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资讯 > 深阅读 > 正文

铅蓄电池污染之谜 行业面临环保或关门难题

[导读]史上最严厉的准入条件将让铅蓄电池行业重新洗牌,但回收无序的老毛病却有可能阻碍最后一公里的跨越。

铅蓄电池污染之谜 行业面临环保或关门难题

今年春天,医生们在治疗一位在严重的电击事故中受伤的5岁男童时,发现了另一个同样严重的问题:男童血液里的铅含量已达到相当危险的水平。这个发现揭开了中国最为严重的铅中毒事件之一”

这是一篇题为《“血铅事件”敲响环保警钟》文章中的一段话。这篇刊载于美国《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荣获2007年第九十一届普利策新闻奖“国际报道奖”,也让很多人记住了血铅这个名词。

此后,随着血铅事件的不断出现,以及对铅尘污染和废旧铅蓄电池电解液污染的逐渐了解,铅蓄电池企业成了众矢之的。

但让舆论大哗的血铅事件罪魁祸首真是铅蓄电池企业吗?

绿源投资控股集团董事长倪捷向《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表示,把血铅事件等同于铅蓄电池企业铅污染是错误认识。可以佐证的是,美国环保总署在2006年发布的一份《空气铅含量标准》报告显示,铅冶炼、铅蓄电池生产分别位列铅污染源第十一、十二位。排在第一位的是工业用、商用和社会用锅炉及热处理。

也就是说,铅冶炼和铅蓄电池生产并不是造成铅污染的主要原因,但我们不应忽视铅蓄电池带来的污染问题。环保组织史密斯基金会认为,世界上最严重的10个污染问题,其一就是错误拆解铅电池造成的。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铅蓄电池生产国、消费国和出口国,我国每年报废的铅蓄电池约5000多万只,其含铅重量达30多万吨。废铅蓄电池再生铅厂近300家,2011年国内再生铅产量为135万吨,占当年铅产量的29%,约九成以上的企业没有采取烟尘处理,整体水平仅相当于上世纪60年代国际水平。

一场整改风暴呼之欲出。最新的消息是,7月1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环境保护部共同研究起草的《铅蓄电池行业准入条件》正式实施。该文件从企业布局、生产能力、不符合准入条件的建设项目、工艺与装备、环境保护、职业卫生与安全生产、节能与回收利用、监督管理等方面制定了相应的措施。

行业将重新洗牌。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李胜茂表示,目前国内市场现存的铅蓄电池生产企业近2000家,此次整顿的目标则是要将此类企业规范在300家左右。也就是说,市场现存约九成的企业都将被关停。安信证券认为,竞争将进入技术带动行业发展的良性循环,行业局面将大大改善。

没错,掐断了铅蓄电池生产源头也就等于关闭了铅污染的水龙头。不过,这也让废旧铅蓄电池的回收和利用变得更为重要。据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再生铅将达到250万吨左右,市场空间将在360亿元上下。

典型的铅蓄电池回收生产工序是,敲开一个回收来的废旧铅蓄电池,把含有铅泥的电解液随手倒掉,稍有“环保意识”的,则把它倒进排水沟。然后,取出板栅,将其放入简单的冶炼炉中融化,开敞式的生产过程中大量铅烟升起,随风飘走并凝华成铅粉;电池的塑料外壳可能已经含有微量的铅,但简单地加工后,可以出售给生产廉价塑料制品的厂商。

中国电池工业协会专职副理事长王敬忠透露:“他们所到之处,铅和酸的污染严重,有时会渗透到地下,使土地的恢复变得相当困难。”这就表示,如果废旧铅蓄电池的回收和处理不规范,造成的环境问题比铅蓄电池生产过程更加严重。

不太好的消息是,由于全国性回收网络迟迟未建,铅蓄电池回收市场的约80%份额集中在个体户手中。这无形中增加了治理铅蓄电池污染的难度。

6月中旬,本刊记者分别走访了铅蓄电池产业链上下游的——国内最大的电瓶(蓄电池)生产基地浙江省长兴县和国内最大的废旧铅蓄电池回收加工基地安徽省界首市的相关企业。其间,有些不可捉摸的现象似乎让跨越治理铅蓄电池污染的最后一公里时间,变得有些漫长。

离奇的“天能动力事件”

在浙江省长兴县306省道25公里处,路边的几块铅蓄电池企业的大型广告牌尤为引人注目。不远处的一块写满电池企业名称的路标,不断提醒路人——这里是国内最大的铅蓄电池生产基地——浙江省长兴县城南工业园。

据长兴县经信委行业管理办公室主任王利森估算,预计2013年城南工业园总产值达到97.5亿元(不包括铅冶炼和废旧蓄电池回收)。在这里,最具代表性的企业,莫过于国内最大的电动车动力电池生产企业天能动力国际有限公司(下称天能动力)。戏剧性的是,天能动力入驻城南工业园却是从一次严重的污染事件过后。

天能动力的前身是长兴县煤山镇金鸡山下新川村的村办小厂——长兴蓄电池厂,成立于1986年。经过近20年持续发展,到2005年,天能动力仅铅蓄动力电池销售收入就已达到4.62亿元。同年,天能动力还分别成立了江苏和芜湖公司,以及电器制造分公司。

但一场严重的突发事件却砸在了天能动力的头上。2005年5月初开始,煤山镇1300名儿童在附近医院接受了血铅检测,结果发现700名儿童血铅含量超过100微克/升。按照国家血铅诊断标准规定,人体内含铅等于或大于100微克/升时为铅中毒,这700名儿童即为血铅中毒。

让天能动力更感到不安的是,他们成为了头号怀疑对象。据天能动力招股说明书公示:2005年6月27日至30日,由于新川附近村庄的200名儿童铅中毒被认为天能动力污染所致,当地的600多名村民闯入该厂,反锁数百名员工,要求工厂停产或搬迁,双方对峙5天,造成至少4人受伤。到当年的7月29日,天能动力供水设施也遭到了破坏。

“天能动力事件”引起了长兴县委、县政府的重视。2005年8月2日,长兴县政府委托浙江省环境保护科学设计研究院和浙江省环境监测中心站开展对天能动力及煤山镇部分地区环境现状进行调查。对天能动力厂区及周边环境空气、土壤、地表水、地下水、生物等进行监测调查,为期2个月。

结果显示,“天能动力及区域土壤铅含量对植物和环境不造成危害和污染;区域环境空气未受到铅污染,对于当地居住区人群健康是安全的;地表水未受到铅污染,铅浓度符合《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III类标准,区域地下水未受到蓄电池企业的铅污染,可以用于生活饮水。”

但这并不能彻底打消当地居民对天能动力的怀疑。此后的8月14日至20日,煤山镇农民多次集聚在天能动力厂房外。8月20日当天,天能动力厂房办公楼和仓库也遭到损毁。

这起事件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直到7年后的今天,城南工业园所在地和平镇的群众依然记忆犹新。

但本刊记者对于这起事件却意外获知了另外一个版本。据一家当地的主要电池企业的高层张晓荣(化名)透露,天能动力并不是导致该起“血铅”事件的唯一原因,有一家企业的负责人有意刁难天能动力而挑起的事端。一位从天能动力离职的员工方胜利(化名)也表明了这种观点。

血铅事件的主要路段是煤山镇大悬路,而这条路上各类生产企业有30多家,铅蓄电池企业也并非只有天能动力和其子公司浙江省长兴天能电源有限公司(下称天能电源)一家。长兴大能电池有限公司和浙江宝仕电源有限公司同样是有着一二十年历史的企业。此外,还有多家耐火材料生产公司和纺织公司。

方胜利表示,就从企业所在地的位置分析,天能动力也不应该是这起血铅事件的主要责任承担者。

要环保还是要关门?这是当地蓄电池企业彼时必须做出的选择。这一年,长兴县的铅蓄电池企业从175家锐减至50家。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eom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