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资讯 > 公司报道 > 正文

雷士超限战:突破民企治理战争新底线

2012年07月16日10:29财新网-新世纪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民族牌出笼,经销商逼宫,员工罢工,雷士照明创始人与投资者之争,将中国民营企业治理战争拉下新底线。

规则之辩

如何从超越底线的战争归来?

阎焱在7月7日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雷士照明董事会并没有对吴长江“关上门”,他完全可以回来,只要满足三个条件:第一,跟股东和董事会解释清楚被调查事件;第二,处理好所有上市公司监管规则下不允许的关联交易;第三是必须严格遵守董事会决议。

阎焱称,董事会的基金股东对吴长江最大的意见就是关联交易和总是不遵守董事会决议两个方面,认为他在公司治理上缺乏自我管制,不适合继续担任CEO一职。但只要满足条件,可以回来担任公司的董事长。

不过,言谈之间,阎焱透露出对于吴长江的信任已荡然无存,“见面都好好的,但转身就变。我们过去接受的‘教育’就是他说的话不能信”。对于关联交易问题,阎焱深表不解。他认为,创始人对公司肯定有深厚感情,公司是他生存的基础,利益的平台,“但是为什么要在外边偷偷摸摸地做几千万的关联公司,而不是全心全意地把主业几十亿的资产做好?”

雷士照明创始人与投资人的矛盾为何最终升级为一场公开的全方位战争,与吴阎二人的个性不无关系。一位熟识阎焱的投资界资深人士形容,阎投资出手快、猛,下注很大,眼光独到。而另一位接近阎的人士则评价,阎焱说话直截了当,很有个性,很自信,良好的投资记录使他更加自负。

雷士照明上市前两年曾是香港表现最佳的股票之一。赛富有机会退出。但阎焱称,看好雷士照明有成为全球节能照明行业第一的潜力,因此即使对吴“不放心”,也没有退出。此次果断让吴辞职,自接雷士董事长一职,也显出超出一般投资人的决绝。

去年俏江南董事长张兰炮轰PE股东鼎晖投资(CDH)时,阎焱曾在微博上反诘张兰:“当年CDH是用枪顶着你脑袋来做事的吗?”在财新网(微博)发出《阎焱回应雷士照明上位风波》的消息后,阎焱又在微博上评论称: “中国的民营企业为什么做不大,与企业的制度化、透明化管理关系极大。”

吴长江出身草莽,原本就是敢打敢赌,上市后在公司里愈加强势,对于董事会的“规则”很不适应。一位接近雷士高管层的人士透露,股东之间在经营战略上时有分歧,比如公司章程规定,投资收购须经董事会同意,但吴长江常一时兴起就“越了红线”。吴曾想收购一家英国公司,背着董事会签了协议,后来阎焱亲自跑到英国重新谈判,结果没等签署新协议,英国公司就破产了,雷士最终以更低的价格买了这家公司的部分资产。

7月12日的激烈冲突后,阎焱在接受财新采访时再次表达了和解之意,除了在管理层安排上将听取员工意见,阎焱表示董事会从未拒绝吴长江,一直欢迎他回来,他呼吁各方冷静妥协,避免共输局面。但阎坦陈对吴长江并无把握,“他是个好人,但个性上可能有两面性”。

不过,阎焱亦强调,所谓经销商、供应商进董事会,管理层15%期权等要求并不符合市场与监管规则。“我只有一条,最终还应该按规则办事,大不了走法律程序。”阎焱表示。

雷士照明正从一般的创始人与投资人之争走向一场超越底线的战争。对任何公司而言,创始人与投资者合则两利,分则两败。这场战争无论是非如何,最终如何了局不仅仅取决于双方目前手中的筹码和谈判桌上的博弈,也取决于一个公正公平的规则的约束。

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深创投)总裁李万寿表示:“在我们投资的过程中,创始人行为不规范可说司空见惯,比如本来属于董事会的权利不经董事会讨论就做,本来属于股东大会的权利不经过股东大会讨论就做,挪用公司资金,私自关联交易等。我们希望所投企业要分清自己能做的事情的边界。另外, 投资人、小股东的主权意识还要到位,要联合起来维护自己的利益,敢于追究大股东违规问题。”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兼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案例研究中心副主任刘胜军认为,创始人与小股东或投资人的内部之争,是公司治理结构求取平衡的一个过程,最终还应该回到规则的轨道中来。过去国内的法律标准和执法标准比较低,让企业养成了很多坏习惯。香港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将会让更多中国企业走入正轨。但愿各方能够理性选择,将这场已经失控的战争重新带回到正常轨道。

要避免企业、创始人与投资者三输

创始人和投资者关系水乳交融是一种理想状态,出现的几率并不大,但至少不要水火不容

雷士照明,代码2222,该数字在当下大众语境里意义近乎谐谑,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和主要投资者代表阎焱近来出现不同声音。长江,水也;焱,火也(据<说文解字>焱,火华也,从三火)《汉书》载,易有八卦,乾坤六子,水火不相逮。

2222也好,《说文》《汉书》云云,均属笑谈当不得真。但是创始人和投资者的矛盾在雷士照明却真实存在。不仅雷士照明,类似创始人和投资者之间出现分歧乃至激烈矛盾的情形在中国企业中并不鲜见,为何出现这水火不相容的局面?

从各案例已公开的信息看,创始人和投资者的矛盾虽然具体形态各异,反映的问题本质上基本相同。创始人的问题似乎多些,大都涉及两方面:

第一,未认清公司独立的法律地位。公司(上市公司是更复杂形式)是企业法人的一种,有自己独立的法律地位,虽然创人是其大股东(有时是绝对大股东),但不能改变公司是独立法律主体的事实,创始人不能代替公司行为。极端情况下自然人独资的公司,自然人和公司仍是两个法律主体。“民法”的《民法通则》《合同法》《担保法》《婚姻法》《继承法》等除后两者涉及公民人身属性外,均对法人的民事权利和行为有详尽阐述。因而作为公司大股东的创始人和公司不能混为一体,公司有自身的决策逻辑和程序。不能将此单向理解为对创始人(大股东)的限制,它也是对创始人的保护,譬如公司涉及民事纠纷或清算破产时。

第二,关联交易。该情形多发生在上市公司,香港、中国等地的股票监管及交易当局对关联交易和关联方都有详尽到近乎繁琐的界定,内容大同小异。简单通俗地理解关联交易,就是关联方(和上市公司有直接/间接利益关系者)和上市公司间的各种交易,而关联方往往是创始人或其代理人。关联交易是对一类交易的描述,本身无所谓好坏,关键是交易的公允性,关联方在交易中既不能侵占上市公司的利益也不必向上市公司输送利益。很不幸,多数情形是侵占,即使输送也是为了更大的侵占,或是为了粉饰业绩以求资本市场获利(哪有免费的午餐)。中国企业海内外上市热潮颇为壮观,这两点并不生僻难懂,可怕的是佯装不懂。

当然,抽象地说矛盾的出现也有投资者方面的原因。PE等投资机构进入中国内地,其性质已有变化,加之民营企业资金饥渴,企业经营存在诸多相对不规范之处,企业创始人对政府官员的偏好大过对中介机构,导致信息和知识均不对称,这使得PE在入股企业时往往处于强势地位,为了对冲关联交易、同业竞争、财务信息失真等经营管理风险,投资者在股份回购、否决机制、业绩考核等方面设置了较为苛刻的条款。

诚然,商业合作是自愿的,一旦签署就有法律效力,但创始人签署并不意味心甘情愿,随着信息更加对称、境况发生变迁,创始人未尝不会有“捞回”利益的念头,并且作为公司的创始人,其手中的牌不仅仅是公司股份,客户、高管、员工等等都可能是其“战斗的武器”。这可视为另一种“风险对冲”,虽然大多未必受法律保护,但两相冲突,长远来说没有赢家。

和此前沸沸扬扬的国美一样,雷士矛盾的爆发也伴随着政商腐败案件,或者说案件是矛盾公开化的导火索,不禁让人感叹中国企业的经营环境。更要感叹的或许是,国美和雷士都是中国各自所处细分市场的排头兵,都有更大的梦想并具备实现梦想的条件,冲突未必中断了他们的梦想,但至少干扰了其发展节奏。这难道是中国民企的宿命?

公司政治需要理性和妥协,创始人和投资者关系水乳交融是一种理想状态,出现的几率并不大,但至少不要水火不容,这是下下策,折中现实的选择能否如水油分离状态?虽然不相溶,但界限清晰、达到平衡。企业避免多输局面需经营环境的改善、投资者的换位思考等等,但最需要的是创始人的自律和胸怀。

相关专题:

雷士照明资方与创始人内斗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eom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