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资讯 > 深阅读 > 正文

新温商探路者黄伟健:“出海”募资“赌”游轮

2012年10月17日13:15城市之间我要评论(0)
字号:T|T

“没有亏过一分钱,现在也没有一分银行贷款”,从“擦边球专家”成长为民间金融投资的高手,在这个现金流紧缺的时代,他的实操经验与超前理念成就了精明的传统温州商人无法企及的层级。

当温州民间借贷风波仍笼罩着阴霾的这个春天,对于温州商人黄伟健来说却是一个捷报频传当口。三月,两个重磅利好消息一南一北地相继传来。来自南方的消息是由他牵头以4500万美元从香港收购的一艘全球顶尖的六星级双引擎豪华邮轮终于尘埃落定。而来自北方的消息在他看来本就是水到渠成的事。3月28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这意味着一直有“龙困浅水”之感的黄伟健在可以预见的未来真正“潜龙入海”、“兴风作浪”。虽然是土生土长的温州商人,但众多媒体在黄伟健身上贴的标签却是“创新型温商”、“民间金融奇才”、“擦边球专家”等等,彰显着与其他温商的本质区别:始终走在政策前面的金融“玩家”。黄伟健自己也说:“到目前为止,我在金融投资领域还没亏过钱,现代也没有银行一分贷款,因为我不靠政策吃饭,一直走在政策的前面;我所想到的与去做的都是别人不敢想也做不到的。”也许正是因为如此,这个刚近不惑之年、罕有社交应酬、生活简单到除了工作就是回家的新一代年轻温商目前手头能够运转的资金达到了惊人的150亿。

“出海”募资“赌”游轮

温州海港大厦的对面就是著名的瓯江,从十六楼黄伟健的办公室望出去,瓯江江面宽阔,水流湍急。

正当其他温商纠结于民间贷款的漩涡之时,黄伟健却早在风暴到来之前完成了完美的“转身”。他曾对媒体说:“在温州,最早做民间借贷的是我,最早去炒楼、炒股的是我,而最早退出这些资本运作的也是我。”其实早在去年,就有媒体透露过一则消息:温州人要买澳门赌王何鸿燊的六星级邮轮。而在这之前,无论黄伟健是否真预见出如今的借贷风波,但他确实已经完成了新的投资渠道与融资方式的整体布局,从而使自己的资金迅速撤离民间借贷与房市。

那就是他的“海洋产业战略”,其中就涵括了他心里一直有的邮轮梦,而这个梦想是基于他的前瞻思维:“在中国大陆,很少有人敢拓展邮轮产业,就算有钱也不一定能实现。但邮轮产业的未来前景是毋庸置疑的。第一,国际邮轮到我们大陆来靠泊增长了48%;第二,我们大陆坐邮轮出海的人也增长了40%多,接近80万人,如果按照这个速度今年绝对可以突破100万人。而100万人目前不管是来靠泊的船也好,还是我们的船也好,根本是没有这么多能力把这么多客源消化掉,市场是非常的充沛。”但收购邮轮绝不是去菜场买菜那么简单,数亿资金的募集,管理、运营、投入等等都是难题,早些年几个温商的邮轮梦也皆是因此破碎。可黄伟健早有盘算。

2010年6月26日,一家“为资本找项目,为项目找资本”,“整合民资,服务民企,提升产业”的中介服务机构“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在温州海港大厦喜迎开业。黄伟健正是该机构的董事长。按照他的初衷,通过这个机构温州的民间资本可以在此聚拢并寻找到各种有效的投资渠道,而一大批新的项目亦能在此间寻觅到足够的资金结合。“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服务中心一共参与发起投资23个项目,资本金额达17个亿,我们的目标是要把无序的民营资本引导到有序的产业中去,作为实业回归,产业转型的典范。”黄伟健对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的定位相当清晰。而该服务中心的建立也恰如其分地为他的邮轮梦提供了一个可以实现的平台,接下来就缺一个机会了。

2011年初,机会来了。澳门赌王何鸿燊名下的全球唯一六星级双体邮轮“亚洲之星”传出即将出售的消息。“亚洲之星”邮轮是目前世界上惟一一艘双体豪华邮轮。该邮轮有12层,长131.2米、宽32米,拥有客房172间,其中167个“六星级酒店”房间,最大的亮点是设在船底的“海底长廊”,乘客可站在特制的玻璃地板上观赏海底的绮丽风光。

于是,黄伟健与他的朋友在第一时间赶往了香港洽谈此事。“因为在中国大陆找不到一个资深的邮轮投资运营管理的人或团队,所以我们只能自己去谈。当时的收购价是4500万美金,差不多3个亿人民币。”关于这艘邮轮的收购,巨额资金如何募集成为了外界关注的焦点,而这也正是黄伟健最得意的地方:“如何做到买3亿元的邮轮,却不需银行一分钱贷款?我的办法是,‘出海’募资,整个收购主要分两块走。一个是邮轮主体的收购,直接在境外募集的,第一期是募集了5个亿,第二期是在境内募集的,整个运营就是营业税完全留在国内,跟资本进行无缝对接。”至于为何要到海外募集庞大资金,黄伟健有自己的考虑,“这个项目有一定的特殊性,第一由于邮轮在香港境内,境内募集转投境外需要经过外汇管理局审批,周期大概要两个月,而整个合同交付期只有一个月,常规操作来不及;二是温州有大量的华侨遍布世界各地,在欧美债务危机等影响下,有大量的资本回流,有募集资金的便利性。”

在黄伟健的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直接的运作下,邮轮产业基金也随之建立,而这个消息一对外公布就有大批温商找上门来,要求加入其中,原先的预算资金也以超过三倍的量募集成功。募集巨额资金的难题被黄伟健的独创资本运转模式解决,然而相比之下,收购邮轮只是最简单的一步,为邮轮定位、取名、选定母港与航线以及今后的运营、推广和管理才是重中之重。“这艘邮轮我们命名为‘中华之星’,定位为高端豪华邮轮会所,而首航将被定位舟山到台湾的直航。”实际上,在中国做邮轮产业的难度之大是业内的共识,设定母港、选定航线、取得执照都是必须过的关卡,黄伟健对此心知肚明:“目前在中国附近公海上游弋的大多是国外的‘赌船’,而我们的定位是豪华会所性质的邮轮,邮轮内部所有的装潢都将体现中国传统风格,而娱乐设施与餐饮服务等也将体现中国的特色。在选定母港上,原本定在温州,后来因为配套设施等原因放弃,然后我们又去跟宁波方面洽谈,也归于失败。最后我们选定了舟山群岛的朱家尖岛作为停靠的母港,而航线确定为舟山到台湾的直航。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也使得国家相关部门加大了支持力度。比如在今年两会上,交通运输部门得知我们收购邮轮即将首航的消息就指示下属单位配合解决我们的难题。我相信这将会使中华之星成为我们温州邮轮产业成功的旗舰。”

无疑,一旦母港建成,邮轮的补给、维护、游客上岸的餐饮消费都将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这将是一个挖掘潜力巨大的市场。也因此,“未来再收购四到五艘邮轮,打造一支国际邮轮船队,并逐步开通舟山至韩国、日本、东南亚等国际航线”;带领温商建设开发舟山港,在长三角到温州沿线城市布局旅游业等都成为了黄伟健海洋产业的组成部分。

“擦边球专家”

投资邮轮产业,以及将来布局整个海洋产业,黄伟健成功的关键恰在于其独特的资本运作模式。而其资本运作模式也正是他被冠以“擦边球专家”的原因。

“金融资本的运作是非常深的一门学问,特别是在中国。因为在中国的法律系统里面,并没有清晰地规定怎么做是犯法的,怎么做是合法的。而在实际过程当中,要做成一件事,其中很多东西都是没有现成的法律依据的,因而必须在法律的大框架下灵活运用。否则,即使再好的投资也会因为条条框框而阻滞,”黄伟健进一步解释,“去年以来,温州中小企业频频爆发危机,虽然原因千差万别,但归根结底问题都是出在了资金链断裂上。很多人都没看明白深层次的原因,其实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短钱长用,就是短钱长投,对银行认知不足,银行答应贷款给你,没答应贷给你十年,他中途收回去是必然的,它是借用了民间借贷,民间借贷是随时都可能回收回去的。因而要换一种新形势去融资,进行资本良好运作。”

在黄伟健看来,其资本运作模式真正区别于其他温商的核心价值就在于:“我的资本运作模式其实很简单,但很多人就是想不明白。简单地说就是两点,一是融资以小博大;二是资本效益转移风险。”他举例说:“比如,在邮轮项目里,我们的关注点不在于持股的高低,而是在于保证最后的收益,因而如有中介股东发生破产,但是对项目没有任何影响,因为它的股东破产,把它的股份转给了债权人,对项目没有任何的阻碍,直接融资会比间接融资好很多。”

“再比如说,如果我要买下一个厂,还缺钱怎么办?我不会去借款,而是找几个人做股东,通过设立基金与信托的方式,经过几次运作就能将原先的一个亿融到一百个亿。有句话说‘财聚人散,财散人聚’。大家都基于一种贪婪的欲望,才会去借钱的。债权的风险在于信任风险,股权关系的风险在于经营。我们挑选项目会经过一定筛选。我的投资与融资理念是只与股权发生关系,不是与债权发生关系。债权就是我借给你钱我可以随时拿回来,股权关系则是,我们几个人都是股东,我们共同承担风险,我没有权利把钱拿回来。”黄伟健的这一融资模式巧妙之处在于既能保证在法律允许的框架内“玩擦边球”,同时又能在第一时间以最少的资金博得最大的融资从而促使项目的成功操作。

在温州民间,几乎所有的温商都知道黄伟健融资与投资的本事,但具体怎么玩始终没有人能够真正懂得,这也许正是他能在30岁出头的年龄就成为新温商典型的关键因素。而他的成功也早在其硕士研究生论文中奠定基础,按他的话说就是:“起点就比别人高出一大截,因此更加站得高看得远。”2000年,即将从浙江大学信电系硕士毕业的黄伟健因为自己的毕业论文提出创建“数码城”的概念而直接被温州市政府任命为温州数码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董事长由市长兼任。在此期间,他利用资本运作,参与控股等方式,盘活了温州数码城,从而一举发迹。其实,在此之前他还主持开发了“税务之友”、“商业POS系统”等,并投资了当时无人问津的海涂围垦,总面积达到了12090亩,主要实施无污染海域深水养殖、科研和海岛旅游开发等,投资事业与融资模式的探索亦从此打下坚实基础。

看好现代服务业

虽然对于国家设立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的消息并没有像媒体所想象的必然喜闻乐见与急切相盼,但黄伟健对于温州试验区的未来还是有他自己独特的想法。即使国家的举措并不能完全遂黄伟健的意,他自己的整体规划却按部就班地铺展开来。3月29日,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有限公司(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在温州工商局鹿城分局领取营业执照,顺利完成登记注册。这是温州市、乃至浙江省的首家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在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的框架外再建一个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两个看起来职能雷同的服务机构在黄伟健的整体规划中担当的将是不同的方向,所有的这一切都将为他的“未来温州设想”服务。“许多人都曾问过我温州的未来需要什么,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容易回答的问题,”黄伟健说出了一个在外人看来很新的名词——现代服务业,“现在大量温州的企业面临的是转型的问题,如今传统产业生意不是特别好,但是企业主有大量的资本,主要是原来温州的企业基本都是做制造业的,现在转型也必然往第三产业发展。所以未来的温州发展,现代服务业必然是很重要的一块,因此需要切入它、满足它。”2011年,黄伟健参股投资在离舟山本岛很近的地方买下了一个小岛,以备做今后的高端旅游开发而用。2012年5月,“中华之星”号邮轮将首航舟山——台湾,而围绕着邮轮而进行的影视产业也早在黄伟健的规划当中。另外,他又分别在香港和温州创建了邮轮公司,为邮轮产业的运营与培养后续人才服务。而涉及到长三角乃至温州以南、海南以北的广大地理范围内,黄伟健的布局恐怕已经显现雏形。

对话黄伟健:我需要的是一碗米

3月28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会议批准实施《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要求通过体制机制创新,构建与经济社会发展相匹配的多元化金融体系三月底的几天时间,就有无数媒体扎堆涌向作为温州金融领域的旗帜人物黄伟健的办公室。所有媒体的焦点部分在于两点:第一,金融监管的问题;第二,发展新型金融组织的问题。对此,许多金融专家曾将这两条解读为:“意在构建与我国当前经济结构相匹配的金融体系和组织,向外界释放出发展草根金融支持草根经济的信号。”而黄伟健却持不同意见:“是否允许设立或参股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等新型金融组织并将符合条件的小额贷款公司可改制为村镇银行等,这些都不是关键。我做一个比喻,国家设立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并下达了十二项任务,这只是给了我们这些温商一碗饭,不是一碗米,而我需要的是一碗米,任由我去蒸煮。而我现在的资本运作模式也已经成熟,国家是否设立试验区并提出一些举措,对我来说都无关紧要。”

《城市之间》:对于此次国务院下达的十二项任务,您怎么看?

黄伟健:金融改革不能仅理解为开办银行和小额贷款公司,要让更多游走于灰色、非法边缘的温州民资正确地、合法地转型,可以尝试更多的金融产品,比如第三方支付、金融交易所、小资本市场及其他各种金融产品等,实现多方面、多领域的突破。我希望此次改革能让民间资本成为“领头羊”参与,在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的情况下进行大胆尝试,借助金融改革政策的春风,实现金融行业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城市之间》:此次金融改革温州方面会做怎样的对接准备?

黄伟健:温州的金融改革要有宽广的思路,从大金融系统上广泛寻找路子,我们已经准备了至少四五种方案对接金融改革。我对金融改革充满信心,还在境外发起组建了一个基金,准备让众多的华侨在海外的资本回归温州开展投资,希望未来的温州会是一个民间国际金融自由港。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iaoyul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