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资讯 > 国际综合 > 正文

柬特别法庭心绪复杂审红色高棉

2012年09月26日13:48新华网
字号:T|T

  在柬埔寨,一个叫“红色高棉”的时代已经过去30多年了,但它仍未从柬埔寨人的记忆中完全抹去。《环球时报》记者近来在采访审理前红色高棉领导人的柬埔寨特别法庭时发现,法庭动作的捐款国多是西方国家,围绕法庭活动也多是西方非政府组织,就连在相关遗迹参观的游客也多是西方面孔。在国际上,一些势力一直试图借审讯敲打当年曾援助红色高棉时期柬埔寨的中国。不过,无论是柬埔寨政府和还是多数民众都认为,今后的和平和正常生活更值得关注。一名柬埔寨翻译说,柬埔寨人一直对中柬友谊十分珍视。

  妥协之下的混合法庭

  在抵达柬埔寨的当天,《环球时报》记者就在当地报纸上看到一篇报道,说一名柬埔寨人刚刚从对红色高棉前领导人的审判中得知,34年前他失踪的妻子,其实是被关进了集中营。对于许多来柬埔寨的西方游客来说,似乎更多人对这段历史有兴趣。在著名旅游城市暹粒夜市的小摊上,都有西方人写的当年红色高棉领袖波尔布特的传记,以及揭露S-21监狱之类的书籍。当地报纸说,波尔布特墓地也成了针对这些游客的新开发的观光之地。

  对柬埔寨来说,红色高棉统治的那段时期一直是人们心中的阴影。红色高棉也被称为柬埔寨民主党(即民柬),前身为柬共,1975年推翻美国支持的朗诺政权后,在3年多统治期间,据估计有40万至300万人死于饥荒、劳役、疾病或迫害等非正常原因,被称为20世纪最大的人为灾难之一。1997年,柬埔寨成立审判红色高棉委员会,2003年柬政府与联合国达成协议成立审判红色高棉的特别法庭。

  特别法庭位于金边以南约16公里,和法庭一墙之隔的就是柬武装力量总部。在法庭外围,有严格的安保措施,记者进入需要登记并出示护照,并进行严格的安全检查才得以进入。当地翻译欧海告诉记者,旁边护卫森严的几间小平房就是关押目前正在接受审讯的红色高棉前领导人的地方。他不满地称,“这些红色高棉的前领导人之前犯下了很多罪行,现在却每天有24小时专人看护,热了有空调,吃穿不愁,享受着几乎是柬埔寨最好的医疗条件。”

  柬埔寨特别法庭公共事务处官员前田优子告诉记者,由于目前正接受审讯的前红色高棉领导人英萨利健康状况因素,原定于17日举行的审判被取消,但记者被允许参观审讯的法庭。它是由柬埔寨军队所属的一个剧院改装而成。在法庭前方的草坪里建有一个小亭子,里面有一尊神像,手中挥舞着铁杵,目光威严冷峻,这是柬埔寨人心目中主持正义的神灵。进入法庭内部,一切都显得静悄悄。法庭用巨大的玻璃与旁听席隔开,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法官、证人以及被审判的前红色高棉领导人坐过的空席位。

  前田优子称,审讯红色高棉的特别法庭是由联合国协助运作管理的混合法庭,联合国派驻人员提供法官、资金等支持,但法庭是根据柬埔寨法律设立,也完全隶属柬埔寨国内的司法体系,与审判前南战犯的国际法庭完全不同。这个特别法庭由柬埔寨本国法官和国际法官共同组成,其中柬本土法官占60%。根据柬埔寨法律以及同联合国达成的协议,为了实现公平正义、追寻真相,实现柬埔寨全国和解,特别法庭起诉审理的人仅仅局限于被控指挥下令、对当年罪行负有“最重大责任”的人。法庭审理的第一案是针对S-21的监狱长康克由,年初刚结案,康克由被判终身监禁。目前审理的第二案共有5名被告,他们都是当年红色高棉的高级领导人农谢、乔森潘、英萨利及其夫人。

  不过,目前特别法庭面临不少困难,首当其冲的是受审者都已是风烛残年,法庭必须和时间赛跑,这就面临着快速审判和保证程序正义之间的矛盾。前田也承认,“柬埔寨民众有不少抱怨,特别法庭审理进展太慢,以至于民众产生疲劳感。一些普通民众想不明白,审理这些罪大恶极的人为何要动用这么大资源,耗费如此漫长的时间”。柬埔寨翻译欧海告诉记者,“把这些巨额花费拿去建学校、建水电站,才更有意义。”

  柬埔寨政府对审讯很纠结

  在金边S-21监狱的“种族屠杀纪念馆”,记者遇到了该监狱幸存者之一、71岁的老人波孟。老人向记者讲述了他在S-21监狱的悲惨遭遇。波孟拿出一张老照片告诉记者,当年关在监狱里大约1.4万人,最后幸存的仅有7个人,“他们都死了,只有我活了下来”。

  对于红色高棉那段历史,柬埔寨教育部曾规定,从2009年开始在高中讲授这段历史。不过,当记者在暹粒问起出租车司机塔拉怎么看红色高棉,他说只知道村里有一些30来岁的人去金边旁听过对红色高棉的审判,因为“有车来接,还管饭”。根据柬埔寨“伯克利人权中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大约有83%的柬埔寨人表示,对于日常生活的关注要大于审判红色高棉罪行的关注。记者在S-21监狱“种族屠杀纪念馆”以及金边郊区的“宋义万人坑”参观时发现,游客多数是西方面孔,很少能看到柬埔寨人前来参观。

  实际上,对于红色高棉特别法庭,柬埔寨民众和政府心里都十分矛盾。有柬埔寨学者告诉记者,对柬埔寨普通民众来说,特别法庭的运作体现了西方法律体系在东方土地上所造成的困惑和不适应。西方与东方法律都强调公平正义,不同的是在东方人心目中,公平正义的结果更为重要,而西方法律则强调程序正义,对于结果则显得相对次要。很多柬埔寨人希望尽快能够看到一个正义的结果,也就是红色高棉前领导人受到法律的制裁,至于审讯过程则很少关心。

  对柬政府来说,由于多数现任领导人,包括首相洪森、参议院主席谢辛、国会议长韩桑林、外长贺南洪等都在红色高棉时期任职。因此柬政府反对将审讯扩大化。洪森曾表示,如果不事先考虑民族和解与安定的因素而扩大控告面,将可能导致战争再度发生。柬埔寨用了很多年才尝到和平的味道,不能容许任何人再把国家拖入新一波的内战。在这里,和平的价值更高。事实上,洪森政府近年来在民众中的支持率一直在攀升。柬埔寨近年来经济持续发展,根据亚行估计,2012年经济增长率预计将达到6.5%,柬埔寨人民生活水平也在稳步提升。今年6月份柬埔寨基层选举中,洪森领导的柬埔寨人民党赢得了更多的选区席位,而反对党则遭遇挫败。

  西方想借历史破坏中柬关系

  自法庭2006年成立以来,已耗费1.5亿美元的费用,仅完成了一桩案件的审理工作,一些资助国已不愿为法庭再提供捐款。美国负责管理战争罪犯特使史蒂芬·拉普表示,美国国会将在近期内通过草案,向柬审特别法庭提供500万美元援助资金。澳大利亚、挪威、日本、新西兰等国也表示愿进行资助。

  除了资金的支持,西方许多非政府组织也大力参与为法庭提供各种服务。特别法庭公共事务处官员前田优子告诉记者,协助法庭工作的非政府组织非常多,它们主要为法庭提供资料搜集、媒体宣传、广播电视播出等工作。其中既有“柬埔寨人权行动委员会”等民间组织,但更多的是来自西方的非政府组织。可能正因为如此,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西方的观点垄断了法庭内介绍红色高棉的材料,而这些材料中大部分都会提到红色高棉与中国当年的关系。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柬埔寨学者告诉记者,无论中国愿意不愿意,当中国与东南亚的关系越来越紧密的时候,拿这段历史来说事或影射的人就会更多。

  根据柬埔寨政府和联合国达成的协议,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的审判对象仅限于个人。不过柬埔寨柬华理事会会长助理徐野告诉记者,西方某些势力在试图借审红敲打中国,因为中国当年曾经对红色高棉统治时期的柬埔寨给予了不少援助。还有一些人试图以意识形态划界,借助对红色高棉的审判攻击中国。

  事实上,红色高棉历史的复杂程度超过了许多人的想象。在当年冷战以及越南想称霸东南亚的局势下,美国和越南均插手柬埔寨。美国记者布林克利在《柬埔寨的诅咒》一书中称,从1970年到1975年,美国给朗诺政府(柬亲美政权,后被红色高棉推翻编者注)的军事和经济援助高达18.5亿美元,这笔钱使越老柬三国究竟付出了多少生命的代价,迄今也没有人能算得清楚。

  在参观S—21监狱时,记者见到柬埔寨民柬受害者协会副主席川梅老人,他对记者说:“红色高棉还曾得到过美国、泰国等国家的支持,这样算历史账是算不清的。柬埔寨人目前希望的只是能够得到迟来的正义。”柬埔寨翻译欧海也表示,红色高棉的历史已经过去。多数柬埔寨人对中国人都十分友好,在柬埔寨首都金边,至今仍然有一条主干道名字叫“毛泽东大道”,柬埔寨人对中柬友谊一贯珍视。

  有分析称,近年来美国的“重返亚洲”战略是要从东亚秩序的“主宰者”转变为举起旗帜的“领导者”。这决定了美国战略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利用冷战遗产。有柬埔寨学者称,在近来西方指责柬埔寨因顾及与中国关系而在南海问题上不惜破坏东盟团结的说法背后,都有着那段历史的影子。“这就是为什么当年出于冷战需要也对红色高棉政权提供了支持的美国人,现在却摇身一变成了对审判红色高棉特别法庭的主要捐助者之一。”这名柬埔寨学者说道。 (于景浩 孙广勇 丁刚)

  (环球时报 于景浩 孙广勇 丁刚)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