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港股 > 港股要闻 > 正文

谭雅玲:香港与内地不对称风险应重视

2012年07月28日10:40华夏时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 谭雅玲(微博)不久之前,伴随香港回归15周年的庆祝,内地金融改革进程加快,人民币资本项目深圳前海开放格外引起关注。香港拥有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地位与影响,这对于一国两制特色的发挥与效率更是极好的平台与机制优势。

面对全球金融时代的来临,如何有效发挥香港平台的独特优势和魅力,这对于内地人民币国际化和金融全面开放的意义和作用十分重要,尤其对现阶段内地金融改革的进程和战略十分重大。

首先看国际敏感的汇率话题,两地汇率组合效应十分重大。6月22日,据香港《信报》报道,前金管局总裁任志刚的报告掀起了香港各界对联系汇率制度的大讨论。任志刚认为,是时候检讨联汇制度,并提出包括港元与人民币挂钩等参考方法。这种提法虽然挑战了我们研究的禁区,但却是一个迫切而实际的问题所在。随之,有“联汇之父”之称的景顺首席经济学家John Greenwood认为,任志刚高估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速度,他认为人民币挑战美元需时数以十年计。他重申实行了29年与美元挂钩的联汇制度仍然最适用于香港,尽管有时美国的货币政策未必适合香港,但相信港元以7.8的汇率水平与美元挂钩,仍然是香港货币稳定最安全及最有效的基础。

港币的联系汇率制比较适宜香港的特色与发展,这不仅是现实的选择,也是历史的进程。如果要改变,首先需要做的是香港的产业结构和行业配置的调整。因此只谈汇率,不顾产业发展模式与历史,甚至忽略改革和改变的效率面积用再好的汇率机制也无法解决经济基础问题或产业发展潜力,不对症的货币政策模式与架构是毫无意义的。目前的香港联系汇率制度直接面临的挑战来自内地人民币价格的敏感焦点。随着内地人民币连续膨胀乃至无序的升值进程,这不仅伤害了内地产业和经济基础的发展要素,更刺激和加剧香港投机人民币的风险与压力。香港金融中心更多是为投机炒作的人民币避险基地,而非促进人民币境外发展的试验基地。所以当前讨论联系汇率制度的利弊与人民币国际化具有很重要的关联。内地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香港是一个重要的平台和敞口,如何有效达到两地的强强组合,这对于人民币和港币都至关重要。两种货币各自经济环境和产业结构具有差异,更何况品质与素质具有差别,一国两制的格局正是考虑到各自的特色选择的方案与模式组合。因此,我们应该遵循这种大的框架组织原则,进一步完善这种组合的效率和实力,实现各自基础要素的改良和提升。

其次看人民币国际化的复杂程度,两地汇率风险关注至关重要。国家发改委不久前在港公布支持深圳前海合作区先行先试政策。其中金融政策方面将设立跨境人民币业务创新试验区、试点跨境贷款、鼓励外资股权投资基金进入前海等。发改委、深圳市政府在港表示,期望将深圳前海打造为现代服务业创新区,促进内地与香港更紧密合作的先导区,协助珠三角地区产业升级,共包括金融、财税、法制、人才、教育医疗及电讯六大政策框架。金融政策方面,国务院将支持前海建立金融业对外开放试验示范窗口,推出支持前海跨境人民币业务创新试验区;跨境贷款试点;鼓励前海企业来香港发债;支持设立前海股权投资基金;鼓励外资股权投资基金进入前海;并且在CEPA框架下,降低香港金融业进入条件;设立前海金融交易平台试点,支持境内外金融机构到前海设立国际或全国性总部。人民币国际化须先做好内部,金融体系的建构本身很专业,需要规范的制度和健全的技术配套才能发生作用。所以考虑人民币国际化必须从基础做起,而不是贸然和西方对接。西方也是先做好内部制度建设,才逐渐走向国际化。

其实从我国现在的种种经济进程的角度看,2015年的时间安排可能过于仓促。该年度对于我国经济可能是一个纠结点,甚至还有危机的较大风险压力,到时候全球可能“扫荡”人民币。人民币自由兑换当前需要解决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汇率制度。目前虽然我们是参考一揽子货币,其配置中各个货币的占比数据并未给公众包括企业家投资者一个明确参数。目前汇改焦点依然在于人民币的价格,汇率制度却鲜见讨论,8年多汇率改革的成败需要重新梳理。

需要注意的一种误导行为是我国推行人民币国际结算,以解决我国的贸易问题,可是我国贸易层面的数据在萎缩,人民币国际结算的作用就值得商榷。目前我国是想用一个数量的概念去占领市场,然后在数量概念的基础上推出了一个离岸市场。而这两种措施如果没有相应的国内金融制度根基,人民币货币国际化和自由化就很难顺畅施行。而且这里有一个非常有利的条件,就是人民币在升值,这造成国际投机者追捧,甚至于出现很大的投机性。其实不能单纯靠数量的概念来解决人民币国际化问题,而应该注重对相关参数变量的品质、效率和结构的概念的重视,这样更能在数据表象下切近经济本质。汇率是双边和多边的,但立足点必须是在本国。而内地货币汇率与香港货币汇率角度比较,两者反向运行特色突出,进而形成人民币加紧香港布局,人民币在港投机性较大,我们有时考量风险角度很紧迫,已经采取关闭和封口的对策,试图避免危机的冲击力。但是我们恰恰忽略两种货币方向、机制与体制的差异性的风险,考量数量时面临价格调整压力和困局;考量价格时面临数量概念冲击性。但是我们恰恰忽略两种货币方向、机制与体制的差异性的风险,考量数量时面临价格调整压力和困局;考量价格时面临数量概念冲击性。尤其是目前我国内部金融体系变革,尤其是利率市场化是实现人民币自由兑换的一个必要条件。这与银行的经营、市场的投资融资都有关系,是一个核心指标。但我国的现实是利率市场化执行受阻后才推出了汇率改革,其实应该抓住利率市场化改革这个点做透做规范,而不是遇阻则止。

在这样一种特色环境下和特殊时期讨论人民币和港币合作模式与框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更需要驾驭风险的勇气和考验睿智的智慧。

[责任编辑:alexhydr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