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雅戈尔炒股套牢举牌自救 何以在股市中越陷越深

《红周刊》作者 胡东辉

雅戈尔本周第三度举牌工大首创,持股比例直逼控股股东,引发市场关注。以服装起家的雅戈尔对自己的看家本领越来越不待见,涉足房地产和股权投资尝到甜头以后,逐渐将重点转向股权投资。然而,兴也股票,衰也股票,雅戈尔除了在参与中信证券定向增发大获成功后,其余投资项目则赔多赚少,最终走火入魔,到直接投资二级市场更是越陷越深,被有些媒体称为最不务正业的上市公司。雅戈尔在股市中一路走来的历程颇具典型意义,值得认真剖析。

迷上定增不问价格

雅戈尔曾经投资了两家券商,当时的期望值并不高,能享受分红回报就知足了。董事长李如成并不特别看好券商股,对另一家未上市的券商股权协议转让出手,有幸躲过一劫,这家券商后来因故倒闭。当时,李如成其实也想出手中信证券,因为这些股权都是非流通股,苦于找不到接盘的下家。不过,李如成的运气足够好,股改启动后非流通股在支付对价以后变成了流通股。更让人惊奇的是,中信证券股改以后股价节节攀升,从4元多居然一路涨到100元以上,雅戈尔所持中信证券股权市值最高时超过200亿元。

李如成创业时,觉得做到50亿元资产就心满意足了,岂料单单中信证券这笔投资的增值就大大超出了其创业梦想。从此以后雅戈尔积极参与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最大一笔是投向海通证券,耗资35.88亿元认购1亿股。结果,这成为雅戈尔的滑铁卢,到这批定增股解禁时,其股价已被腰斩、账面浮亏过半,雅戈尔的好运从此开始逆转。

最让人不可理解的是精工科技的定向增发,这只股价低迷时跌到4元的股票,因为搭上了当时市场狂热炒作的光伏概念,其股价一路炒作到79元。公司抓住天赐良机实施定向增发,增发价高达60.10元。雅戈尔居然来者不拒,积极参与。当时精工科技的业绩也确实好,2010年每股收益0.63元,2011年每股收益1.35元,给人业绩高增长的感觉。但是,在增发刚结束时精工科技就已经破发,笔者当时在本栏撰文《狂炒精功科技结恶果》,为雅戈尔扼腕叹息。

当时有个“涨停板狙击手”在东方财富网股吧里对笔者口诛笔伐,大骂笔者是超级蠢驴。事实胜于雄辩,精工科技的高增长实属昙花一现,到今年三季度已经每股亏损0.06元。尽管精工科技为了搭救定向增发参与者,一年之中先后实施了10转增10和10转增5,但到定增股解禁时,复权股价仍较增发价下跌了33%,如今跌幅已经扩大到了56%。

炒股套牢举牌自救

雅戈尔参与定向增发赔多赚少,这让李如成对负责操盘的凯石投资心生不满,终至分道扬镳。如今,雅戈尔一不做二不休,亲自上阵投资二级市场,最典型的就是一年内三次举牌工大首创,持股比例达到15.22%,与控股股东的持股数仅相差105.81万股。市场对雅戈尔的意图颇多揣测,认为其或志在高远,有控股整合工大首创的可能。其实,只要回过头去看一看雅戈尔在股市中跌跌撞撞的来路,再结合工大首创的股价走势,就可以发现雅戈尔仍在重蹈炒股炒成大股东以自救的老路。

雅戈尔在去年12月8日首次举牌工大首创,买入价在8.68元至9.50元之间。其时,二级市场在走下坡路,雅戈尔的举牌让工大首创逆势上涨,一路涨到15.60元。5月份以后大盘重归跌势,工大首创的股价也被打回原形,最低跌到7.22元,雅戈尔前功尽弃被套牢。9月12日雅戈尔再度举牌,买入区间在9.14元至9.46元。此时二级市场反应冷淡,工大首创股价波澜不兴。心有不甘的雅戈尔于11月6日三度举牌,工大首创却以连跌两天来回应,二级市场已无人喝彩。

雅戈尔并不缺少上市公司的壳,公司还控股宜科科技,根本就没有必要花那么大的代价再去控股工大首创,连续举牌工大首创其实就是炒股套牢之后的自救行为,并没有什么高深的打算。雅戈尔参与定向增发指望坐轿子以失败告终,直接投资二级市场,甚至孤注一掷炒成大股东也不成功。不务正业的雅戈尔应该反思一下自己的投资决策了,如果钱确实多得没处投,为什么不加码自己的看家本领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相关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fredericli]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