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资讯 > 公司报道 > 正文

雷士照明全面罢工停止进货

字号:T|T

【财新网(微博)】(记者 符燕艳 邓海 屈运栩)雷士照明控股公司(02222.HK,下称雷士照明)控制权风波全面升级,继昨日雷士照明员工、经销商、供应商和董事会成员召开会议后,今天早晨,雷士照明重庆总部及重庆万州生产基地、惠州总部及工厂全面罢工,36个运营中心今起停止进货。

7月13日上午,财新记者在惠州雷士照明看到,8点工厂召开罢工动员大会,一名仓库部门的员工告诉记者,动员大会主要是要求罢工。“吴总不回来就不复工,让大家服从安排。”

财新记者在现场看到惠州雷士照明大楼两边挂着四条横幅,分别写着“吴总,股价狂跌经营惨淡,施耐德滚蛋”“吴总是我们雷士的精神领袖,我们雷士离不开吴总”“吴总不回来,坚决不复工”“施耐德滚出雷士”。

9点钟,各部门开始向办公大楼前集合,罢工员工开始围绕厂区游行。场区内播放的广播称,雷士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吴长江被逼走,订单下降,工资减少,经营混乱,为此要求吴总回来。

据员工称,吴长江离开后订单减少了三分之二。但记者在现场看到罢工工人表情轻松,整个园区组织有序,广播不断播放国歌或者《团结就是力量》,现场有管理人员在指挥。

财新记者在重庆了解到,重庆万州工厂也于今天罢工。雷士员工举着“我们要订单,我们要上班,我们要吴总回来”的牌子高喊。财新记者在与雷士照明一当地高管通电话时,电话那头传来高喊“施耐德滚出雷士”的口号。

7月12日晚,雷士照明重庆总部员工和部分经销商在重庆南岸区万达艾美酒店开会,决定今日 10点,在重庆喜来登酒店的总部也停工。但今天10点,财新记者在现场没有看到任何停工迹象。后据了解,罢工人员于上午9点40左右,在总部楼下广场举了一下横幅,几分钟后自行离开。

财信记者向新任CEO张开鹏询问对罢工及赶走施耐德的看法,张开鹏回复短信称:“抱歉不能接听电话。员工可以通过合法途径表达诉求。投资方的事情需要投资方去决定。”

雷士照明内部人士向财新记者证实,公司36个运营中心今日起开始停止进货。目前,36个运营中心负责人正在重庆和吴长江开会。该人士称:“经销商现在跟吴总他们在一起聊天,谈笑风生。”

惠州雷士照明管理层告诉财新记者,7月12日雷士照明员工向董事会提交的材料中提出了几点要求。一是要求吴长江回来。该管理层称:吴长江将雷士照明从很小的公司做到150亿元市值,吴长江离开后现在市值只有50亿元,员工接受不了。另外管理层认为董事会和施耐德串通好逼走吴总。

要求二是董事会改选,员工和经销商能够进入到董事会。要求三是实施管理层激励计划,让员工获得15%的期权激励。该管理层称,雷士很多员工购买了雷士股票,“当时是4块钱购买了雷士的股票,现在股票1块多,已经亏得血本无归。”

该管理层透露,雷士照明上市时他们对公司很有信心,买了股票,并用股票作为抵押通过国泰君安再次增持了股票。现在股票大跌,国泰君安要求这些管理人员还钱。“我们管理层,有些投了1000多万,有些投了几百万,很多一线员工在二级市场购买股票,股价现在这样根本还不起。”

员工还要求施耐德离开雷士照明,不但高管离开,股权上也要退出。

上述管理层告诉财新记者,今年3月之后再也没有见过吴长江。施耐德最初进入时,他们也曾持支持态度,认为只要能管好(公司)谁都一样。然而,施耐德新任官员的业绩和行为也让他们不满。

他称施耐德方面虽然承诺高层不变动,但已经打破公司原有流程,还曾经带着已经离职投靠竞争对手的前雷士照明高管直接接触供应商。新任CEO曾派工作组去一线员工那查访,并且形成了报告,报告内容至今没有向管理层通报。管理层开始担心自己被架空。

他指出,施耐德方面新任的海外销售部门负责人上任9个月至今未能获得一个大订单。张开鹏上任至今只到过惠州工厂一次,而且住五星级酒店。施耐德方面过来的领导人都是“官样做派”和之前吴长江的“大哥式”的风格很不一样。

经济危机、业绩下滑等让他们对施耐德彻底失去信心。该管理层人士介绍,惠州雷士照明员工3000人,管理层200到300人,目前中层流失30%,员工流失50%。每年两次的加薪计划也无法兑现。

雷士照明今天8时58分在香港交易所发出公告,暂停股份买卖,待发布股价敏感性公告。停牌前公司股价为1.41港元,较年初下跌约50%,市值约44.5亿港元。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anthe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