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股票 > 炒股技巧 > 正文

涨停板退潮后的看盘要点

字号:T|T

涨停板退潮后的看盘要点

《红周刊》作者郑捷

上期路雷所言之疯牛本周产生,正是被栏目蒙到的超跌反弹股——长航凤凰南化股份。二者用五个涨停超越中原特钢直追中海科技。但,钱真的不是那么好挣的。中原特钢先涨停再跌停的刺激,不知道有多少心脏能承受得起。

栏目子板块《资本往事》开栏。回眸中国资本市场,忆史鉴今。感谢资深银行家曹尔阶供稿。

——主持人

前期观点

李永宏:

从做盘的角度看,肯定是有人进去了。但我们没有动,主要趋势没有改变,银行没有看出好的迹象,上涨的以超跌股为主,仍旧是快进快出的思路。

路雷:

在指数不创新低的情况下都可以考虑寻找交易性机会。两个前提,一是以银行为代表的大市值股票能够企稳,二是小市值的题材股票要产生疯牛,唤醒人气。

最新观点

李永宏:

延续上期基本观点。从“十一”后拿到的最新数据看,的确是有部分资金进入了,但分歧仍然严重,表现是资金进入“蓝筹”类股票比例太低。判断底部是否形成至少需要走出完整形态,我现在还看不出来。不参与是没有问题的,如忍不住要参与,可考虑小仓位介入超跌反弹股。要比主力进出还快!

路雷:

以银行为代表的大市值股票“量能”不足,地产、煤炭、有色等超大资金风格的股票暂无启动迹象,行情仍以游资发动为主。在周四周五游资股退潮的前提下,眼前最需要关注的是权重股能否“给力”。

继续不着急

《红周刊》:您还不急,天津磁卡已经涨了三倍了。

李永宏:我胆子小。看到那么多人亏损,那么多营业部揭不开锅,我今年有10%盈利就很开心了。

《红周刊》:完全不动心吗?

李永宏:大冬天的,看见街上站着个穿短裙的姑娘向你招手,你就“动心”,你不担心有什么幺蛾子吗?

《红周刊》:有可能也动心,但是没胆。

李永宏:这就对了。2007年ST金泰我都没动心,天津磁卡又能如何?

《红周刊》:金泰当年没有量,这个量放出来了。

李永宏:的确。一定有胆大的敢进。还是那句话,我不敢。之前我们聊过的*ST锌电,6块涨到近17块,量也放了,看看现在如何?每当大盘到这样的时候,都会出现类似的股票。看着它们,你再有胆敢不敢大仓位去做?大盘好一点给你一个二次启动的机会,如果不好,一波上来被打,直接一个烧鸡窝脖。不跑得快一点,不是等死吗?

《红周刊》:看到了,这让我想起另一只股票山东钢铁,就是原来的济南钢铁。2011年2月份的时候,连拉7个涨停起来,结果连个像样的头部都没做出来就跌回去了。这一回又来了,参与的难度的确很高。

李永宏:是的。这是资金性质和心态造成的。游资喜欢做这样的股票,短做一把就走。你想等就是找死,一定得稍有风吹草动就跑。跑慢了或者想等第二波,甚至涨个二三倍,结果可能就跟所举的几个例子一样了。这样的炒股,在我看来就是赌博。忍不住,用轻仓搏个反弹也就是了。做的时候,考虑到有一定底部形态,有一定河宽(启动点据上方沽压距离),到了沽压或任何不好的迹象出现就立刻了结出场。

慎对趋势股

《红周刊》:有一小部分上升趋势保持得不错的个股,前期一直走慢牛,最近大盘反弹,它们反而没动。这是怎么回事?

李永宏:你说的这种以酒和药为代表,小阴小阳走着,没有量,是典型的庄股形态。它们大多是基金们抱团的品种,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出货,等着人来解放它们呢?这时候就别碰了。看看咱们之前聊过的张裕A,看看已经跌到哪里!反观,如果大盘没有及时启动真正的牛市行情,现在横在高位的“茅台们”,未来也不会比它好。

《红周刊》:又回到了最初的问题上,如果大盘在这里已经启动了,那不是错过了最低点?

李永宏:我想大多数投资者都是这么想的。也正是因为他们只单方面地想“如果涨”,而不双向地想“如果跌”,所以最后不断地赔钱。现在的市场已经是双向的了,再也不能一厢情愿,认为只有做多才能挣钱。我最近在做的特训在无方向的时候会双向建仓,方向出来平掉一边。无趋势的时候,没有多也没有空。

《红周刊》:明白了,必须想想跌得可怕。

李永宏:是的,不要担心所谓的踏空或滞后。交易中,在没有真正确定行情到来的时候贸然行动,才是最大危险。对于管不住自己的朋友,多看看张裕A或软控股份,或许会有些帮助。

行情性质决定观察点

《红周刊》:疯牛出来了,人气应该无虞了?

路雷:不能这样说。指数每一轮大跌都会产生这样的品种,理由很简单,价格低了,游资喜欢做这类的品种,打完就跑。本周三代表游资股票的涨停板达到最高峰,周四、周五是退潮期。

涨停板退潮,说明人气有再次涣散的可能。考虑到股指横在前期压力位置,未来一两个交易日就很关键了。一旦权重股不能跟上,前期上涨的股票就会形成做空的动力,如果此时权重股再疲软,指数再下探就成为必然了。

《红周刊》:明白这其中的逻辑了。需要密切关注能不能出现下一波题材热点吧?

路雷:周三涨停潮的形成,集合了页岩气、3D打印、军工、智能城市、地热甚至类似罗顿发展这样的老庄股。如果权重股仍没有表现,短期之内,很难在这种题材里面形成超过这样的合力了。

《红周刊》:明白了,这样一来,权重股的方向就更重要了。权重股好还有点交易机会,权重股稍差就形成所谓的“双杀”了。还有个基础性问题,为什么说涨停板股票代表游资股?

路雷:游资在大盘长期下跌后反弹初期做的股票,都是快的。这是因为它们也担心大盘哪天就出现暴跌,这时候它们要快速启动,快速勾人,快速出货。将这种快速做到极致就是涨停板。此外,这阶段连涨的还有主力被套的情况。

《红周刊》:权重股的问题有可能解决吗?

路雷:以银行为代表的大市值股票“量能”不足,地产、煤炭、有色等超大资金风格的股票暂无启动迹象。

《红周刊》:这跟李永宏的说法很接近,不过他不建议大家进来,因为大盘形态还没有走出来。

路雷:这话对,对于普通投资者。小行情不参与也无可厚非,何况现在经济也看不出有什么好的苗头。假设能演变成中期行情,做第二波完全没有问题。想把握交易性机会,我们前面讲的这些应该有帮助。

《红周刊》:记得上期咱们还聊过恒邦股份,记得2004年行情启动就是黄金,有可比性吗?

路雷:应该说没有。当时大盘的位置和当时黄金的位置都不一样。更为关键的是,黄金股就恒邦股份一枝独秀,如果真有大行情,大家都能看到,其他的黄金股也一定会跟上,而不是现在这样的情况。

[责任编辑:frederic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