步打击有所缓和的贸易形势,未来我国贸易将面临雪上加霜的冲击力。

因为汇率对贸易的滞后性被忽略,目前的贸易的缓解迹象正是源于人民币贬值的过程累加效应,可我们全然忽略人民币贬值的发挥,更关注人民币升值的情绪和优势,严重忽略升值的恶果。目前人民币升值的有备而来是外部因素,而非内部策略。热钱未来打击与破坏的是汇率的经济基础要素,并且误导我们的情绪和判断力。

而更为重要的在于我们经济周期与信心的不适宜明显,人民币的软肋暴露无遗。我们此阶段的经济信心并不充分,尤其是经济忧虑在加重,经济指标的下降愈加突出,人民币升值刺激的是投机套利行为,并不利于外资和投资信心的恢复。即使我们市场状态与预期有18大的概念保护,但是至今内地经济结构的无法改变、金融配套不足,尤其是发展思路偏激,严重延误实力推进和势力保护,这不仅不利于我国世界经济地位的维稳,相反在加快经济消耗与破坏,发展积累速度与规模在减弱,并非在强大。我国经济转型首先要改变发展哲学与发展思路,经济转型是我国十二五期间的政策基调和战略方向。这个命题并不是现在才提出来,但经济转型的前提问题并没有完全解决。我国经济转型取决于政府改革,只有政府的目标转变为消费和就业,我国经济才能出现转型。

我们只要对照一下中美两国的政府工作报告或是经济计划,不难发现,美国的经济政策通篇都是围绕消费和就业,几乎所有的原则、资源投放,都是围绕消费和就业进行的。与之形成对照,我国的十二五规划也好,各种发展计划也好,都是围绕房地产、城市化,围绕产业和项目。这些内容显然都是投资活动,即使有消费和就业的内容,但占用的篇幅一向都很少,充其量只是几个数字要求而已。至于能否实现,其实无人计较。中美两国之间的这种差异不是简单的现象,直接折射的市场经济文化、战略和利益等关联和关系,直接涉及的是经济文化和发展哲学的内涵差异。

从有形角度看,美国制造业处于Again Industry阶段,工业精细化和高端化,我们制造业处于Now Industry阶段,粗放工业和规模工业,我们两者之间不具备可比性。我国还远远没到经济转型的阶段,至少关键的理论准备还没有做,至少关键的改革还没有进行。在这种情况下对国际冲投机的目标却十分清晰,其直接面对我们的问题和不足而来。热钱的本质是针对问题炒作,而不仅仅是数量和速度的概念。我们人民币最大的软肋是制度不健全,市场不开放,我国拥有全世界最多的外汇储备,但是我国却是至今尚未开放的外汇市场;我们并不具备健全的外汇制度,人民币汇率制度并不健全,参考一篮子货币只是文字和文件;至今我们的货币依然是本币,并不能自由兑换和具有国际化资质,即使外国对人民币亲睐,也只能被称作不能公开的外汇储备,人民币不具备合法地位……。我们需要清醒自己的状态与地位,有效推进改革,合理配置资源,准确定义货币。

最后是热钱评论应更加透彻自我非舆论引导和盲从。然而,舆论导向与统计指标则错觉和错解我们的发展态势,以FDI投资大国激发市场信心和心理的错觉,进一步推高人民币升值状态,从而直接刺激和推助人民币升值加速和超速。梳理这种状态的进程可以看出,金融市场舆论的导向是长期战略的有备而来的策划,并非是简单的顺势而为的推进。

市场技术的准备、经济环境的迎合、舆论导向的引导等等,这些都是热钱的基本对策与路径,而我们的分析与比较则大大忽略这些热钱的关键策略和程序,情绪的膨胀以及判断的极端,我们被迫简单接应结果,忽略细节与过程,尤其是忘记自己的需要与利益,但却给予热钱很好的理由与平台,我们真是需要的彻底检讨和深刻反思,而非紧张或简单的应对和议论。尤其是面对香港热钱的关注,其实热钱的最终目标和目的地并非是香港,而在内地人民币。

香港是佯攻、内地人民币是目标地。目前我们已经逐渐开放香港人民币交易、投资和结算方式等配套改革,但是香港与内地的差异依然明显,这正是投机对冲技术和产品以及战略的需求与空间要素。正是我国人民币经济与预期的不详之处刺激港币贬值和带动港币升值差异巨大,但是投机对冲并不是香港目的地,而是人民币终极目标。正是因为我们两地货币具有极大的差异与不同,对冲热钱的气候与条件十分有利,进而采取佯攻与重创双重手法和路径,阻击人民币是最终目的。为此,我们需要高度重视此轮人民币升值的前景,并不能掉以轻心、简单论证升值预期,应从风险对冲和危机防范高度加以梳理与认识,提高风险预警和危机应对。

尤其是对香港联系汇率制改革预期更不能太草率。香港联系汇率制度改革的预期与讨论过于简单和短期,不适宜国际环境的错综复杂,更不利于自己的稳定与调整时期,国内外的不确定性是国际预期和草率讨论联系汇率制的最大问题,更面临流动性过剩和美元霸权回归的大背景,价格风险控制和制度风险管理是一个大前提,也是应对金融危机的重要任务,而非机制与制度的改革时机。香港回归已经15年,一国两制特色体制是我国模式特色组合,尤其是香港拥有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地位与影响,这对于一国两制特色的发挥与效率更是极好的平台与机制优势。

为此,内地决策与市场加大人民币特色在香港的的推进和发展,力求促进香港与内地市场联动和互动。当前面对热钱,我们更需要的是对金融层面的这种融合机制和合作机制进行细致的分析与研究,尤其是两地风险的观察与思考至关重要。面对全球金融时代的来临,如何有效发挥香港平台的独特优势和魅力,这对于内地人民币国际化和金融全面开放的意义和作用十分重要,尤其对现阶段内地金融改革的进程和战略十分重大。

目前应对热钱讨论香港联系汇率制改革太草率和极端,这不仅不利于香港稳定控制风险,更加大内地人民币不确定风险。香港联系汇率制的改革为时尚早、操之过急,不适宜和不对症。最大的风险是不确定风险和战略风险。笔者基于长期研究国际金融的角度与经验,并不看好目前的机制改革讨论,更忧虑这种讨论被规划和更大风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neoma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