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全球经济大衰退成为未来5-10年新常态

腾讯财经讯 11月2日消息,2012年英国《金融时报》中国年度高峰论坛今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时局与前瞻:变革中的抉择”。腾讯财经、腾讯微博作为独家媒体合作伙伴将对论坛进行全场图文和微博直播。

著名经济学家、原世界银行副行长林毅夫在出席论坛时表示,全球经济将面临大衰退。以国际上关注的欧债危机问题来看,南欧国家亟需进行提高生产竞争力的结构性改革,而这种改革是很难推进动的。

林毅夫称,美欧将无法走出政府债务负债过大的问题,这可能就是未来五年十年或者是更长时间里国际经济的新常态,也就是投资的回报率不高,风险是非常巨大的,经济增长非常缓慢,失业率非常高的新常态。

以下为林毅夫部分演讲实录:

林毅夫:对全球经济尤其是发达国家的经济,我个人是比较悲观的,这也为什么我用全球经济大衰退作为主标题的第一点。现在国际上关注的焦点是欧债危机,像希腊、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这些国家,能不能及时从欧洲中央银行或者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得到短期的援助来解决他的债务。但是我知道这些南欧国家不进行能够提高生产力竞争力的结构性改革,任何短期的援助措施就像吃止痛药一样,能够缓解一段时间,但是三个月、六个月,顶多九个月以后,同样的问题会再来,而且来的时候严重的程度可能比上一轮严重程度还高。对于结构性改革非常必要,这是发生危机的国家跟国际机构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等是有共识的。但是,结构性改革在南欧国家目前的状况之下非常难推行,这些改革的内容包括降低工资、减少福利,金融机构去杠杆,这样的措施固然在中长期能够增加这些经济体的竞争力,以及提高他们抵抗风险的能力,但是这些措施短期都会减少需求,减少消费,降低经济增长率,然后增加失业率。这些发生危机的国家失业率已经是非常高了,像西班牙失业率高达23%,而年轻人的失业率高达50%,如果在这种状况下,再要他们进行结构性改革,让失业率更是增加,肯定会出现社会的不稳定跟政治的不稳定。如果没有社会的稳定和政治的稳定,经济发展当然也不可能。因此,就造成了大家知道结构性改革非常重要,但是在目前的这种状况之下,结构性改革非常难推动。

这种状况在过去当然也发生过,像在东阳发生金融危机的时候,解决过去危机的方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般是有三项措施双管齐下,第一是要求发生危机的国家进行结构性改革,增加他们中长期的竞争力;第二,要求他们国家货币大量贬值,出口的增加由外需来对冲因为结构性改革内需的下降,当然这两项措施发生要有一段作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会给一笔援助,来帮助这些国家走过短期的空档。

这个措施目前在两个国家是不可行的,因为他们没有独立的货币,因此没有办法靠货币贬值来给他们创造结构性改革的空间。当然欧元是可以货币贬值的,靠货币贬值可以增加出口竞争力。但是目前的限制条件是日本、美国同样有结构性改革的问题。我们知道美国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大家也在讲美国需要结构性改革,可是由于同样的理由,美国结构性改革也还没有进行,日本从1991年爆发房地产泡沫、股市泡沫破灭以后,大家也在讲日本应该进行结构性改革,增加他整体的竞争力,但是日本过去22年来一直没有进行结构性改革。美国、日本、欧洲他们都是发达国家,他们的产品是在国际市场上相互竞争的产品,如果欧元区要用货币贬值的方式去增加他的出口竞争力,拿走的就会是美国的市场、日本的市场,就会增加美国的失业率、日本的失业率,而美国和日本失业率高起的状况之下,如果欧元区货币贬值必然引发美国、日本采取竞争性贬值的方式来对冲,这实际就是过去几个月。

当欧洲中央银行采取数量宽松政策,宣布无限制的购买这些发生债务危机国家的政府债的时候,美国马上宣布QE3,日本同样马上宣布数量宽松的货币政策。所以我判断,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些发达国家国内经济性改革推行不下去,出现经济增长非常疲软,失业率高起,然后在这段时间里政府的债务急剧增加。1991政府积累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60%,在OECD国家是属于最好状况国家的之一,但是在过去22年疲软的经济增长跟高起的失业率,日本现在积累政府的债务已经高达GDP的230%。同样的情形,美国、欧洲他们现在普遍的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已经超过100%,很可能在未来五年十年或者是更长的时间走不出去,他们政府的财务也会像日本那样不断的迅速的积累。

为了降低这些政府还债的利息成本跟举新债的成本,这些主要国家都会采取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把利率保持在零的水平,实际上日本从95年以后到现在,它的利率一直都是接近零的。美国现在的利率差不多1%,也是接近零,欧洲是同样的情形,这很可能是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的国际宏观环境。在这么一个宽松的货币政策低的利息之下,必然会鼓励很多短期的投机跟套利。在接近零成本的状况之下,会鼓励大量的资金流进这些发达国家的股票市场,然后把股票不断的往上推。比如像美国,现在的道琼斯指数已经达到2008年以前的水平,我们知道这几年美国的实体经济是非常差的,但是股票已经达到2008年当时已经有泡沫的水平,在这种状况下,这些投资家他们心里是没底的,他们知道这是有泡沫成分在的,因此只要任何信息,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导致股票市场的大起大跌。而且这些短期的投资基金不仅会进入到发达国家的股票市场,也会不少基金流入国内大宗商品,像石油、原材料、粮食市场上面去,就会推高这些大宗商品的价格高涨,同时这种高涨会有泡沫的程度存在,因此只要信息哪个地方减产,哪个地方增产,都会造成这些大宗商品市场价格大幅的上涨,这些资金也会进入到发展中国家尤其是表面上比较好的新兴工业体、新兴经济体。大量的资金流入会推高这些国家房地产市场泡沫、股市的泡沫。同时大量资金涌入,也会推动这些国家汇率的升值。当这些国家汇率升值以后,出口竞争力降低了,实体经济面就会变坏。等到实体经济面变坏以后,这些国际炒家马上会说这些国家可能会出现问题,因此大量的租金可能又会流出,他们的股市、他们的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可能就会跑灭,就会给这些发展中国家宏观经济管理带来巨大的挑战。这可能就是未来五年十年或者是更长时间里国际经济的新常态,也就是投资的回报率不高,风险是非常巨大的,经济增长非常缓慢,失业率非常高的新常态。

相关专题: FT中国年度高峰论坛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相关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yoyoow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