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名家专栏 > 谭雅玲专栏 > 正文

谭雅玲:市场评价QE3的错位和错觉

2012年09月26日09:48腾讯财经[微博]谭雅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如何评价美联储的货币政策面临巨大的挑战,舆论的偏激性和偏颇性十分严重,不仅不利于风险规避,相反正在囤积更大的风险压力

谭雅玲

谭雅玲(微博),现任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中国国际经济关系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亚非发展交流协会常务理事、兼多家刊物特邀研究员;为国内外知名专家学者。长期以来一直从事国际金融研究,跟踪市场变化,分析发展状况,预测未来走势与前景。

国际金融市场 高度关注的美联储QE3似乎尘埃落地,舆论炒作和价格错落十分明显,但最终实际结果则明显具有美元利益或和市场收益主宰的倾斜性,美股高涨、石油上涨、黄金上涨,美元贬值,最有利的利益归宿落位于和归结于美国经济和市场,全球金融市场和资源市场价格再调整与被调动的最终立足在于发挥与发酵对美国实体经济的作用,市场价格搭配性的上下跌宕来自市场预期心理和战略设计规划凸显,但归宿立场十分明确。因此,如何评价美联储的货币政策面临巨大的挑战,舆论的偏激性和偏颇性十分严重,不仅不利于风险规避,相反正在囤积更大的风险压力。尤其是在我国当前宏观经济不稳定,货币政策方向难以定夺的形势下,这种混乱而复杂的预期十分不利于我们自己的政策协调与经济稳定,特别是心理稳定受到的冲击更大。我们应全面、深入和站在更高的角度评价这种对策特殊性和远见性,尤其需要专业角度评估货币政策的效率与结果,美元独特的资质与身份是这一政策基点的关键。

首先美联储货币政策预期的结果与实际的状况十分复杂与诡异,简单期待美联储政策结果并不会有效识别美联储货币政策的高端与远见。美联储政策的关键点是数量的定义,而美联储已经从去年9月开始转型重新组合数量概念的基础,转型与调节并举,即卖短买长的恰当运用,而今年的9月则加入债券与证劵的新组合错配方式,进而使得这一策略反向简单数量定义,更侧重组合型和调节性的策略,不仅仅是美联储再度数量概念的扩大,并非是简单数量概念再增加期待的继续,而是垄断、掠夺和霸权的进一步深化和提高版,并非原型的QE1、QE2的简单化。

其次美联储货币政策预期的基础已经发生变化,货币政策基准不变的指标界定已经增加政策出台的空间,并非是再度过度或过量简单数量概念。美国经济在增量,2008-2009年的两次宽松总量是13-14万亿美元,如今美联储再宽松的经济总量已经达到15万亿。即使宽松也不会超出美联储不变的指标配置,货币供应量与经济总量的配置不得超限70%,美联储与美元货币政策风险控制力有效,更具有严格的标准指引和指标约束。虽然是新一轮的QE3,但其含义与结果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美联储的成熟性和娴熟性是当今世界各国央行无法比拟的。

上述笔者的基本立场和观察角度,对于当前市场解读最新美联储QE3的作用十分重要,值得关注侧重与真实。尤其是国际金融市场舆论混杂而不专或不精的时期,调侃式的舆论导向正是帮助美联储政策实施的最好环境,相反其他货币体的政策艰难与复杂进一步扩大,美联储的空间不仅主动,而且更加适宜和有效。因此,对当前市场集中关注的焦点话题需要理性判断和合理评价。尤其是当前市场的非理十分突出,更需要市场研究深入下去梳理状况和细心探索循环差异,尤其是美元极其独特性,绝不能草率定论或定性美联储QE3的远见与高度。

1、美联储货币政策地位的独特性。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看似一国央行常规的货币政策,但是由于美元地位的独特性以及美国经济的特殊性,恐怕我们议论与研究这一央行的视角或层次需要调整。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有别于世界任何一国央行的政策基础,其目标侧重是全世界,并非本土化的概念难么简单,进而政策的着眼点并非我们各国理解的本土化,美国货币政策的基点是全球化。一方面美国政策比例的配置是以全球比重为主,60%的货币供应量在全球各地,只有其次的40%才是美元国内供应量的需求。美国全球的战略决定了美国货币供应量的分布与比重。另一方面是美元货币供应量是伴随全球市场配置的变化而增量,并不仅仅是因为美国经济本土的问题而扩大;一是全球金融市场的概念和定义在扩大,原有的黄金市场国际金融的概念已经扩大到石油市场、资源市场、商品市场、农产品市场,这意味着美元过去数量的货币供应量已经不能满足全球金融市场的需要和供给,进而美元在这场独特的金融危机当中扩大货币量,并非是舆论如此简单的评说美国经济不好导致美元货币供应量增加,实质是美元货币供应量不足,进而为实现美元霸权的覆盖率已达到垄断力而增加货币发行。我们一国货币政策视角过于局限和狭窄,解读美元货币政策有死角,理解上会出现误区甚至盲区,这是舆论推进的混乱之处,解读不准确的基础在于对美联储货币政策的独特性的偏差。

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不同于欧洲、日本、世界很多国家,甚至包括我国。我们理解货币政策的基点是国内和本土,美联储是全球和世界。因此,市场议论美联储的职能和地位需对症美元特殊性和特权性,并不能按常理分析或按常规推理,这是十分复杂和深入的话题,并不是一个简单数量的概念或规模的效率。

2、美联储货币政策基础的循环性。美联储货币政策循环是处于全球经济竞争加剧的时代,尤其是这场金融危机带来发达国家经济的衰退,发展中国家经济的机会、崛起,但是世界经济的实力至今并未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与调整,最有实力的国家是发达国家,最有势力的国家也是发达国家。发达国家的实力体现在于资产配置的合理、行业分布的均衡、产品品牌的效率以及市场垄断的势力。尤其是美国更处于发达国家之上更发达国家,所以美国的货币政策循环基础更侧重于美国跨国公司的世界布局与竞争的长远思考和战略设计。

一是拥有世界绝对多数的份额占比,尤其是优势远见的规划占比和再分配优势。以美元贬值策略推进跨国公司份额占有,甚至在铺垫美国新经济时代的世界再垄断,并非简单基础产业的概念。因此,美国经济的局限在于传统经济,传统经济的含义美国有不景气指标,但是新型高端经济美国具备正在囤积新的优势。美国新经济转型的显著标志之一就是深耕产业革命与技术进步,以大数据、智能制造和无线网络革命为代表的第三次技术变革正在美国酝酿并初见端倪,以苹果为代表的平台经济加速延伸全球市场扩张乃垄断,美国未来十年将会创造经济增长新引擎的更超级产业体系。尤其是在近年西方所谓金融危机的概念之下,世界传统制造业领域被新兴市场国家超越之后,美国却在进行高端制造业的领先规划,未来的高端制造是美国再工业化战略的核心目标。所以美国的再工业化与全球的在工业化不是一个层次和水准,目前的混淆和浑浊不利于真实了解和理解美国经济和世界经济乃中国经济。美国已经开始深化的高端制造业已经在纳米技术、高端电池、新能源、生物制造、新一代微电子研发、高端机器人等领域得到体现,包括传统产业也出现新的层面与产品品牌。如美国汽车厂商创下2007-2009年经济衰退前以来的最佳,今年8月表现相当的亮丽。当月美国汽车销量较上年同期增加20%,在较为宽松的信贷条件下,美国消费者更有信心买入高单价的物件。美国三大汽车商和外国汽车厂商发布众多新款车型,让消费者有了历来最好的选择余地,8月汽车旺销进一步表明第三季伊始消费者支出呈现改善,此前消费低迷导致第二季美国经济增长环比年率仅为1.7%。美国人继续购买汽车,购买高端新型汽车,这促进消费者支出加速。而这与发展中国家,包括我国的传统工业的制造业、汽车业和房地产业截然不同,美国追求高端人才、高端要素和高端创新集群发展,以增强高端制造领域的研发领先、技术领先和制造领先。这是在解读和理解美联储货币政策基础是需要引起重视与关注新角度。

二是美联储货币政策是为美国金融机构的全世界竞争提供保障与保护。美国金融层面高端性是市场绝对的优势乃垄断,至今全球大银行的垄断力依然是美国特色,甚至经历了所谓的金融危机,美国雷曼兄弟不倒反强,现今流的增量伴随独特金融危机的过程增长数量醒目,其2008年的现金流为60亿美元,至今2012年已经上升到650亿美元,所以雷曼兄弟今年3月开始偿还债务,雷曼申请破产画上圆满的句话。可是全球受困于独特金融危机标志性事件——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世界与市场并未深入解读雷曼兄弟申请破产的本土化,其掩盖了全球雷曼兄弟跨国公司特殊性的面貌。美国这种策略与战略很蹊跷的组合模式来自于高端的金融成熟性与娴熟性乃战略性,这是我们考量美联储货币政策不可忽略循环特性和基础要素,而市场对美联储护臂政策的解读缺少基础要素,完全迂回于数量的概念讨论,进而忽略本质的美联储政策预期被误导和误读,甚至误入被规划的战略筹谋。

3、美联储货币政策高度的远见性。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洞察力十分值得关注和研究,尤其是它并非是着眼于于眼前的事情所为,而是设计和规划找更加长远的事情和市场。2001-2003年的利率调整与2008-2009年同样的利率调整,两者方向一样,但结果则截然不同。第一次带来的结果是利差投机套利,局限于金融市场本身;而第二次带来的结果则是刺激资源和大宗商品投机套利,使得金融市场的含义与定义扩大再扩大。基于此点去解读美联储的QE1和QE2这两次货币政策,我们思维将会发生巨变,及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不是因为美国经济本身那么单纯,而是面对全球市场的和产业配置与调动,这符合美元货币政策地位与美元货币政策的目标,全球化的霸权货币,全球化的特权货币。所以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评价并不局限在美国因素,而是全球因素。这是目前预期和市场评价美联储QE3的最大缺失、最严重的误区和盲区,认识的全面性和特殊性不够。

美元作为世界上现在非常具有实力和势力的货币,其货币政策考量将更具有特殊性,并非是单一货币的基点,而是综合考量全球战略结果。尤其是面对全球货币竞争的加剧,美元更加关注货币竞争对手和战略,极力规避美元对手带来的挑战,重新架构货币新体系。尤其是经历了独特的金融危机之后,美联储的政策以及美元的战略,已经努力扩大国际金融市场的概念与范围,及有效的运用美元特权的定价机制以及美元霸权的报价制度,进一步增强美元霸权的世界范围与领域,扩展美元覆盖的更多领域与更大的市场。所以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并不仅仅局限美国本土概念,更着眼全球化的战略。

目前全球金融市场处于两个非理时代,即非理性的时代、非理论的时代。投资和投机没有理论性的风险存在,并且伴随着流动性在扩大;投资和投机缺少理论指引和参照,流动过剩处于前所未有的时期,传统时期的理论已经不适宜,流动性不足和流动性过剩的交替需要重新思考理论指引和修正改革,这些必然导致市场判断的混乱和行为的错乱。一方面是流动性导致非理性发展的恐慌和进展乃恐慌至极,进而价格上涨关注投机回报率,价格下跌关切流动性数量;另一方面则是宏观经济理论指引失去标准和定律,尤其是通胀呈现极其混乱和错综复杂的局面,传统理论指引已经丧失基点,新理论框架尚未形成,进而走着看、看着走十分纠结。所以我们讨论或预期美联储的政策更需要睿智、远见以及高度的全方位、综合性以及比较性。

9月已经结束的美联储例会的最新结果似乎顺应自己的预期结果,即使有结果也不是简单的QE1和QE2的原版,而是一个全新版本的创新式QE3,其战略远见和调控高度更值得深入研究与论证。但对于其他经济体以及货币政策则是增加了难度,甚至错乱了自己对策方略,全球新一轮的调整是有方向性的国家需求与规划的。美元高端的霸权地位不能简单化单一货币政策意义,美元特殊的货币资质不能短期化本土货币政策影响。舆论的复杂性需要用心解读,更需要事实说明。美联储货币政策的组合与效率拭目以待,不那么简单。

[责任编辑:apple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