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产业 > 食品饮料 > 正文

汇源合约纠纷案推迟 300万加盟费去向存争议

2012年08月10日23:11华夏时报[微博]王先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卡瓦格博称汇源商业诈骗 汇源称纠纷源于对方经营不善

  本报记者 王先知 北京报道

  因为一年前的一纸加盟合作协议,汇源果汁(01886.HK)与云南香格里拉卡瓦格博饮用水有限公司(下称卡瓦格博)之间正闹得沸沸扬扬,到了对簿公堂的境地。8月6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已经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结束与卡瓦格博的合约。这是一份怎样的加盟合约,为何“合作”未满一年便中途夭折?在这场商业纠纷中,卡瓦格博坚称汇源涉嫌商业诈骗,汇源则认为双方纠纷症结在于卡瓦格博在合作期间经营出现问题,谜团背后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汇源纠纷案推迟

  8月9日,原本是这场纠葛了数月的加盟纠纷双方对簿公堂的日子,却突发变故,卡瓦格博方提出管辖权异议,致使汇源纠纷案推迟。当天,卡瓦格博董事长祝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推迟后的具体开庭时间未定。”

  此次纠纷的矛盾双方,一方是中国最大的果汁生产商,另一方是急切想要打开销路的饮用水生产商,而这场官司的起因源于一年前的一份加盟协议。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08年1月2日的卡瓦格博,注册资本128.45万美元,属于外商独资企业,号称是中国目前为止唯一一家生产天然小分子弱碱性瓶装高端水的企业。据本报记者了解,2008年,其还在北京成立了北京卡瓦格博营销策划有限公司,该公司是云南卡瓦格博公司的营销中心。

  据祝强介绍,由于快消品主要靠品牌渠道,需要巨额广告投放才能被消费者认知,加上云南工厂主要生产高端产品,投产4年以来,该公司的产品并没有打开销售局面。

  为了打开销路,一次偶然的机会,祝强接触上了汇源。2011年7月,经人介绍,祝强认识了汇源的苹果醋项目经理王树平。

  随后,在王树平的引荐下,祝强跟汇源集团下属的北京汇源饮用水有限公司总经理朱胜彪见了几次面。最终,双方在2011年7 月15日签订合作协议,协议中商定卡瓦格博的云南工厂及另外在全国3个工厂可以用汇源品牌生产、销售饮用水系列产品,包括瓶装水、桶装水等产品。

  祝强发给本报记者的合同照片显示,为了拓展汇源饮用水的全国市场,北京汇源饮用水有限公司经考察同意授权卡瓦格博公司,加盟汇源饮用水事业,双方的合作时间是2011年7月15日至2014年12月31日,北京汇源饮用水有限公司一次性收取加盟费和技术服务费200万元整,合作期内一次付清,不予退还。此外,北京汇源饮用水有限公司还要向卡瓦格博收取50万元的质量保证金,新增加一家工厂再收取50万元的保证金。

  “合作”一年冲突不断

  在这次汇源加盟商纠纷中,300万元资金去向成为争议点。

  祝强告诉本报记者,对方要求一次性支付加盟费300万元,其中的100万元,按照王树平的说法,是给朱胜彪个人的,不能开发票,要由王树平转交现金。

  于是,祝强于2011年8月15日用招商银行个人网上银行汇给朱胜彪个人账号200万元,汇给王树平个人账号100万元。

  令人不解的是,当初为何没有把款打到北京汇源饮用水公司账号,而是汇给了朱胜彪个人账号?对此,祝强解释称,“他(朱胜彪)要求打到个人账号,不入公司账就可以不交税了,当时虽然有点怀疑,但是在生意场上,这种事情也很正常。”

  对祝强的说法,朱胜彪予以了否认,他告诉本报记者,“由于汇源饮用水公司是他全面经营,虽然打到了我个人的账号,也是用于公司经营的,当初之所以没有打入公司账号,是祝强嫌麻烦,并不是我主动要求的,对于中间人100万元回扣的事情,我本人并不知道。”

  2011年8月31日,汇源饮用水公司以技术服务费的名义给祝强开了200万元的收据。协议签订后,卡瓦格博积极为生产作准备。

  此后,祝强的云南工厂新购买了标机、膜包机等设备,订购了大量的专用瓶胚、瓶盖、标签。与此同时,卡瓦格博还联合汇源饮用水公司于2011年12月同天津冠芳可乐公司签订委托加工合同,该合同显示双方是共同作为甲方进行品牌授权生产的。

  但到了2012年,事情却发生了转折。据祝强介绍,今年3月初,其所生产的汇源六分子水在天津开始批量生产,他也急于投放市场,刚好汇源集团召开全国销售年会,他想让汇源集团内部人员了解一下自己的新产品,但是却遭到了朱胜彪的拒绝。

  随后的3月20日,卡瓦格博参加了成都春季全国糖酒会,王树平手下经理李龙昌也同时带人参加。据祝强介绍,李龙昌称集团总部给他授权,不许卡瓦格博参加展会,并把参展经销商赶到门外,双方矛盾继续激化。

  随着双方纠纷不断升级,祝强找到了汇源集团的执行总裁周红卫。据祝强介绍,周红卫告诉他,汇源从来没有授权给朱胜彪生产瓶装水,只是让他生产桶装水,并说会向董事长汇报这件事。

  但周红卫日前对外表示,“汇源”的商标有400多个,双方还没有签订一个具体使用哪一个商标来生产的合同,这个合同只是框架协议;其次,卡瓦格博的生产环境、生产设备、生产工艺和生产人员的管理达不到汇源方面的要求;第三,卡瓦格博方面没有按照合同交纳质量保证金。

  本报记者试图向周红卫求证上述信息,但他的助理以案子已经进入司法程序为由婉拒记者采访。

  子公司授权商标遭质疑

  在这场纠纷中,朱胜彪负责的汇源饮用水公司是否有权限向卡瓦格博授予商标使用权,成为关键一环。

  8月1日,汇源果汁在香港发布公告称,云南卡瓦格博并未按合作协议履行若干付款义务,因此,汇源饮用水有权终止协议而无需对云南卡瓦格博作出任何赔偿。

  “汇源公司发布公告说我们违约在先,完全是颠倒黑白。”8月6日,祝强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北京汇源饮用水有限公司不是汇源商标的所有人,却同他们公司签合同,授权商标的使用权,而且授权的不止卡瓦格博一家,经理说全国有28家,其中瓶装授权5家,这不是简单的商标纠纷案,他们这是商业诈骗。

  对于祝强的说法,朱胜彪予以否认。

  “外界所说的已经有28家合作伙伴是不准确的。”朱胜彪告诉本报记者,同汇源饮用水公司合作的伙伴不止卡瓦格博一家,目前瓶装合作伙伴生产的产品都还没有正式上市,但是汇源是有统一步骤的,原先的名字叫“六分子”,现在则改为“水立方”,他们同卡瓦格博之间的合作,集团是有备案的。

  祝强却指出,汇源饮用水公司并不是汇源商标的所有人,但去年却向全国20多家企业收取桶装水、瓶装水加盟费2000多万元,由于不是商标所有人,只能以汇源饮用水公司名义委托对方生产加工,加盟商都认为朱胜彪跟汇源集团掌门人朱新礼是一家人,都信以为真,可以使用汇源品牌。

  朱胜彪则认为,这不是有没有权授权的问题,纠纷产生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双方合作期间,卡瓦格博的经营出现了问题,没有实力经营下去,在当初合同中,双方有明确的规定,就是卡瓦格博所有的生产、销售、宣传必须要经过汇源统一的安排,并且要在总部备案。

  除此之外,朱胜彪认为,双方的纠纷是另有原因的,签过合同后,卡瓦格博在后来的经营中出现困难,没有实力做下去,汇源了解到他们的难处之后,已“打回”50万元供他们解决困难,是卡瓦格博想找理由退出合作,于是就产生了矛盾,一直协商不好,只有通过法院来解决了。

(华夏时报)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tingw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