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资讯 > 公司报道 > 正文

内蒙联邦制药涉嫌偷排污水与转移污染物

2012年07月14日09:25中国联合商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前员工称偷排污水

就在联邦制药选择将污染物转移给合作配套企业处理的同时,王益林和他的邻居们却没那么幸运了,“逃离”或许是不错的选择。但更为可怜的是,乌梁素海已“无路可逃”,默默地接受着远道而来的污水。

据上述前员工介绍,联邦制药还通过城市污水处理系统适时偷排,不定时启用临河市生活污水排水渠偷排,该渠绕联邦制药周边而过,未做任何防渗处理,在农田等人烟稀少的开阔地的掩护下,自西向东流入乌梁素海。

同时,联邦制药还在其南侧500米处的临河市污水渠边,建有专门的排水泵房。“排水泵房,有专人24小时值班,对过往车辆及驻足人员进行监视。”上述前员工介绍说。采访中记者曾多次试图进入排水泵房了解,但都被警觉的看护人给拒绝。

上述前员工称,表面上看是将联邦污水由泵站加压逆流而上排入上游的城市污水处理厂,但实际上内部是设有暗管的,平时细水长流持续偷排,到了晚上12点至凌晨5点,联邦制药环保车间各工序停止加物料,所有设施停止运转,渠上排水泵房阀门就大开。

就这样联邦制药产生的污水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无声息的排入生活污水渠,进入黄河灌区水系,最终回归到它们的唯一归宿地——乌梁素海。

“如果遇到上级环保部门突查,联邦制药会自有高招,他们先将高浓度废水临时储存于两个2000吨的池子中,再找机会偷排,这4000吨的污水用30分钟便可排尽。而其它低浓度的废水则进入正常的处理系统,应付领导检查和参观。”上述前员工介绍说,这便是当地环保部门在线检测联邦制药污水处理达标的原因。

中科院院士王光谦曾做过有关乌梁素海的调研,他引用巴彦淖尔市环境监测站2005-2010年的观测资料说,乌梁素海环境污染和生态功能退化形势严峻。同时,乌梁素海的水污染严重,2005~2010年COD只有3次达标,氮氧超标率为30.3%;底泥污染严重,TN、TP以及重金属超标,西大滩与东大滩底泥污染最重。

王光谦说,湖区长期接纳灌区生活、工业污水,是导致湖区污染,富营养化程度高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说到乌梁素海的污染成因无论是专家还是当地政府官员都没有回避工业污染。

2010年12月13日,国家林业局湿地办公室与巴彦淖尔市政府曾在北京专题讨论过乌梁素海的污染问题,时任巴彦淖尔市代市长的何永林(现任该市市委书记)坦陈,“近年来,随着河套灌区排入乌梁素海的工业及生活污水逐年增加,加之湿地补水量大幅下降等多种因素,乌梁素海水质逐年恶化,湿地大面积萎缩。”

同年7月28~30日,水利部、环保部、发改委曾组成联合调研组,针对乌梁素海严重污染情况展开调研。三部委的调研认为,乌梁素海总排干入黄水质近年来均为劣Ⅴ类。

令人遗憾的是,工业污水的排放仍旧没能收敛。根据八一乡村民提供的从联邦制药泵房西侧提取的污水样品化验结果显示,COD194.1 mg/L、氨氮32.5mg/L,分别是国家要求标准60 mg/L和15mg/L的3.2倍和2.2倍。

截止本文发稿时,对于上述前员工的说法,本报曾多次向联邦制药内蒙公司进行求证,均未果。

(文中王益林为化名。)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bqthui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